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看,现在应该没有人会用一半的人生去等待一个人,但会用一生的时间去爱一
个人。这是一个貌似很悖的道理。爱是很奇怪的……事情、感觉、经历、东西?爱
不是东西。要说爱能慢慢变成习惯,我相信;而爱有寿命和期限,这也因人而异,
我相信。

阿里萨用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的等待,终于换来期望的结局,那玫瑰--这时
不管是红是白--终于能永生绽放。他没有“范进中举”那般的狂喜,他的表现就跟
费尔米纳所诧异的一样:成熟、稳重。岁月将两人的肌肤褶皱、黯淡、失去弹性,
但两人的心依旧如同在20岁。

男人和女人的爱,在马尔克斯笔下,潺潺流出。这是任何外界环境都改变不了的,
哪怕霍乱横行,哪怕再没有了木炭、海马,爱依然在。

很多人说,这是写给女人的小说。但我这个男人看后也分外感动。和心爱的人结婚
吧,不要以幼稚和衰老为理由而葬送幸福的降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