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不是朋友的大力推荐,我近期不想看任何跟“爱情”扯上关系的书。
经历了太多太多各式各样的爱情的上演和落幕,自己的,朋友的,同事的,别人的——感动、喜悦、伤感、愤怒、无奈、唏嘘等等情绪像杂烩一样,像自助餐一样,轮番涌现…
就像闺蜜萤火虫所说:不要再跟我谈论爱情,我现在觉得:关于爱情的种种,都是无解的。
谈谈我从这本书中看到的爱情吧。

1、如果没有她们和他们

 51年9个月零4天,阿里萨对费尔米纳的两次告白间隔的时间。

那一年,她13岁。享受着富有家庭带来的优越条件,美得像含苞初绽的蓓蕾。
那一年,他18岁。由母亲独自抚养成人的船业巨头的私生子,他聪明才智,拉的一手漂亮地小提琴。他是“本社会阶层中最引人注目和最受欢迎的年轻人”,但外表上,他不过是一个带着厚厚眼镜的瘦骨嶙峋、穿着朴实的书生样子。
 她在树下的长椅上读着书,他因公务去她家送信,一眼望见她的静谧美好。就像书中所说的,“这偶然的一督,引起一场爱情大灾难,持续了半个世纪尚未结束。”
……
后面的故事几近俗套,大胆追求、疯狂相爱、日思夜想、互诉衷肠、情意绵绵,力图冲破家长的意见,在时间和空间的双重隔断下,坚守… 只不过,两个人从未单独相处过,甚至没有单独说过话,一切都是以信件、电报的形式进行…
直到偶然在街角的相遇,他鼓足勇气冲上前去说,“对戴王冠的仙女来说,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她只六个字,“不必了,忘掉吧”便将疯狂爱恋了两三年的他,从自己的生活中抹去了。
只一眼,她便知晓——
这两三年的爱恋,不过是一个幻想;
这两三年爱恋的,也不过是一个幻象。

而他却耗尽一生,都活在对爱情幻象的幻想里。多么可悲。

再次单独相处,51年9个月零4天之后。她的丈夫,一起走过半个世纪的乌尔比诺医生在爬上树捉鹦鹉时不幸从梯子上坠死….. 阿里萨像终于等来特赦令的囚徒,飞奔向他一生渴望的爱人,飞奔向他的戴王冠的仙女…….
“我将永远爱您,忠贞不渝”他说。

我都快要被感动了…
或者,在看到开篇倒叙还未开始的这一段时,我真的被感动了——又一个跨越了半个世纪的爱情神话。
让我想起,等了季羡林一辈子的伊姆加德。
让我想起,一直守候着河对岸那盏小小绿灯的盖茨比。
让我想起,呼啸山庄里的“不过是一个孤魂野鬼”的希斯克利夫。
让我想起,那部真实的纪录片《遥远的约定——跨越50年 的宿命爱恋》里,日本女人久子沧桑的脸…

他们终于躺在一张床上。
为了这一天,他等了半个世纪。他已经是老爷爷,她也是老太婆,皮肤松弛、皱纹爬满,甚至光脱光衣服这个动作就让他们气喘吁吁…他们笑着,自嘲着….他们就那样平静地仰面并排躺着,谈自己,谈他们各自的生活……

书的结尾,借着霍乱的幌子,他们的大船可以不停靠港口,一直一直开下去。
“永生永世。”他说。

一个跨越了半个世纪的爱恋的完美ending。

2、可是有了他们,和她们。

 真正爱的最深的,是费尔米纳和她的老公乌尔比诺。

 阿里萨和费尔米纳的爱情不是这部书的主角,最多就是一个连接50年时空逆转的主线。他们的爱恋,在书里那么多段爱情里,既不是最缠绵悱恻的,也不是最打动人心的,甚至让我觉得那不是相恋,不过是一个情圣的单恋。有人说是“一个男人跨越了50年的苦恋”。他哪里苦了…他哪里忠贞不渝了…
 这51年里,他有过622次爱情…
 年轻漂亮的黑姑娘卡西尼亚,“她实际上是他一生中唯一爱过的女人”,她也深深地爱着他。他们相互扶持着走过很多年,却从未有过枕席之欢。因为她觉得“像和儿子睡在一起”
萨拉·诺丽埃佳,他享受着与她的床笫之欢,他甚至搞不清爱情到底什么了,她说:“心灵的爱情在腰部以上,肉体的爱情在腰部往下。” 她甚至减轻了他对费尔米纳的想念,只不过后来她先退出了。
十四岁的阿美利卡,他也是深爱着的。她在发现自己的爱人爱着别人时选择了自杀,他为了不被自责的痛苦杀死,选择了遗忘。
还有不胜枚举的姑娘们… …

而他和费尔米纳,51年里仅面对面说过一次话,还是那句让他肝肠寸断的“不必了,忘掉吧”。阿里萨竟然就爱了她半个世纪?
 那是爱吗?是爱吗?是爱吗?是爱吗是爱吗?
也许真的是爱,还是真爱,因为爱情本来就是一个不需要理由的事情。
相比之下,真正伟大的爱情,恐怕是费尔米纳和自己的丈夫乌尔比诺吧。

 他们因为门当户对而结婚,乌尔比诺在刚刚结婚时甚至说自己不爱她。她呢,被爱情击倒后就应了。夫妻俩没有轰轰烈烈的相恋,在冗长的岁月里,经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碎,在接地气的生活里争吵,为了浴室里有没有放肥皂,为了养狗还是养鸟,甚至经历丈夫的出轨…..像众多夫妻会经历的,他们经历了婚姻生活中可以经历的一切…..直到暮年,“他们相依为命,谁也离不了谁,谁也不能不顾谁,否则他们一刻也活不下去。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对这种感情越来越不理解。无论是他还是她,都说不清这种互相依赖是建立在爱情还是舒适的基础上。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两上人都不愿意去找这个答案。”

 乌尔比诺医生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只有上帝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么?

“守候了半个世纪的爱情”的阿里萨,不过是别人爱情里不折不扣的配角,还是个丑角。即便是握着费尔米纳满是皱纹的手,他也不敢承认曾经的风流韵事,不敢面对阿美丽卡因为自己的不忠贞而自杀的事实。
  是的,阿里萨的爱情终于战胜了时间——仅仅胜在比费尔米纳老公晚死的层面上。
 是的,阿里萨说,“永生永世。”
可是,当两个迟暮的老人生活在一起,最多的是牵着手在夕阳红里聊往昔时,
阿里萨,你能和费尔米纳聊什么……
两个人在51年里没有共同回忆,难道聊你的那622次连贯的爱情?还是听费尔米纳聊她和老公半个世纪的爱情?

“永生永世”,不过是马尔克斯满足我们这些俗人的悲悯的开放式结尾吧。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里,去麦加曾经是水晶店老板的梦想,但他成了富翁后也不去麦加——“因为麦加是支撑我活下去的希望,使我能够忍受平庸的岁月。”
  和戴王冠的仙女相恋,只不过是阿里萨给自己找的希望;而希望那么那么远,他太脆弱,脆弱到无法一个人去扛,而不得不用622次爱情来填充这半个世纪的平庸。

3、还有他们和他们。

等了季羡林一辈子的德国女人伊姆加德,输了。季羡林的发妻彭德华1994年去世,伊姆加德终身未婚,2009年在德国的家里得知季老的死讯。
为了心中的女神黛西成功屌丝逆袭的盖茨比,为她背了黑锅,“砰”的一枪奔向万劫不复。
久子靠爱情的意志力独力带大孩子,痴痴等着弥三郎从俄国战场归来,50年后,终于等来了白发苍苍的弥三郎,还有他的俄国妻子…
 希斯克利夫,变成了一个复仇的疯子…

4、还有我们

 爱情就像霍乱一样,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都被会传染,而且一次又一次…
每个人都希望能够为爱而死,可是,除了14岁的小萝莉,谁又勇气去为爱而死。

你若不离不弃,我便生死相依。

 在庸俗凡世里,守着我们平平淡淡的爱情吧。
 守过柴米油盐酱醋茶,
  守过鸡毛蒜皮的琐碎争吵,
守过意乱情迷的出轨开小差,
也许,
最后,我们也只是像乌尔比诺那样,为了抓一只鹦鹉而意外死去。在闭上双目前,如果有机会对那个陪伴我们走过岁月的爱人说一句一样的话,那已是爱情最美的句号。

“只有上帝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也许,一生就只说这么一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