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多了女作家写的各类玄幻仙侠小说,那类细腻的文笔描写,词藻华丽,如花如玉。一头热看了十多部几十万字的小说,越来越觉得索然无味,糖吃的太多就会腻,大概就是这样吧。这个年纪,需要不可能的美梦的浇灌,但更多时候要保持一个清醒。人不可能活在梦里,在梦里呆了太久,就会与现实颠倒,然后活的很惨,连梦都做不了。
决心换换胃口,去看看王小波、王朔、余华。第一本看到的是王小波的《黄金时代》,篇幅很短,那种简单的词描绘出来的南方大山、白云蓝天、农场耕地,显出一种真实的美感,是可以想象可以触摸的。
很多人说这本书基本上可以算作是黄色小说了,男性的视角写出了男人女人的渴望,但这并不是全部。在王二的口吻叙述下,陈清扬是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女人,像谜一般。她美丽,优雅迷人,可是在王二的口气中她也是疯狂的,粗犷野性的。
这本书真正的主角应该是陈清扬,全篇除了结尾,几乎没有涉及爱情,只有伟大的友谊。陈清扬在那种地方,没有人理解,内心的荒芜越来越严重,她受够了,反正她没干什么事结果也是诽谤,她没必要澄清,因为澄清只会折磨自己,没有人会相信,她还是孤零零的,她试过,结果就是那样。
开始只是为了报复性的回应那些诽谤,但为什么偏偏是王二,因为他是真正去他那看病的,刚好他又年轻吸引力强大,有时候事情就是那么简单,没有想象中的复杂。再加上王二本来就喜欢她,于是一切都顺理成章,陈清扬和王二勾搭上了。
我一直觉得陈清扬开始爱上王二是在王二进山时,所有人都有意无意的忽略他的存在,她知道王二去哪儿了,可是除了罗小四几乎所有人都否定王二这个人的存在,连陈清扬自己都不自觉的怀疑起来。为了证明那段的真实,她风尘仆仆的跑进了山里,她满怀期待,只有她知道王二在哪。
她内心和所有怀春的女人一样,期待美好的画面和一个结实的拥抱,至少在她不顾一切的跑进山的时候,她是这样的,她没有察觉亦或她不愿意承认。可是在她赶到王二在的地方时,看到那真实却不美观的一幕的失落时,就证明了一切。她憧憬过,因为心有期待,可是现实给她浇了一盆冷水,于是她否定了,迷茫了,又觉得孤寂起来。
记得文中有一处写陈清扬想给王二生孩子,王二没有答应,于是后来王二觉得这个提议不错时,陈清扬没有理他。陈清扬模模糊糊的爱上了王二而不自知,她期待王二也和她一般,这样她就不是一个人了,这样她才觉得自己不可悲。所以在王二给了他两巴掌后,她确定了自己爱上了王二,于是乎她开始感到害怕,开始疏离王二。其实她不懂王二,亦如王二不懂她,他们因为一种荒凉的孤寂在一起,一个被视作流氓一样的男人,一个被别人叫做破鞋的女人,他们回避爱情,只当一切都是伟大的友谊。他们没有骗过别人,包括自己,却骗过了彼此,因为逃避。
我想王二是个聪明人,他很早就爱上了陈清扬,不然他不会一进山就期待陈清扬来看他,等了两个星期,他慢慢在绝望,为了不陷入泥淖,他干脆就不期待了,死了那份心。可是后来陈清扬又来看他了,他觉得这样很好,可是不敢表现自己的心思,因为他不懂陈清扬。所以他拒绝了陈清扬给自己生孩子的提议,后来他又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了陈清扬的意思,再提的时候,一切都不可能了,她掐断了期待。
王二和陈清扬一直在一起,但仍感觉到彼此是孤寂的,他们懂那种滋味。他们都在期待中绝望,隐藏的不是那么深,在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东西,因为彼此的不确定,没有人想迈出这一步,所以错过。王二和陈清扬骨子里是那么相似,所以在最后的博弈中,两败俱伤。
在他们的黄金时代,他们站在荒芜的野地里,孤零零的,他们不懂彼此,却又比任何人都要懂。他们那么相似,所以在那块荒芜之中相遇。他们了解自己,因为相似,所以懂得彼此,却又难以冲破骨子里的倔强。最后结局是可以预见到,就如一开始看到这个故事,我们就知晓结局。
二十年后他们相遇,我想他们都知道这一切,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他们的黄金时代,他们一起疯狂的对抗着一切,他们不是孤零零的。
这本书没有一处刻意营造那个时代的苍凉悲戚,语气措辞都那么的无所谓,却又满含讽刺。所以在王二和陈清扬不断写检讨,不断地上台接受批斗时,我们一点也不觉得怎样,因为在王小波的笔下王二和陈清扬都不在乎这一切,这无疑是对那个时代最大的讽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