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记得是第几次看《黄金时代》,以前都是借来看,这次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晚上花了一个半小时精读了它。发现实在写得太过美妙,虽然还是不懂王二到底是要表达什么意思。
 可能是因为之后去了云南,接触到类似景颇族,傣族,白族之类的人,差不多知道云南是怎么样的,可以很微弱地想象他们那时下乡的生活,才能够有比较身临其境的感觉。
 我的二十一岁即将过去。每个人都很喜欢那句话吧,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我打心眼儿里觉得写得美,这似乎变成这一年龄所有人的共同奢望,通俗说法就是我们需要爱情和面包,而现实总是让我们失望,面包是有的,那爱情呢。
 王二说,我身上带着很多伟大的友谊,要送给一切人,因为他们都不要,所以都发泄在陈清扬身上了。幸好还有陈清扬愿意要是吧,人生中能找到一个能和你一样是“异类”的多不容易啊。陈清扬才不会不知道他所说的“伟大的友谊”是扯淡呢,可是因为她实在太过讨厌“成为破鞋”这回事儿,所以,宁愿实在是破鞋而给人说成破鞋存在着也不愿意“成为无辜者”,这不是罪孽,她和王二的伟大友谊界限很清楚,就只是肉体的,下半身的爱。所以她很孤独,很寂寞,毕竟一个小她五岁的年轻男人究根结底还是幼稚的,是个混蛋,
 56页的那几句话之前看都没有太大感觉,甚至这次再看都没有想起之前看到是怎样的感觉,陈清扬说,在那一瞬间,她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会改变,承认了这个,就等于承认一切罪孽,
 那一瞬间是,王二打了她的屁股。
 可是为什么打了个屁股她就爱上王二了呢,我不明白,可是我觉得写得好美,那种内心的某根弦被一些微妙的情感一下击中的不知所措
 开始极度地渴望被爱和付出爱
 忽然间,我感到很烦很累,不像二十一岁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