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看完霍乱,看完感觉像过完了一生,东太平洋的暖风吹拂着拉丁美洲大陆,清澈的加勒比海映射的阳光滋养着哥伦比亚,马尔克斯笔下的环境总是那么温暖,好像永远是燥热潮湿的梅雨季节,各种体液和爱意混合在一起,在能把沥青烤化的阳光中如同水蒸气般雾化升空,笼罩住整个城市。

这本书应该是描写爱欲与孤独,我总觉得不管是医生还是阿里萨,他们对费尔明娜的感情都不能简单的看作是爱情,而是对她高傲、善变的迷恋。她几乎不会失态,只是冷静的像个杀手,消化情感带来的一切洪水猛兽。情感对她来说是某种对于自由的羁绊,从巴黎回来后她就看穿了这世界的种种——浮华而已。阿里萨对她的执念我总觉得是一场单相思,是阿里萨心中的爱情乌托邦,费尔明娜只爱自由。霍乱让人陷入疾病甚至死亡,爱情让人痛苦甚至疯魔,爱情的波及范围可能更强,全人类可能都会得,并且无法治愈。

阿里萨结尾那句永生永世听的费尔明娜睫毛震颤,终极的浪漫就是永远冒险至死不渝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