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在床上一边竖腿一边捧着看,估计十二点之后才看完。呼一口气,终于看完了,从暑假在家看到学校宿舍看,这断断续续看了快一个月。其实刚看第一章前面阿莫乌尔去世以及乌尔米诺医生各种,真是困死我了。

 不过仍然是马尔克斯,越往后看越欲罢不能。雨林小说总是这样充斥着眼花缭乱的热带风景:繁盛的植物、奇异的动物、荒凉的海滩、湿热的天气、造型诡异的建筑。。。因此,就跟《百年孤独》一样,全书腾腾地蒸发出热带地区浓烈的气味,难道是苦扁桃的气味?(没闻过,不知道 = =)

今天下午去图书馆借书,偶尔瞥到一本《再不相爱就老了》,忽然灵机一动,这不正好适合做这篇书评的标题吗?遂有之。

 “二十岁时那种年轻人的狂热行为是十分高尚而美好的,但不是爱情”。其实我一直认为,费尔米娜年轻时是没有真正爱过阿里萨的。即使通信两年,即使在旅途中受尽折磨,支持她抚慰她的也只不过是她想象中的阿里萨,那个被想象虚化过美化过的阿里萨。所以我特别能理解,当费尔米娜在代笔先生门洞一转身看见如此破败颓丧的阿里萨,那种“Oh no,what the fuck”的心情。
 多么不堪一击的现实。
 其实想想,哪个女孩子在情窦初开的年纪,不曾把现实与虚幻混为一谈呢?那些傻傻暗恋的时光,那些余味无穷的暧昧不明,那些热烈却短暂的爱情。不都是因为太过虚幻而神秘又美丽吗?当然消失得也快。
 姑娘早已在虚幻中醒来,而可怜的阿里萨却在虚幻中过了一生。阿里萨把费尔米娜比作戴花冠的仙女,记得米兰昆德拉说过,爱情源于暗喻。在阿里萨心中,费尔米娜是无可侵犯的女神,是集所有优点于一身无可替代的仙女。要命的是,他也坚信,除了他无人可给她幸福。所以他等了她半个世纪。

 有人会觉得,阿里萨既然深爱费尔米娜,那么就不该乱来,寻花问柳夜夜笙歌。我却不以为然,男人将性与爱分得极为明晰——哪些人属于上半身,哪些人属于下半身。呵呵。
 半个世纪后,老年的阿里萨与费尔米娜终于第一次裸身躺在同一张床上,阿里萨向费撒谎道:“我一直为你守着童子身。”至于吗? 至于。阿里萨将一个童话甚至一个奇迹完完整整地献给了费尔米娜。这样,他的女神还是那个女神,那个纯真不惹一丝尘埃的女神。

 老年后的阿里萨给孀居的费尔米娜写信,不再是那些华丽激昂的辞藻,而是经过人生起伏之后的哲思。与年老的费尔米娜那些道不明说不清的思想不谋而合。她重新爱上了阿里萨,与过去无丝毫联系。他们在船上牵手、接吻。然而,口腔呼出的已是发酸的气味了,人老了,身体都开始发酵了。垂垂老矣的费尔米娜那干瘪枯朽的身体也是如此不忍直视了,曾经如花瓣般美好的青春的肉体就这样被风干老化到如此地步。不得不叹岁月易逝,时光无情。
 风烛残年的阿里萨与费尔米娜在如此姗姗来迟的爱情里,已然力不从心。可是,在内河航行的船却会一直开下去,“永生永世”。
 在书的背后封面上,写着“在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后,我的心灵终于找到了归宿,我很高兴地发现真正宽广无限的是生命,而不是死亡。”

真正宽广无限的是生命,而不是死亡。

然而,何至于等到鸡皮鹤发再相爱?
趁年轻去爱吧,趁奔腾的精神,趁青春的肉体。
再不相爱就老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