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拥有一个完美的开头,一阵忧伤的诗意的句子伴随着苦扁桃的气味占领了这整部小说的身体,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加西亚是个真正的诗人,他似乎在透露他整个艺术的奥秘,爱情,死亡,痛苦和尊严,只有在此处才是富有意义的,他不愿简单的把世界置于一片沉默与空洞中,而试着用难以置信的爱情来占领这空旷的领地,生存在这部小说中从来没有被任何躁动不安的虚无情绪所占领,而总是富有诗意的,梦幻的和纯粹的,如果生活不能证明生活,马儿克斯似乎在说,“至少我们还有艺术”。

 “阿里萨眼睛眨也不眨地听他说完,然后从窗户中看了看航海罗盘的刻度盘,看了看清晰透明的天际,看了看万里无云的十二月的天空以及永远能航行的河水,说:

我们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再到\’黄金港\’去!

费尔米纳震惊了,因为她听出了昔日圣灵所启发的那种声音。于是她瞅了一眼船长:他就是命运之神。但船长没有看见她,他被阿里萨冲动的巨大威力惊呆了。

您这话当真? 他问。

从我出生起。 阿里萨说, 我从来没把自己的话当过儿戏。

船长看了一下费尔米纳,在她的睫毛上看到了初霜的闪光。然后他又看了一眼阿里萨,看到了他那不可战胜的自制力和勇敢无畏的爱。于是,终于悟到了生命跟死亡相比,前者才是无限的这一真谛,这使船长大吃一惊。

您认为我们这样瞎扯淡的未来去去可以继续到何时? 他问。

阿里萨早在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个日日夜夜之前就准备好了答案。

永生永世! 他说。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