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是人性闪光的时代。
自从产生社会,在观念的妥协与斗争中,人们就开始构筑自己的规则与秩序。伴随一个长期存在的秩序而产生的,是对其他观念的排斥与愤恨,哪怕这些观念本属于人性,并扎根于自己的心中。
陈清扬与王二在那个特殊的时间与空间背景下,擦出了人性的火花。陈清扬身上,有着纯粹的人性,对种种秩序有着天生的敏感。她是无意识,甚至可以说幼稚的。她觉得人性与秩序并不矛盾。但现实告诉她,人性需要符合的是大家认可的“秩序”,哪怕大家心中并不认可这种秩序,甚至想的与她一样。这种“秩序”不需要有人为之宣传或大声疾呼,沉默就是最大的认可。这种“秩序”为其子民提供了各种圈子,来圈住那些不服从秩序的人。陈清扬想让自己有人性,但又不想被圈子套住,最终还是选择了人性。
王二本身基本无视已经存在的所谓秩序。一方面他从外面来,没有对“秩序”的切身感受,另一方面他能看穿这个秩序并无视它。王二是个无意识的有人性的人。他的人性,在他的无意识中与陈清扬产生了共鸣。陈清扬不清楚,王二不在意。这样,一下子打击到了这个秩序的要害之处。对这个稳定的秩序,你的反抗,你的愤怒,根本伤不到它一根汗毛。唯有无视和无知,加上一点恣意的人性的引领,才能让这个秩序颤抖。
王二与陈清扬被审查,写了最有可能违背秩序规范的材料,却是无妨的。唯有陈清扬的材料,似源头活水汩汩流出,让那些异化的人在一瞬间瞥到了人性的美好。这在一个封闭而稳固的时代,忽然成为了最厉害的解药。
这是这两人的黄金时代。
希望,也能成为所有人的黄金时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