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种程度上我是很喜欢这本书的。不仅仅是因为王小波的推荐。也不仅仅是因为里面对历史对文化对一个我完全没有概念的社会的变迁形形色色的描写。更大程度是里面有着对爱情的各种模样的刻画。卑微的明亮的放荡的,当然最后我自己也没弄清楚的的,算不算幸福的爱情。

以前看人们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是不是只有灵肉合一,才算是爱情。

在这里,我想作者描绘了另一个可能性。或者说这个故事,让我印象深刻的其实只有两样。

长的看不到尽头的等待,还有放纵至极的情欲。竟然也是在同一个人身上并存。

你说他虚伪吧。他确实虔诚地等待了超过半个世纪。在心底的某个角落,这个女人一直牢牢地霸占着最中心的一块位置。你说他坚定吧。看着看着我又摸着鼻子笑笑,这个男人估计都要上遍所有能上的床了,怎么还能理直气壮地宣称自己忠贞不一的爱情呢。他也配。典型的自欺欺人撒。不厚道一点说,他就是活得足够长的机会主义者,阴恻恻地在一边等到她愿意去找出从前埋藏所有的还不见得是美好的记忆而已。

可是那样卑微的心。确实窃以为我是明白一部分的。他用各种方式远远望着她,揣摩她生活的各个面。一个细节打动我。因为一面镜子曾在两个小时里有过她的模样,他用尽全部力气花重金买下,仿佛是得到了无价之宝。

有的时候想想,你愿为他狂热致死,而他却自始无动于衷。想起沈从文当年爱而不得乃至无奈时写的一句话“若果人皆能在顽固中过日子,我爱你你偏不爱我,也正是极好的一种事情。”我觉得,这个女人,还有他所认为他的狂热而绵长的爱情,就是他活着的全部力量的源泉。

对至情至性的人们来说,是不是爱情就是一种信仰?然而这些人们认定的所谓“爱情”,是否也昭示着那些所谓“信仰”的虚无?一切不过是自己的定义而已——这样略微荒诞的想法,我想我也可以接受了。

真的哎,这里,各种模样的爱情你都可以看见。要是像我过去的习惯,截那些讲述爱情的不同模样的图,估计这种种片段出来,其他的电影都可以休矣。

我一介小女子,那些个人命运被大时代的洪流所冲刷就不作深思了。有意思的是情书在这故事里扮演了一个极为重要的角色。它让这所谓的爱情生,也可以让另一个人的爱情全盘湮没。

这半夜里倒是不会感伤,忽然有点怀念起惴惴不安写情书或者酝酿告白的心情。一往无前。

2011.4.18 凌晨 读《霍乱时期的爱情》小记

附书摘
[书摘1]

谁也没有料到这偶然的一督,引起一场爱情大灾难,持续了半个世纪尚未结束。

[书摘2]

三圣节那天,即礼拜五上午十一点,在一个由三位主教共同主持的弥撒仪式上,她站在主祭坛前面,义无反顾地结婚了,连怜悯一下阿里萨的念头都没有闪过。这时候,阿里萨正躺在那艘不该载他的被忘却的轮船的甲板上,发高烧,说胡话,愿意为她而死。

[书摘3]

正如阿里萨坚持认为的那样,对过去的记忆拯救不了未来。相反,它更加使费尔米纳坚信,二十岁时那种年轻人的狂热行为是十分高尚而美好的,但不是爱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