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黄金时代》又重读了一遍。

原因并没有什么特殊,只是我不想做作业又不想玩游戏,并且我又是一个俗人。家里确实也有几本可登大雅之堂的书,可那些书,在这种心境下肯定是读不下去的。我内心很烦闷,所以我打算用这本黄色小说转移下注意力,心理学家写的书上说这是控制情绪的一个绝好方法。

我看这本书的时候是一个清晨,我刚起来不久,坐在窗前的书桌上,右手边是一大堆专业课程的资料、书籍等了无趣味的东西,左手边是电脑,面前的窗户外边是一栋栋高低错落的房子,耳边是鸟儿飞来飞往的叽叽喳喳,迎着面的是早上清凉的风,好像姑娘的手指在轻轻地摸过你的脸,我说这个比喻并不是我有被姑娘的手指划过脸,我只是觉得被一位窈窕淑女的手指划过脸时的感觉会像迎着面的清晨的凉风,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环境都很好,一切都很适宜学习,不过在大部分这种很适宜学习的时候我都不会学习,不然人怎么总说顺其自然,就因为总不能顺其自然嘛。我心里想着的是大好时光怎能不玩一玩,痛快痛快?我的确很想打开电脑就玩上这么一天的游戏,但玩游戏却又似乎意味着某种堕落。于是我折了个中,拿起了这本黄色小说。

我的确是把它当黄色小说看的,至少在前面的一大段是这样。一大段一大段的描写我都孜孜不倦,目不斜视看着,各种比喻妙趣横生,而那一个个场景,我也很会停下来,仔细再看二遍,眼睛细细品味那简洁的字词,脑子里勾勒这美妙的画卷:采光、角度、表情、环境。字词真的很准,我经常一会就把这些个画面都勾勒了出来,这是一场场浪漫黄色电影,绝不是那些只有简单动作,糟糕光线,杂乱背景的劣质的黄色电影可以比的。当然,如果你看过类似的电影,你就会一下子明白我这一段话说的是什么感觉。

情欲如果只是欲,如果只有了跟猪、狗等动物一样的动作,那玩意就没啥意思。看这些电影,大概率只是想给自己的某些动作制造点气氛,烘托点感情。不过说实话,如果你有体验的话,这确实也没啥意思,在这种情况下甚至可能不会在乎什么人之类的东西,讲的哲学一些的话,只是符号化、抽象化、工具化了这些人。所以某国的小电影开始后边就有了剧情,给人一个想象的场景,虚幻其情,浓烈尔欲,效果很好,因为我总能听到人们用诸多的词语意指这些,但这只是情况的情,并不是感情的情,我觉得是兀的没有意思的。所以有再高级一点的,这些就会考虑上光影的变化、环境的布置、镜头的设置:去掉一些无意味的剧情,用克制的行为、声音,配上柔和的采光、简洁的环境、优雅的音乐,声色饱满,情真意切,完美的展现其中的情欲,我以为这样就很好的把情欲表现了出来,由情转欲,发乎情、行乎欲、止乎礼,可称高级黄色电影。

换到这本小说上来讲,插队的生活、审查的情境,种种环境,作为的是一种场景,一个时代的框架,不过它并不止于服务于欲望,它还展现了其他情欲外的人性,即所谓虚伪、所谓恶毒、所谓荒谬,所以看的时候就不止有这些个情欲,还有点其他的东西调一调感觉,缓一缓节奏,可谓高级,实在佩服,不愧大师!

再讲到情欲上来,如果情欲只局限在欲所关乎的情上,这个核心也只是欲,情也只在围绕着欲所作为,我们也只能看到一些简单的,只关系这一方面的情,譬如爱之类。但作为一个个体、作为一个欲所作用的实体,一个情所发的实体,实体的所用又在哪呢,实体的感想又在何处?在这情欲的环境里,他的思想又该是如何,他的心理又该是如何?这情是如何之所发,这欲是如何之作用,这情欲结束后又是如何?这是高级黄色电影中无法去展现的东西,可是《黄金时代》可以。譬如,它说到了陈清扬的感受,王二的感受,王二是怎么想和陈清扬做爱,王二怎么催发陈清扬的情,陈清扬在做爱中与情欲无关的孤独,陈清扬与王二做爱后带来的审查审视。爱之所发于何处,情之所起于何点?所谓渺小个体之于广大世界又是如何之关系,所谓低俗情欲之于庄严政治又是如何之关系?所谓人性又是什么样?所以情欲只是黄金时代的一个小部分,它也只是一个工具。所以《黄金时代》是一个高级黄色小说,又不仅仅是一个高级黄色小说。

很多人都知道下面这段《黄金时代》里的话: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一个缓慢受槌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槌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槌不了我。”

很多人都知道,很多人也把它当作这部小说的文眼、核心,当然这段话也很好,它写的也是人生人性,也是小波在这部小说里表现的一部分。但我总觉得,这只是一部分,这只是参天大树上的另一根枝干,是王二饭饱思淫欲时所想的一点点带有哲理的话。

我觉得作为文眼,它得是这段:

“陈清扬说,她到我的小草房里去时,想到了一切东西,就是没想到小和尚。那东西太丑,简直不配出现在梦幻里。当时陈清扬也想大哭一场,但是哭不出来,好像被人捏住了喉咙。这就是所谓的真实。真实就是无法醒来。那一瞬间她终于明白在世界上有些什么,下一瞬间她就下定决心,走上前来,接受摧残,心里快乐异常。”

我们打娘胎里出来,从小就在做梦,尽管和陈清扬一样一路跋涉,但心里想的却依旧是仙境,是那一切美好的东西。但现实并不仅仅是只有美好的东西,它横在我们面前的可能就是这像剥了皮的兔子一般的红通通亮晶晶足一尺长的丑恶的东西,这确实很丑,确实不该在梦幻之中。可这就是我们眼前的现实,这样的情况下任谁都肯定想哭,但大部分时候,我们都在被命运捏着喉咙,哭了这一场后,还有下一场、下一根更丑恶的小和尚。这就是所谓的真实,世界上就是有这些东西,所以何不如就走上前去,接受摧残,苦中作乐。

当然小波也并不是在说要和丑恶苟且,小波在文末这样说道:“做过这事和喜欢这事大不一样。前者该当出斗争差,后者就该五马分尸千刀万剐。”就像那句话说的,吃屎可以,但别嚼。人生在世,总会吃屎,或许还总得吃屎,但是别嚼,别品味,那就恶心了。

我在一个美好的清晨把《黄金时代》重读了一遍,万万没想到原来的黄色小说里还有这些个高级的部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