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相对于《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似乎仍然欠缺着某种历史大背景下的深度——南美的历史当然还是有的,但恐怕这只是一种习惯性,并非出自作者的匠心。但归根到底,作者是在决绝的记录爱情——书评者认为,这可以被成为一本爱情的百科全书乃至理论性作品,就如阿里萨所希望出版的那本《爱情全集》那样——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命题本身,使我们能够感受比《百年孤独》到更多的共鸣,以弥补这种相对而言的主题深度上的劣势——当然,对于这个命题本身的剖析,这种深度丝毫不见逊色。

二十几岁的时候,他们没有结婚,因为他们太年轻了。七十几岁的时候,他们还是没有结婚,因为他们太老了。
当我起初看到这样的讲述时,以为在贯穿着的五十年里,两个人一直以各种努力谋求结合,然后不断地被各种阻力所抵御——然而,事实证明,我太俗了。
二十几岁的时候,他们以一种情窦初开的方式互相吸引,费尔米纳的父亲拆散了这份姻缘。当然,如果一定要说费尔米纳与乌尔比诺医生成婚的原因,恐怕还在于这种爱情本身的不够坚贞——我最初想到的确实是坚贞这个词,但也许用“不够成熟”代替,更为准确。
两个年轻人彼此朝思暮想,但他们却并没有真正的交流过——也许这并不只是因为他们没有交流,更因为不具备用心灵交流的能力——当幸福触手可及的时候,只是一句不那么妥帖的话,一个不那么美妙的声音,一副有点糟糕的样子,足以破毁这一切。
难怪有人说,初恋的时候我们不懂得爱,竟也是那样无误,但想必,说这话的人恐怕还没有站上和马尔克斯同样的高度。

阿里萨是一个充满了诗人气质的人,这更容易让我想到身边的某些人——也许这算是阅读上的某种优势,面对任何一本有些深奥的书,要做到超越生活去理解和诠释,总会显得更困难一些。
在五十年的单身时光里,阿里萨与费尔米纳生活在一个城市,却几乎无法联系,所以他放荡不羁——虽然在那种怪异的市井文化之下,他被描述为了homo。
我总觉得,人越成熟,越应该超越单纯的道德层面去思考一些问题。所以我想,这应该被解读为一种决绝的爱。
在我年轻的时候,曾经想过写一些所谓的小说:失恋后去召妓,却呼唤着女友的名字;貌似做了一辈子好丈夫的男人,背后的种种故事——当然,这一切,充分说明了我很俗,除此以外不具备任何功用。
从我的角度理解,我甚至觉得阿里萨越是选择堕落,越是说明了他对费尔米纳的坚贞——即便我这么说会让人嗤之以鼻,我还是保持这种坚持,因为阿里萨的诗人气质。
当然,书评人说了,这是一本爱情的百科全书——对于那一个个作为阿里萨生命插曲杂乱出现又难以记忆的南美女人的名字,我一个都没有记住,但是了解每一种方式也许已经足够。
这真的是一本宝典,每一种被提及的方式也许都有着她的个性。当然,宝典本身是针对爱情而言的,所以我并不反对说着其中存在着爱的成分——但是,在此之前,我们必须明确一个概念,作者“爱”这个概念,本来就是有层次之分的。这些人都会在阿里萨的心中留下位置,只是在他心底的哪一处,有着明显的差别。

也许,作为一个男性,我的这种说法是自私的,但看完《霍乱时期的爱情》,我必须以作者或者我自己的名义亮出某一种观点:女人认为的坚贞是从一而终,而男人提供的坚贞是永远把那一个放在内心最深的地方,或者说在心中为她保留着一滴眼泪——我又俗了。
如果,我们生活在那样一个世界:所有的男人都有自己的情人,所有的女人都有自己的欺瞒,那么——至少在那样一种情况下,我认为,男人的那种坚持更为可贵。

当然,我还要说的是,为了爱情,男人应该有一点自己的事业——虽然几天前一位好心人对我说:泡妞应该是你的主业,工作只是副业。我也同样表达了一种态度:老婆只找一个,工作一辈子肯定要换很多次。
关于所谓的事业问题,我们确实经常在说,这是一种现实的考虑。不错,对于这样的观点,我也予以充分的同意,但是一切并非只是如此。
二十几岁的时候,阿里萨是个貌似有些前途的穷小子,七十几岁的时候,他已经室加勒比内河航运公司的董事长——虽然航运开始受到飞机的竞争压力了。但对于富足的费尔米纳,尤其对于七十几岁的费尔米纳来说,金钱和地位并不重要(当然,名誉是另一回事),但那个时候,阿里萨才真正俘获了费尔米纳的心。
作为男人来说,如果处于纯粹爱情的角度考虑,应当有一些自己的事情——一个真正值得你在乎的女人也许未必在意你在这些所谓的事业上是成功还是失败,但是那些被称为事业的琐碎东西可以真正让你成熟。

七十几岁的时候,乌尔比诺医生去世了,阿里萨和费尔米纳终于有了破镜重圆的可能。当然,最终他们没有结婚,但爱在不知不觉间升华。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升华也得益于他的诗人气质的渐渐蜕去……
《霍乱时期的爱情》看得很艰难,历时很长,有时看几页就要停一次。但看完之后,仍然是欣喜和满足的。我不知道《三个婚礼和一个葬礼》的结局算不算模仿玛尔克斯——虽然这不是一个世俗的大团圆的结局,但从一种惟美的角度来说:阿里萨和费尔米纳的爱情又是无法超越的经典:
他们超越了身体的羁绊,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婚姻生活中的琐事,但最后,他们像一对在一起生活了五十年的老夫老妻,在一条忘忧的河道里漂泊,最终超越了年轻,更超越了死亡!

爱情,不在于以什么样的名义,即便是霍乱,也把她当作是一种美丽的爱情病好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