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一整年没有读完任何一部长篇的我,终于在今晨迎着略显清冷阳光读完了对我的阅读生涯具有转折性意义的——-《霍乱时期的爱情》。
当我从暖乎乎的床上站起身来,在阳光中关掉多余的电灯,并戏剧化的一把扯开那根本遮挡不住阳光的窗帘,任由那还冒着一丝丝冷气的太阳照射在那些凌乱的堆在桌角却从未读完的各类书籍与及盛着昨天晚上晚餐的碗碟时,突然明白,这是一场真正的胜利,它不仅是故事本身的胜利,也是我的胜利。
故事的结尾处,多情的男主角阿里萨在走过了漫长的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的等待后,迎来了那一句“永生永世。”的坦然。而在始于27日二十时的过去12个小时里,一度以为自己快坚持不下去的我,也在故事的巨大引诱下战胜了自己潜阅读的隐疾,找回了阅读的乐趣。
——当然我的阅读胜利和阿里萨的感情完满两者间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联系,除了说明这是一个好故事外,对于我写这篇读后感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所以,也可以看作是我牵强附会的铺垫。也就是费话,可以忽略不记的部分。

我还是来说说这故事吧。这是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我所喜欢的。又不完全喜欢的。淡淡如常,深情如斯的。下了足够料的非现实主义的戏剧性的。
话外别音的。不同以往的。—–爱情故事。

作为拉丁魔幻小说代表人物的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也就是那位曾经以眼花缭乱的超时空背景与笔法写出过大部分人看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百年孤独》的神人(呵呵,超长定语句),谁相信他在技法精湛到出乎神技的时候却动笔写下了这样一部类畅销书的“爱情故事”?
所以从一开始的时候我一直很小人的在等待着某一章节将会出现的具有反转性的转折。但当故事行进到最后一章时,我终于不得不承认这是一部不折不扣的爱情故事。它有曲折的开头,和完满的结尾。它用去巨大篇幅与漫长的时间去描述一场等待的爱情。
是的,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的等待,一场从始至终的爱情等待。想想看,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唉,就算从18岁时开始,也要到71岁才能完结,那基本上就是一生了。现在应该没有人会用一半的人生去爱一个人了,至于等待,或许只用十年就足以缔造一段神话。而这个故事就是这样用了整整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去写了一场关于爱情的等待。你相信吗?我不信,这完全就是神话嘛!可老马潺潺写来就像在记叙身边某位老人的亲身故事一样真实,那些霍乱肆掠过的日子,那些在大时代背景下共生共荣的岁月,那些跟随着历史进程一道老去的城市和人们,如此鲜活而生动,我们的主人公几乎就是这场变革的唯一见证,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怀疑他所经历的爱情的真实性?正因如此,一个明明无法让人采信的故事,还是被演绎成为了一段足以打动人心的过往。这样说来,它本身其实也是具有魔幻性的,并没逃出老马一惯的魔幻现实主义的题材。
。。。。。。。。。 跑题之一
在我一边貌以理智的分析着《霍乱》一书的题材问题,一边无法自拨的深陷于“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的煽情中时,善于自省的我忍不住又对自己的思维模式产生一些疑惑:我凭什么认为“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的爱情等待就是魔幻现实主义的题材?我凭什么认为写魔幻现实主义的马尔克斯就不能写一个正正经经的爱情故事?难道我是在怀疑爱情的真实性吗?难道我所认为的爱情都是不得善终的吗?。。。。。?难道在我的内心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这样可以等待“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的爱情的吗?
是的吧,如何相信呢?
作者他相信吗?像他笔下的阿里萨一样相信吗?
如果是,他怎么会安排我们的男主人公在那漫长的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里由一个痴心的毛头小伙蜕变成惯看岁月的情场老手?如果相信,他不是应该像杨过一样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在肉体上都保持着纯粹的忠诚吗?或许单纯的还是我啊,一个男人如果在长达五十三年的等待中,即使经历了无数的情爱都始终不渝的坚持着内心最初的真爱就已经是神话了,我凭什么还要要求他在其它方面依旧保持着纯白的忠贞?!!如果不是那样就不算是爱情吗?该死的悖论,神都做不到啊!我有什么理由认为这个世界不是黑就是白,就连无限趋近于白的0.0001度的灰都不算是白?这个世界存在哪么纯粹的爱吗?小说里都不该存在的神话啊。
所以我们的阿里萨等了整整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却收藏了至少有六百二十二桩带着连续性质的与性有关的情事。我们对这个痴心的男人还有什么可以要求的呢?相比于那些假借着婚姻的冠冕施偷情实的人好多了。我们甚至有理由相信,如果不是失去费尔明娜的爱情他会一生忠诚。可事实呢?谁又知道?谁又能保证?(我该死的疑心病)在漫长等待中所经历的女人们,哪怕有一个获得了他真正的爱情了吗?故事是要说明失去的才是最好的,真正一生在期待的是得不到的吗?还是要说明人一生的真爱只有一次?如果是后者,我们凭什么来认定它才是我们的真爱呢?就像阿里萨漫长的一生中所经历的无数的女人和情事,其中包括了暗恋、单恋、初恋、失恋、偷情、婚外恋、露水姻缘、黄昏暮情、老少畸爱等等等等不一而足,每一桩爱情来的时候当事人都一样的去投入,一样的从中获得快感和伤痛,除了费尔明娜其它的都是真枪实弹在他的生命里经历过的, 可为什么他就偏偏认定了对费尔明娜那段短暂的近乎暗恋的初恋才他的真爱的呢?如果不是求不得而终身铭记,那又是什么?但如果说仅仅是因为得不到的就认为哪是真爱,也就是说,所谓的真爱也是具有偶然性的,而非独一无二不可取代的必然。如果不是费尔明娜的拒绝,他也会在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满足中去寻找另外的真爱?如果是这样的话,所谓的真爱的意义又何在呢?它是不是也不过是人们摆脱孤独,或注定孤独的另一种表现呢?!!
因为得不到而倾一生去等待、寻找,因为得到而弃着如旧履不留痕迹,哪怕那才是真正陪伴着我们人生的现实
人类所追寻的是爱情还是爱情的寄托?
如果他所等待了五十三年的不是爱情那又是什么呢?
是一种可以让他脱离现实的不堪,抵御内心孤独的借口吗?
是假爱之名,假爱之名的百年孤独?
。。。。。。。。跑题又一
因为注定了无法不孤独,因为注定了无法从尘世中去获取幸福,阿里萨这个内心敏感怀着诗一样情怀的年轻人,决定去献身于一场爱情。他相信那一场像天上云朵一样飘忽神秘不可左右的爱情能把他从俗世的尘埃中解救出来,虔诚得就像最盲目的信徒。可他却没有料到这只是场早夭的单恋,他所挑中的圣洁爱人并不是他想像中的天使。她不如他爱的深,没有他炽热,没有他不顾一切。她最终轻而易举的抛弃了他。尽管如此,他也不失望。因为他已经得到他想要的了—他所要的并不是一尘世的爱人,而是想像中的天堂。一个寄托梦想的对像。他甚至不需要回应。她离开了他,哪又怎样,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了不是吗?只要有了这仅有的回忆,有了一个对像,他就有了在往后漫长岁月里抵御现实的灵药。他可以寻欢作乐,他可以寻花问柳,他可以放荡不羁,他可以不对任何人付出真心,但无论其他人是否知道,在心底,他对自己是有所交代的。在梦境里,他依然活在纯净的爱情之初。仿佛只要在心里保留着那纯白的梦想保留着对初恋情人的思念,他就保有返老还童的希望。他还是那个最初在巷子大树上揣着惴惴不安的希望与喜悦等待的少年。现世的一切并不是为自己所活的,他所经历的那五十三年也并是为自己过的。他的人生将从梦想开启的那一刻开始计算。他虽然孤独,有谁又不孤独呢?但他却有了穿越孤独的寄托。爱或不爱,性或不性,一个人或是两个人又有什么不关系呢。反正就那样了,他却因为有了爱的梦想和等待而与众不同。
就这样一年两年,五十三年,时间长得让他忘记了他是爱上爱情本身,还是真的爱那个人。抑或只是用爱情来抵制孤独。可突然有一天就遂心所愿了,奇异的光辉映照在他身上创造出了真正的奇迹。没人能说得清,他是为了奇迹而奇迹,还是真的等待着这个奇迹。既然来了,就让他来吧。还有比这更完满的结局吗?

。。。。。跑题之又又一
——如果以上建立在我个人角度的人物心理的剖析是准确的,哪我要说明问题又是什么呢?爱情不可信,坚守爱情的人坚守的可能只是摆脱现实生活的梦想?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真正的爱情信徒?即使他用去了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去等待,他所等待的也只是梦想中的爱情?人生终究是虚无的,我们无论爱与不爱都注定孤独?。。。。。
就算以上的命题都成立那又怎么样呢?我就不会认为只有杨过和小龙女的故事才算得上爱情了吗?我就不再被书中的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所感动了吗?既然答案是否定的,我又干嘛非要剥皮见骨的去解析这个故事呢?我为什么不能坦然的面对,自己从内心深处是希望相信这样一个爱情故事的真实性的呢?既然我同意这是一个令人神往的美好故事,我为什么不在这篇观后感里,用一种沉静的口吻去描述我在过去的12个小时里所经历的心情起伏?以及对这样一段故事给予正确的评价呢?我为什么不能承认,我是被真正的感动了的呢?哪怕它不是真的,哪怕那跨越半个拉丁美洲,跨越了半个世纪,跨越了霍乱和青春,跨越了六百多桩情爱跨越了一切的爱情并不存在,也永远不会存在。
哪怕这人生真的并不值得我们去活,
哪怕那些所有美好的爱情都是虚构的,
哪怕我们所爱上的不过是爱情本身,
哪怕不管爱与不爱都注定孤独,
我又何妨让自己去相信这样一种美好的存在?
何妨如阿里萨一样去执着的等待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呢?
作者想要告诉我们的或许不过是让我们懂得去梦想,哪怕是个最最不可能,最最荒诞,最最卑微,最最没有意义的甚至是虚幻的梦想,因了它的存在,我们才有了值得活的理由,才有了抵御生之孤独与虚无的砝码,才能哄着自己骗着自己充满希望的超过泥泞的一生。有幸的话,我们也能像阿里萨一样在将死的时候得偿所愿,哪怕我们所梦想的早已并非最初的时候。一切都回不去了。我们也为因此而在这荒诞的生活中感到一丝幸福。
—-无论老马想表达的是什么,我所的能看到的也就是这样了,所能歪曲的也只能是这样了。

在连续的跑了三次题后,无论是这篇文字还是我的脑子都无法继续了,就这样吧,下次再写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