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因为看过“阳光灿烂的日子”,也许我不会理解小波笔下的那段“黄金时代”。
它们有着相同的时代特征,不同的人物、地点,却有着同样残酷的青春。
相对阳光的青涩与内敛,黄金时代胜之一筹的是赤裸的批判。

文字风格冷讽,以彻头彻尾小流氓的叛逆、出轨、出逃一系列琐事,描写出了一段特定时期的无奈爱情史。女性性爱在披上“伟大友谊”外衣之后,得到了自我解放。在追寻爱情道路上,女性表现得比男性更加坚定与执著。

他笔下的女人是自由的,他笔下的男人是幽默带点小聪明的。他的作品无须修饰,真实是他力量之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