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爱情的世界里,人人都是盲目的傻瓜。 阿里萨从懵懂的青葱少年到白发苍苍的迟暮之年, 一直仰望着他心中戴化冠的少女, 马尔克斯在这部小说里面告诉你爱情千罗万象的形式,幸福高贵的,平淡质朴的,庸俗低贱的,柏拉图氏梦幻的,放荡不羁的。
 阿里萨与费尔米纳,柏拉图的爱情
 在十八岁的时候认识了费尔米纳, 从此一往情深,不知归处,每天假借邮差之名,只为了看她一眼,即使不说话,无数个巧合的遇见都是为了一刻可以真实的相识。 “渐渐地,他把她理想化了,把一些不可能的美德和想象出来的情感都安在她的身上。两个星期后,她成了他心目中的唯一存在。”终于在他母亲的鼓舞下,决定表白心意。一塌70多页的情书。对于一个没有爱情经验的小女孩,一下子就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以为这就是所谓的爱情。从此开始偷偷地下尺素传情。约定两年后结婚。而费尔米纳受到父亲阻挠,被迫远行。从此,分道扬镳。后来得知,他的女神结婚了。
 但是结婚并没有终止他的喜欢,他对费的感情就是他的生信仰。 一生都在为她而活。灯谜比赛,他从来没有想得过奖,只因为费尔米纳负责打开那些火漆封口的信套,宣读比赛获奖者的名单,他就决定每年都参加比赛,有机会能遇到她的场合,他都要去,尽管并不说话。每次放荡都得为自己寻找借口,,“他一直把自己装成是费尔米纳的终身伴侣,一个不太忠实但契而不舍的丈夫,他不断在为摆脱夫妻枷锁奋斗,但又没有背叛过她。”尽管他情事风流浪荡,码头嫖妓,与年长妇女做爱,勾搭寡妇,女诗人,小女孩,以及女下属,但是他从来都是内心暗示自己,一切放荡只因为专情。一次,萨拉·诺丽埃佳以一个浅显的理由使他心安理得,“心灵的爱情在腰部以上,肉体的爱情在腰部往下。”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公元前我们太小,公元后我们太老,没有谁能够见到,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在往后的五十年里,他们都没有正面说过一句话,直到她的丈夫死去,心理又燃烧起了少年时期的欲望,直到有天,他“心灵从最初的一刻起就告诉他了一切,那就是半个世纪来他一直不安地在期待着的信 ”原来在这半个世纪里,他从未忘记他的 女神,“他思念那个他从上个世纪等起,一直不发一声失望的叹息地等到本世纪的那个女人,便是合情合理的了。她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女人。”他确定自己内心依然没有忘记她,看到 这个桥段,我一直在想,阿里萨是不是所谓晚熟的老男孩。一直都在心理辨别,到底谁是他最爱的一个,那么多人倾情于他,寡妇像爱孩子一样宠溺他,女诗人可以与他身体以及心灵交流,他却偏偏仰望着一个仅仅见过那么仓促的几面,却没有太多真实的交往的人。并且这样的感情支撑了他的一生。话说我个人不是很喜欢这样执着的人。
 不知道作者是要歌颂柏拉图还是嘲讽。连刘瑜老师都认为,“什么都可以从头再来,只有青春不能。那么多事情,跟青春绑在一起就是美好,离开青春,就是傻冒。”当好事来得太晚的时候,它就变成了坏事。,谁都无法想象,当你面对一个皮肤松垮,满脸皱纹的时候,你还依然觉得她是你心中的女神。这确实让人很不解。柏拉图的爱情永远都是留在记忆层次,根本经不起内心拷打。
 他们再次见面,相互谈论他们自己各自不同的人生,竟然也感叹时间的无情,当她问他,你为何一生未娶。
 他回答“那是因为我在为你保留着童身。” 当然无可否认,阿里萨心灵是纯净的,因为他从来没忘记她,尽管并不能给她带来任何被喜欢的外在表示,无非是一种内心的自我摧残,醒示自己,他在等待她。“他把自己关在卫生间里,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一直哭到流尽最后一滴眼泪,只有在这时,他才有勇气承认他曾经是多么地爱她。” 每日逍遥,都是无望的堕落,每次清醒,都是心灵的回归,不 这样的情景折磨了他近半个世纪。
 最后他们远航旅行的时候,阿里萨坚定的说,早在53年7个月11个日日夜夜都准备好了,要“永生永世”和她走向未来。 最后这个桥段我确实震撼到了,一个年迈的老人还有如此壮烈的激情,迟到的爱情,距离死亡越近,爱情越深。没有激情,没有幻想和醒悟的嘲弄,就不声不响到达爱情的彼岸,这对被生活伤害过的人,尽管最后走到了一起,难免唏嘘感叹,谁可以忍受一生的凄凉去等待未知的爱情?《山渣树之恋》首映式蒋方舟才女被问到,你会为爱情等多久?她说她的上限是等一年半。一年半是女人的一个周期,每过一年半,她的成色就差了一圈,市场抢手率和占有率就会下降,所以不能等一辈子。
 参考现世爱情,谁人可以做到,一生有你?无非都在时间的洪流里遗忘,即使再相逢,感慨万千,谁又仍然正在原地等待?早已不是当年。如刘瑜老师的比喻,65岁的时候终于有钱买那条25岁的时候热爱的裙子,又有什么意义。
 当然,小说,归根结底,还是要高于生活。
 
 乌尔比诺与费尔米纳,幸福婚姻

 医生作为巴黎名医,声名显赫,事业有成,在一次出诊遇到费尔米纳,从此一见钟情,闪电结婚,既符合费尔米纳父亲的意愿, 一个怀春少女得到万千宠爱,也就顺势接受了乌的求婚。婚姻里面,乌算是尽到了丈夫的责任,经常带费去欧洲各国旅行,满足她的一切所需,他重视名誉,一生清白,除了被一女病人诱惑以外,但是最后依然理智战胜情感。连乌死亡都是艺术化手法,为了追逐一只飞上树的鹦鹉而失足摔下梯子死去,一生安详,没有波折。无疑费的一生也算是幸福的。除了因为丈夫心灵出轨一小段时间里,离家出走,最后也是丈夫妥协,接她回家了。她该得到的都得到了。没有风波,连少年时期的情书也渐渐被婚姻的幸福所冲淡,以至于,后来老了,她说,当她这个年龄再谈论爱情有点可笑,得到了拥有的,也就不再际遇曾经失去的了。他们算是平凡夫妻。也是现世普通人大多向往的类型吧。
 阿里萨与卡西亚妮 由性生爱

 卡西亚尼是个纯粹的斯德哥尔摩症侯者,也是小说里面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个,被阿里萨强奸之后,从此就爱上了那个人。如她诗人般的表达,在她很年轻的时候,一个机灵、健壮、陌生的男子,在防波堤上突然将她推倒,三抓两扯地剥光了她的衣服,跟她做了一次短暂而疯狂的爱。她仰面躺在石头上,浑身都是伤痕,可是她真希望那个男子永远留下来,直到有一天在她的怀里为爱情死去为止。她没有看到他的脸,也没有听见他的声音,可是她确信,根据他的体型和身高,她完全能够在千千万万的人中间将他认出来。从那时起,她对一切愿意听她讲的人说:“假如您凑巧遇上一个魁梧的男子,而他又是在某年十月十五日夜里十一点半在防波堤上强奸了一个可怜的过路女人的话,就请您告诉他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我。”
 
 她不顾名誉把这个故事告诉了所有的人,只为了等他回来,却最后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几近绝望。连最后他在精神困惑期,依然把她们当成可以倾诉的朋友,渴求心灵慰藉。却不知道他几近伤害了她们的心,谁人爱他都小心翼翼,以他心中保留他对费的爱为限。卡一直在爱情世界里守株待兔,如同阿里萨一样执着而绝望。 十年前,他们一同回家,她说,假如你现在要上我家,你就得永远留下来。他没有进去,十年后,他再次要求去她家,她没有拒绝,已然朋友身份去去聆听一个老男孩对爱情幼稚的天真。 这些女人都以博大包容的姿态去爱她们所喜欢的男人。她们是最爱他的,可是,他心里住着别人。终究还是出局。

 《霍乱时期的爱情》似乎是一本爱情哲学,包罗了爱情的林林总总的形式,但是读懂了它,我们也读不懂爱情,这里给你的经验和教训,都没法使你可以获取幸福,一如作者所说,”爱情是一种本能,要么第一次就会,要么就一辈子也不会”。 有时决绝如荆棘鸟,有时平淡细水长流,身陷爱情的人们,都是盲目的以自己的方式去迎接了一场未知的浩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