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闲书看了一些,细数起来无非就是那些是是非非的爱情故事,抑或是淫荡低俗性诱惑小说集,我更偏向于后者,前者的那种柏拉图的精神忠贞,身体背叛让我觉得如此表达反而失去她本来的颜色,不如用裸露直接的放荡语言来描述,人类身上的人性本来就是介于神性与兽性之间,高级的进化也无非是压制住内心的兽性用一些所谓儒家之道鞭策,这能否也可以理解成为是种精神轮奸,违背它本身的兽性作用。我逐渐理解为何一些名家在男女之间的事物之上毫不惜墨大笔渲染 ,一方面兴许是读者们本身会更加关注于此,这些事物也并非违背人性反而是一种释放,阅者之悦,著者之淫,何乐而不为。另一方面,从作家本身来说,性爱也是生活体验一部分,表达淋漓更是生活的真实表达,姑且让一切琐事冗杂之恼都将通过运动释放出吧。这也是一种发泄了。其实多数人都是凡夫俗子,时而神时而兽,标榜着拯救人类改造社会的神性之时,通过道家思想用意念来约束行为之时,也会发挥那些低级的兽性行为,关门拉屎,窝中造人也无非于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