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就如同《安妮霍尔》是最伟大的喜剧,《一一》是最伟大的华语片一样,《黄金时代》是中国当代最好的小说。虽然限定词多了些,但是考虑到中国小说实力强盛,也实在是很了不起了。

众所周知,《红楼梦》是最伟大的中国古典小说,那为什么不把它看十遍呢?首先,有很多人把《红》看了十遍、二十遍,甚至可以靠它吃饭、睡觉、买衣服。但是对于我,以及你们来说,《红》就太长了。你想,我们要上学、上班、把妹、搞基,玩玩暴雪游戏、上网吹吹比,时间紧迫得要死,一遍《红楼梦》都看不完。但是《黄金时代》就棒极了,区区五万不到,看十遍也顶不上一本巨著。

众所周知,《黄金时代》是王小波的宠儿,这话不是我说的,也不是情深意切的遗孀李银河说的,这是他自己说的。这说明,《白银时代》和《青铜时代》,都不是他的宠儿,只值得看九遍。

如你所知,我逢人就推荐《黄金时代》,并鼓吹它是中国现当代最好的小说,考虑到《安妮霍尔》的对手可能是难看到爆的《热情如火》,而《一一》的对手搞不好是导演自己的另一部《牯岭街杀人案件》,《黄金时代》面对的《白鹿原》、《围城》、《平凡的世界》、《蛙》等等(这些都是我从百度上找来的,反正我没看过,你也没看过,就不多列举了),实在对「最好」二字愧不敢当。王小波倘若泉下有知,也定会对我所作所为表示反感,弄犊子呢,去争个最好?

众所周知,《青铜时代》是王小波在解构与重构上的伟大尝试,其实截止到他那会,中国这么写小说的人不多。鲁迅的《故事新编》是这样,不愧是先驱兼文豪。我看过故事新编的第一个故事,没有DOTA2好玩,故没看下去了。但是我会上知乎,所以我听人说,《故事新编》解构与重构的本事,冠绝时代,而《青铜时代》比《故事新编》强。《青》的写作手法在世界上不算前卫——上山下乡的知青,怎么前卫法。但是对于我来说很前卫,此前我只看过郭敬明的《悲伤逆流成河》与韩寒的《长安乱》,所以《青》给了我如梦似幻的体验,大概类似与马尔克斯看到卡夫卡,莫言看到马尔克斯。这一点说明我的档次很低,文豪都要见到文豪作品才惊诧,我见到知青作品就惊诧。

众所周知,《白银时代》类似于一个嬉笑怒骂讽刺集。在这样一部作品里,他可以随意插入写好的段子,而不用担心流畅性——因为文笔就是最好的流畅性。既然故事不需要流畅,那么憋着的段子就可以如数抖出。如同在《安妮霍尔》中,伍迪艾伦对于笑话的使用非常克制,如果看到他在其他作品中近乎随意的安插包袱,你就会得出结论——《安妮霍尔》是他的宠儿。

由此可知,虽然《白银时代》很精彩,深刻,犀利,鞭辟入里,虽然《青铜时代》很先锋,隐晦,如梦似幻,可他们都不是宠儿。宠儿是那个叫《黄金时代》的家伙。我花了不小的篇幅,论证了一个作者说过的结论,而最重要的论据是作者说过的话。这样大概会让人很不想看下去。

出于必要,回到我向人推荐《黄金时代》这件事。因为五万字实在是很轻松,所以真的有很多人看了。这和我推荐《金庸全集》的景象大相径庭,那还没有人看过。我常常会问问别人的看法,这可不是考试题,就是交流思想嘛。一般得到的反馈都是,挺好看的。我忍不住追问,怎么好看?人家就有点尴尬,要么答,挺逗的,要么答,挺黄的。于是我就明白,他们这一遍算是白看了,但是其实不打紧,还剩九遍。

众所周知,《黄金时代》总被当成黄书,而《白》、《青》则不会,说明一本书的题目,举足轻重。我很能接受《挪威的森林》被当成黄书,因为我在看的时候,也总盼着谁和谁来一炮。不瞒你说,我看《挪》的时候屡次激动的直喘气,小和尚直挺挺,甚至还因此分泌过前列腺液。毕竟里面都是帅哥美女,还是日本人,做起爱来十分唯美。可是《黄金时代》就不行了,实在是黄不起来。每次做爱,必牵扯避孕套问题,还总要纠结在哪里做,精液射在哪里。做起爱来,脑子还不老实,居然不是全身心投入,总能想到奇奇怪怪的事情。要把这当黄书,实在是对色情与《黄金时代》的共同侮辱。

众所周知,做爱是非常麻烦的事情。所以《挪》犯了矫饰之罪,而《黄》犯了直露之罪。如果用「获得生命的大和谐」来代替这一切,就很好,是思辨的性爱,党和国家需要的性爱。这都是题外话了。

众所周知,《黄金时代》的主题是清洁的爱。或者是,纯洁、纯净、纯真、纯粹等,但是带了纯字之后,觉得很抢生意。所以我觉得,还是用清洁这种比较生理卫生的词,算是作为最伟大小说的一点点谦虚吧。有人要质疑我,两个成年人,二十多岁了,没羞没臊,既不是夫妻,也不确立男女朋友,整天往山上跑着做爱,还有脸说自己清洁?这样的朋友我很喜欢,因为提出问题比解决问题更伟大。但是,我这个解决问题的办法也很不讨好,得请他去把剩下九遍半看了,才算数。

有人要问,你在这言之凿凿,你自己看了多少遍?我十分惭愧,完整的说起来,我大概只看过三遍,但是细碎的片段偶尔也看看,总而言之离十遍还是差很远的。但是,大家切莫对我的话产生怀疑,学生时代,老师也经常让同学们读十遍课文,我就是那种读三遍就能背下来的,故而我的话大家还是可以相信。

众所周知,我们常常将纯洁这类词,用在一些心智未开,从小在温室长大,内心犹如一张白纸的人身上。现在这些人多了个称号叫傻白甜,严重一些的叫白莲花,比较夸张的叫圣母婊。这让我很开心,终于不用清一色的纯洁了。如前所述,大家觉得《黄金时代》很不纯洁,羞羞的。这要牵扯到大家的性观念了——众所周知,性保守给我国少男带来了诸多问题,实在是泡妞不便。其实关于这件事,如果女生能正儿八经地告诉我,我知道性爱很爽,也知道那是我的自由,所以,我愿意将最美好的片刻留给我真正爱的人,我的丈夫,我愿意等。那我虽然怀疑她的智商,但是也是非常服气的,啪啪啪给她拍手叫好。但是事与愿违,大部分的人都是《百鸟朝凤》里的天明,开口闭口也只能说一句,我在师父跟前发过誓的。这就让我很难过,你自己的胸,你自己的生殖器,怎么就给别人管着了呢。

如你所知,我又跑了题。但是我想,关于性本身这个东西,是否纯洁,已经无需多言。不瞒你说,我没有看过福柯的《性史》,但是我知道,福柯在其中讨论了我们是如何行程有关于性的一切概念。他认为,有关于性的讨论,构成了性本身,称为了我们每一个人脑海中的性概念。这是一种权力,即,拥有讨论性的权力的人,通过对性的讨论,构建性的概念,而控制吸收这些概念的人。不管是污名化、危险化,都是控制,希望被控制者能够按照自己的意志执行。(对了,这可以说明我很诚实,我要是想装作看过《性史》,你们谁也发现不了。)所以我希望你明白,你现在对性的一切认知,都是话语权掌控者加给你的。如果,你看过我的胡言乱语,对性的认知产生了变化,那么也是我对你的控制。坦白说,你需要分清楚,哪种控制会对你更有利。我觉得这不言而喻,跟生你养你的父母比起来,我肯定是更加希望你好的那个(你明白这不是搞笑,对吧?)。

众所周知,上山下乡是个不正常的时代。这种话在那个时代,不能讲。现在能讲了,但其实不说明什么。倒不是说自由开放了多少,而是独裁者发现,咦,他们讲了有个屁用,那就讲吧。你看,我就是那种讲了没屁用的。要是有屁用,听说转发过100,还是得受处分哩。王二和陈清扬,就是不正常时代里两个正常的人。这是最让人难过的事情,如果社会病了,你没病,你就会觉得自己病了。意志不坚定的人,就想康复。你想想,康复意味着生病,这该有多悲惨。一个人,周围的人全都在感冒流涕,他惊诧,赶紧脱了衣服出去裸奔,回来就发烧了,终于正常了。多悲惨。还好,如果有两个人,好歹能彼此取暖,王、陈就是彼此取暖的两人。

众所周知,二十一岁是人的黄金时代,这不言自明。处在这个年纪的人,往往想吃想爱,还想变成天上一朵忽明忽暗的云,这是大家共有的认识。你说王二不恨吗?别人的黄金时代在狂街购物撕逼车祸堕胎,我的黄金时代凭什么在上山下乡。还好他没抱怨,一抱怨,就成伤痕文学了。有意思,当一个时代病了之后,什么都缺,独不缺伤痕文学。如果此时此刻有一个人能跳出来,大喊,你们真他妈够意思,把老子的黄金时代困在这个破逼地方,想让老子绝望。嘿嘿,偏不,老子傻乐呵。这叫,反智主义盛行,青年上山下乡,文化分崩离析,人也不堪其忧,王也不改其乐。噫吁戏,这就是黄金时代的高处,是高山仰止的高。

众所周知,性爱可以是清洁的,纯净的。而王、陈两人的爱情,有多清洁呢?俩人一个是破鞋,一个是搞破鞋的,无论如何也清洁不起来。说白了,这是思想作风问题,很严重,很需要批斗的。有人说,王、陈二人拉着手接受批斗的时候,他感受到了最清洁的爱。

众所周知,作风问题要报告。上级领导为何对王、陈二人山上做爱的细节如此看兴趣,大家都明白。而王、陈对此的态度,清洁之极。王小波作为从那个病态年代走过来的人,那种骨子里的乐观,给人以无穷的力量。你要知道,朴槿惠吃那么多苦,可是为了当总理的。吃那么多苦为了当个普通人,让我难以想象。在王小波的许多小说里,王二都会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家伙,他这么有独立精神的一个人,凭啥逆来顺受?原来这已经是活着的最低指标了,再不受着,只好去死。报告、被批斗,是王二的受,而爱,吃,变云,是他的自由。

如上所述,那作风有问题的王二与陈清扬,就变成了最清洁的两个人。反而是红色的上级领导,伤风败俗,淫秽入骨。我们只好感叹,多么纯洁的感情啊。

众所周知,现在谈感情,很幼稚。谈婚论嫁,都是要看指标的,车子房子income,家庭门第background。我很服气,特别是有些人,比天梯的匹配机制还严格。可是我这么说你服气不服气,就天梯匹配那么给力了,还是经常能打出二十投。你们这样怼着参数恋爱,还是能三五年就离婚,平常心一点好。王二与陈清扬的感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不期而遇,打打闹闹,做爱,做爱,闯祸了,一起扛着……找不到这么清洁的爱情了,又这么脚踏实地,真真是一朵长在黄土地里的白莲花呀。

众所周知,王小波的小说不仅结构精美,令人赞叹。行文间的节奏感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同时,金句也非常之多。和人讨论起来,他们往往忽略了变云啦,小王二啦,矫饰之罪啦,刘大爹打针啦,敦伟大友谊啦,陈清扬在哪里爱上王二啦,这样谈话就很没意思。所以我要给你们建议,在沉浸与文笔和结构的同时,记得标记一下好词好句,这是中学时代的基本功,你们一定都很棒(但是文笔和结构才是最重要的,也切莫舍本逐末呀,所以还是多看几遍划算)。如果你们实在不知道哪里好,没关系,可以问我呀,我一定和盘托出。

讲到这里,我要说的大概也就完结了。有人说,辣鸡,根本没讲为什么要看十遍《黄金时代》,连清洁的爱情都没讲清楚。我要表示我很冤枉,如果我能讲清楚,干什么还请你去看十遍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