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不会在国内发行正版真是让人愤恨,如果人生中没有这部爱情法典做指引的话,那么谁知道爱情之舟会驶向何方呢?

爱情是什么,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痛苦的探索,但总会最终把自己折磨的身心俱疲。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爱情是轰然而至的,是互相爱慕,互相依赖,互相取悦,互相伤害,是甜的、酸的、苦的、辣的。在爱情面前人人都是勇往直前,战无不胜的,但爱情的保质期又是那么短暂。它像是转瞬即逝的流星,像是曾经绚丽过的烟火,或深或浅的在我脑中留下那惊艳的一瞬,然后就在繁烦琐碎的日常生活中彻底的消失干净。我以为那就是爱情,永远无法长期拥有的美妙感觉。

但看完这本书我才明白,那时候所理解的爱情的何等的肤浅。马尔克斯就像是用上帝的手采摘了人间爱情的标本,精心地把它们收集在一个册子里展示给我们看。青涩的、忠贞的、等待的、浪漫的、粗暴的、淫荡的、花心的、无望的、年老的。他把爱情能在人身上所产生的化学作用刻画的入木三分,每个人都能在本书中找到自己现在或者曾经的影子。

热恋中的情人最常做的事情莫过于无望的等待,那种一分钟像过去一百年的煎熬是没有热恋过的人无法理解的。他们无法理解深沉隐忍的爱情为何总会像是经年累月的风湿痛一样,时不时的冒出来折磨他们的同胞。

看最后那部分的时候,我一度为费尔米纳最终晚节不保的跟阿里萨握紧干枯的手指而感到不值,为那个秃头的猥琐男人?他们一起旅行,是她经历丈夫死后最荒谬的,也是最失气节的可恶旅行。我像她那个软弱的儿子一样无可奈何的目送她跟他开展这次万劫不复的旅行,甚至预感到她必将失去她的名誉、爱她的乌尔比诺医生,跟她与他的那一双儿女。我是多么的痛心,看到他们赤裸着干瘪的失去弹性和光泽的身体躺在一起,一时间像她那快要发疯的女儿一样想要去阻止她。

但现在回想起那种激愤来真是觉得好笑,费尔米纳失去乌尔比诺的时候就已经死了,这时候的她仅仅是想要在身体进入坟墓之前体会一下那种她过去拒绝过的那份感情。那是人人都会有的死亡前弥补生命缺憾的愿望,让她去快乐,让她去疯,让她回归少女时的青涩,让她去尝大人的情感。那种成熟的果实,甜中发苦的爱情果实,因时间的淬炼而变的如此可口而易于消化。

他们在五十年的光阴中各自找到了自己的爱情之路,结果出人意料的殊途同归。现在他们行将就木,而我们这些所谓道德的卫道士,却急于拆毁他为她精心构建的爱情宫殿。并带着上帝般悲天悯人的目光意图将她关入寡妇服那无穷无尽的牢笼中,这是不对的。

爱情这个词从进入中世纪以来就带着不道德的影子,游荡在恋人之间。它从人的原始需要中来,到人与人交往的最高境界去,没有一个人能完整描述爱情是什么,因为它已经由一个整体裂成无数个碎片 ,每一片都是爱情,但它们都不是爱情的全部,一个人的一生不足以诠释这个上帝创造的伟大词汇。

生命像是行进在马格达来纳河面上的新忠诚号,总会有不同的人因为短暂的目的相同登上那条船。它往来于上行和下行之间,经历着参天雨林的消失、吃蝴蝶的鳄鱼被捕杀殆尽、给小孩喂奶的海牛的灭绝。体会着从肮脏发臭的下等甲板到装有空调的上等总统仓之间的变化。但爱情总是如那个亘古不变的太阳一样,照耀着恋人们甜蜜的脸庞,即使他们头发白了、牙齿掉了、皮肤松了、屁股瘪了、腰弯了、腿瘸了,被这样或那样的老年病困扰着,但他们对爱情的坚定不移的信念依然支持着他们老树盘根的手十指紧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