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有着朱红色书皮的外国小说,那些随着翻开第一页就会顷刻涌现的情节,曾无数次与我擦身而过。终于将我带到它面前。

马尔克斯的写法引人入胜,两天就读完了。一开始冲着对应时下疫情的标题而读,读时发现写的不是霍乱而是爱情;读到最后,却又觉得书里面写的“他已经爱上了她”、“他想起来他又多么爱她”,其实并不是爱情而是人生。

末了,偶然在做家事的间隙恍然大悟,其实书名就点名了一切。“霍乱”不过是一面树立在轮船上用以掩饰的黄色旗子;而“爱情”,也只是人在生命将尽,以一种无尽悲切、疲倦的心态所能为自己一生总结而找出的最佳字眼。

何止费尔明娜一开始爱上的是弗洛伦蒂诺的幻影,弗洛伦蒂诺又何尝不是把她当作自我的投射?只不过他的投射持续了五十三年七个月又十一天。在此期间他声称要为最爱之人保持坚贞,同时又与无数个女人交欢。最终等到费尔明娜成了垂垂老矣的寡妇后,才又重新得以与她相依偎。

可怜的人啊,把让人无所适从的冲动、安全感、依赖、抚慰而杂糅为一生遭遇的经验称作爱情。

但除此以外,它又能被称作别的什么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