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医生就该这样,只穿一件白大褂,再多穿一件都是浪费,挺拔的胸部,紧实的大腿,垂坠的秀发,嗯,这样的女医生只需要一件白大褂就足够了好伐。
关于人们说她是破鞋那段。因为她美她是破鞋,还是因为她美且是寡妇她是破鞋,还是因为她美且是寡妇还经常给不同男人看病她是破鞋,还是因为她美且是寡妇还经常只穿一件看不出里面有没有穿其他东西的白大褂给不同男人看病她是破鞋?好了,我只能说,人民需要破鞋,人民需要荡妇。而陈清扬自己多少也被这舆论影响了,她承认了自己是破鞋,且决心名副其实。人民就是用来毁灭美丽与纯净的。
不知道王二在荒山上睡醒时看到自己的小和尚直指天空的那一刻做何感想,是惊叹还是跃跃欲试。20岁的他说,他想吃,想爱,想变成天上的一朵云。后来的他说20岁时,他还不知道生命其实就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
嗯。锤掉你的欲望,锤掉你的健康,锤掉你的思想,锤掉,你。
这样的两个人相遇,是不可能不发生任何事情的。伟大的友谊到底是什么。我不敢说。但我敢说,那绝不伟大。
第一次的男女接触,王二受挫,(看的时候我就在想,这情商也够低的了,说好请人家吃鱼,鱼没有带来连句道歉都没有,粗鲁自大。当然,我只是说男人的这种行为在现实生活中不可取。说实话我有时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邋遢猥琐男人敢于猥亵一个美好的女人,此时我不想说什么征服欲,我只是想说他怎么好意思去玷污一份美好——自恋和无耻。男人太容易对自己的容貌自恋了,女人则反之,因而,化妆打扮,以及一生都追求被潮流操纵毫无卵用的时尚。我不明白什么叫时尚,其实时尚就是以怂恿人们消费为目的披着华美袍子的经济市场而已。女人真正的美,不应当是超越时代的存在吗。当然关于对外貌关注程度这件事,这是男女本质上的自我属性和此属性形成的社会构成而决定的女人的外貌是竞争力,对男人外貌则要求相对较低的社会现象。不过本宝宝还是在这里说一句,美好可以占有,但是不可以玷污,就酱。)受挫的表现是,一言不发,内心则怒气冲冲的走了,很好,我非常喜欢看到男人这狼狈的一面。
王二与陈清扬在山上进行着伟大友谊,陈清扬躺在草地上看着天一言不发,手臂枕在脑后,任由王二在她身上驰骋。她说她以前和她的丈夫有的时候也是这样,她也是一言不发,她说她不说,她让男人自己去领悟。
通往女人内心最短的距离是阴道。张爱玲的这句话我再同意不过。(所以呦,广大男同胞们,不要以为你睡了就是你的了,更别一副恬不知耻的样子说什么我睡完就对她没兴趣了。哦,科科,你以为女人对你还有兴趣吗?细短小?三秒射?)或许陈清扬还是对王二动了情的,所以才继续与他进行这伟大的友谊。然而王二不是,或者说天下的男人都不是,(相信这个道理天下的男人都懂,你不懂除非你不是男人)陈清扬去茅草屋找王二的那一次就足以说明全部。陈清扬按着王二给的地图,穿梭在山林小路上,那是期待,平静,又雀跃的陈清扬,那是想给王二生孩子的陈清扬。直到打开茅草屋房门,看到赤裸裸坐在草席上,小和尚直挺挺伫立的王二时,看到那丑陋的东西暴露在空气里,她吓得当时就尖叫起来,瞬间的恐慌,才是真的恐慌,惊吓与绝望。(有时有的男人会在和我聊天时突然发一张其生殖器的图片,我每次都吓得差点扔掉手机,甚至惊叫一声,心中发颤,然后赶紧把图片删除,感到一阵恶心与愤恨,但是我从来不会再继续对他说什么,因为这种恶,男人自身,是理解不到的。)满怀期待的爱与丑恶欲望的碰撞,对女人来说,很惨烈。
陈清扬说,当她下了决心,进了山,穿过中午的热风,来到王二的小草房时,想到了一切东西,就是没想到小和尚,那东西太丑,简直不配出现在梦幻里。她想大哭一场,但却好像被人捏住了喉咙哭不出来。那一瞬间她终于明白了世界上有些什么。她选择走上前去,接受摧残,心里快乐异常。陈清扬的快乐异常,是一种绝望,是一种满足丑恶,承受丑恶的讽刺的所谓快乐。(就像一个初经人事的小女孩第一次被深爱的男人要求给他口是一样的。)
经过这事,他们之间后来的性爱,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一个发泄性欲的男人和一个希望以满足男人性需求而得到自己想要的归属感的女人进行的伟大友谊而已。
陈清扬被拉去批斗的时候,在舞台上表演被批斗的情景,还是穿着她的白衬衫,被绳子捆绑着,跪在台上,底下作为观众的男人都投以鄙夷的目光,目不转睛的看着,甚至有的裤裆都鼓了起来。
嗯,这就是所谓的真实。
陈清扬说,她什么也不知道,她说她和王二的每一次交合和以上的一切都不是她的罪恶,她只有一次罪恶,就是她在深山中被王二扛起来,因为不配合拼命扭动身体,又因为当时情景特殊,王二十分愤怒,狠狠的打了她屁股两下,她瞬间瘫软,伏在了王二肩头。她说这件事彻底的玷污了她的清白。这件事就是她的罪恶。且是永远不能改变的事实。(看到这里的,请不要妄自评判说陈清扬就是个M云云。因为在王二与陈清扬的每一次性爱中,王二都是以伟大友谊的名义,都会征求她的意见,如果她不同意,那么王二就不会进行。然而这次王二没有征求她的意见,此时陈清扬对王二产生了归属感,陈清扬与王二做了那么多次爱这还是第一次找到归属感。要知道,女人与男人最大的不同之一就是女人比男人更需要归属感,相对应的男人则更需要性满足。即被狠狠打了屁股的那一瞬间,陈清扬爱上了王二,爱上王二就是她的罪恶,她就变成了真正的破鞋。)
(女人,你的名字其实叫脆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