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看黄金时代看出了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毕竟十几年前,我不过是个对人生和一切都毫无头绪的小处女,又能懂什么。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能把伟大友谊郭得如此轰轰烈烈的王二和陈清扬无疑是一对令人称羡的神仙眷侣。

第二次看却看出了许多疑惑。为什么这么合拍的两个人自然而然的就分开了,连原因都没有提?为什么陈清扬总要强调自己是清白无辜的无知无罪,这事有这么重要吗?为什么郭伟大友谊的时候陈经常是冷冰冰的又或者悲从中来不可断绝?为什么好好的一个故事不能一口气顺着讲完,非得是先说了些,写交待材料的时候又说了些,二十年后两个人在饭店房间里重温伟大友谊的时候才把最后一块拼图给补全了。

其实只要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前面的也都顺理成章迎刃而解了。若把他俩在山上干的那些事当成一个客观的存在,陈王二人对此的主观感受和想法是截然不同的。

王二在写交待材料的时候写着写着发现了自己的文学才能,这些人人都爱看的材料里都交待了些啥呢?除了搞破鞋犯错误的案发事实,就是陈清扬的美,从乳房的形状到身体的触感王二的文字简直又美好又真挚。所以他交待材料写得没完没了,领导总说交待得不彻底。王二把两人之间几乎所有可能走心的重要细节都故意漏掉不提,比如亲吻肚脐、拍屁股、还有像海豚那样连在一起的那次,但他也只是凭着直觉地认为——这些事“离了题”别人学会了可不大好。所以陈清扬对他的评价始终是“王二,你是个混蛋!”这就跟耶哥蕊特对囧雪说“You know nothing.”一毛一样。

而到了陈清扬这边,她的心理可复杂太多了,跟王二完全不在一个维度空间。哪怕两个人在相遇之前,都处在被排挤被打压的孤立的境地,也并不代表爱情就会像沙漠之花那样无中生有的开出来。首先,她是被一个理念诓进来的,就是王二精虫上脑信口雌黄的“伟大友谊”。不管这东西是真是假,对陈清扬来说却是重要的,她说人活着总要做几件事,这就是其中之一。她为了履行承诺不被看作”小气鬼“而分开双腿,却并不全然享受其中。同样的性事,在陈的回忆中往往是这样的——“在章风山她骑在我身上一上一下,极目四野,都是灰蒙蒙的水雾。忽然间觉得非常寂寞,非常孤独。虽然我的一部分在她身体里摩擦,她还是非常寂寞,非常孤独。”又或者“那一回她躺在冷雨里,忽然觉得每一个毛孔都进了冷雨。她感到悲从中来,不可断绝。忽然间一股巨大的快感劈进来。冷雾,雨水,都沁进了她的身体,那时节她很想死去。她不能忍耐,想叫出来,但是看见了我她又不想叫出来。世界上还没有一个男人能叫她肯当着他的面叫出来。她和任何人都格格不入。”

性的获得是简单的,情却不是。“她不想爱上任何人,任何人都不爱。”可尽管这样还是会有漏拍的时候,“当时她刚好醒来,看见我那颗乱蓬蓬的头正在她肚子上,然后肚脐上轻柔的一触。那一刻她也不能自持。”“好危险,差一点爱上你。”再然后就是著名的拍屁股那段。为什么被狠狠打了两巴掌屁股会产生爱情,好多书评里都剖析过了,不再赘述。但是看男女双方对于那一刻的回忆大不同还是很有意思。陈清扬说“那一刻她感到浑身无力,就瘫软下来,挂在我肩上。那一刻她觉得如春藤绕树,小鸟依人。她再也不想理会别的事,而且在那一瞬间把一切都遗忘。在那一瞬间她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王二说“她的屁股很圆。鸡巴,感觉非常之好的啦!”LOL

陈清扬说,以前她承认过分开双腿,现在又加上,她做这些事是因为她喜欢。承认了这个,就等于承认了一切罪孽。她把这些写了一篇交待材料,结束了这一切,对王二也冷淡起来。当庸众们以为“fall in love”将是一个美好爱情故事的开头的时候,却不知道这已经是结尾了。我不得不承认,这很不坏,陈清扬很不坏,王小波也很不坏。不然还能期待些什么呢?

当我们谈论爱人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爱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性伴侣?生活伴侣?还是心灵伴侣?作为性伴侣的王二和陈清扬大部分时间心灵并不相通,能够走进婚姻的大多是生活伴侣但也仅此而已。陈清扬说,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忍受摧残,一直到死。想明了这一点,一切都能泰然处之。在山上她觉得很有趣,但是同样的事做多了就不再有趣。所以她还想下山,忍受人世的摧残。至于王二,王二走路从来也不回头。这就是俩人分开的原因吧。

爱上只有一瞬间,孤独却是永恒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