昨晚再读小波的《黄金时代》,导致失眠。

 小说结尾的时候,陈清扬临走时告诉王二她的那份检讨书。

 陈清扬说她真实的罪孽,是在清平山上。那时她被架在我的肩上,穿着紧裹住双腿的筒裙,头发地垂下来,直到我的腰际。天上白云匆匆,深山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刚在她屁股上打了两下,打得非常之重,火烧火燎的感觉正在飘散。打过之后我就不管别的事,继续往山上攀登。陈清扬说,那一刻她感到浑身无力,就瘫软下来,挂在我肩上。那一刻她觉得如春藤绕树,小鸟依人,她再也不想理会别的事,而且再那一瞬间把一切全部遗忘。在那一瞬间她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读到这一段时,我愣了五分钟,内心竟五味杂陈,说不出的唏嘘难受。这段文字,怕是我迄今读的小波所有的小说杂文里最美的一段。记得3年前读《黄金时代》,觉得这篇小说通篇黄色,也无法体会作者的良苦。如今再读,竟生出这诸多的感慨。

 陈清扬,这漂亮的高学历女知青,她之前经历过什么,作者没有透露,只留给我们读者去联想。王二,这个地痞流氓北京知青,是小波以第一人称的方式以他的视角来叙述的故事。在整段感情里,王二是糊涂的,陈清扬却始终清醒。她觉得她不爱王二,所以在一起的时候,她从来不喊,她所做的只是为了那伟大的友谊。陈清扬只穿着白大褂,连夜奔进深山去找王二的时候,我想那是因为思念,她在想象天地间一切美好的事物,天是蓝的、草是绿的、花是红的、水是清澈的、风是柔和的、感情是纯真的。她那时的私奔,让我想起另一个私奔的女子红拂,也是那样的一个下午和夜晚,想象天是蓝的、草是绿的、花是红的,一路狂奔。当陈清扬到小茅屋见到王二的时候,我感觉她整个思想都崩蹋了。她为自己建立了理想国度,那个国度里有王二,可是现实的情景却很快打败了她。败了就败了,于是她接受严酷的事实,宽衣解带。

 在深山里的日子,陈清扬是矛盾的。有那么一瞬间,她说要给王二生一群孩子,我想她觉得自己在那刻是爱上了这个流氓。王二没有同意,至于后来王二询问陈清扬可不可以为他生一群孩子时,陈清扬拒绝了。我想那时的她确定自己并没有爱上这个痞子流氓,她和他之间只是为了伟大友谊的性爱,除此之外绝无其他。

 至于让人动容的那段检讨,正是两人突破阻碍,让陈清扬觉得自己彻底爱上王二了。当我看见这段文字,愣了五分钟之后,傻傻的又把黄金时代重新翻了一遍。那一瞬间,真想拿起电话按下号码打过去说一堆不敢说的话。知青下乡的年代,陈清扬有过丈夫,别人称她为“破鞋”。她不在乎是否是真正的破鞋,人家称她为破鞋,那她就做破鞋。可是当她真正爱上对方的时候,她觉得这是罪孽的,因为她觉得王二根本就不明白她,不了解她,他们不是一个次元的。所以小波说她与任何人都格格不入。

 这样的女性在这样的年代爱上这样的男人并且成为此生至爱以至于多年之后仍要去北京再见他一面,让我惊觉:黄金时代请相信爱情吧!虽然真爱总是像小说里说的那样:陈清扬告诉我这件事之后,火车就开走了。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2012年10月23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