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22 06:23 星期日 晴
如果说《霍乱时期的爱情》是加西亚.马尔克斯最不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的作品,那我想这仅仅是因为一段横跨半个世纪的爱情已经让这个故事超越现实如此之远,以至于任何别的形式的‘魔幻’只能减弱表现爱情这瘟疫的不可阻挡的力量的缘故。

在这个故事里阿里萨追逐过六百多个女人却称自己为童男;一生不停的沾花惹草,只是为了平息对费尔米纳痛苦的思念。他不惜被别人视为奇异的性取向,在死亡面前毫不畏惧,却只是因为他害怕那个几乎已完全遗忘了他的费尔米纳知道他的‘不忠’。他一反作为一个爱情诗人的气质,不顾一切的在他的父亲的船舶公司里向上爬不为想出人头地,而是因为他为了能够得上已嫁给乌尔比诺医生进入上流社会的费尔米纳的衣襟。他一生都害怕先于她死去,因为他决定用他的一生去等待那个五十多年前离开他而从此成为他幻想中的一部分的女人。

 我常常忍不住想这样的爱情意味着什么。爱一个并不实实在在的在你的世界中的人意味着什么。你无法和她一起吃早餐,无法嗅到她发梢间的香气,无法去注视她的眼睛,无法和她一起去探寻只属于你们两人的世界。你甚至不得不痛苦的意识到她这一刻正枕着别人的臂弯。在这之后,爱情还剩下了什么?难道真的有谁值得你用一生去等待,用一生去追寻?

 在另外一本书《了不起的盖茨比》里面,菲茨杰拉德无法像狂热的拉丁美洲人一样给盖茨比五十年的时间,他甚至没有让他完成他对爱情的等待。他给了盖茨比五年时间,然后让他在梦行将破碎的边缘,死于意外的枪下。盖茨比对爱情的守望和坚持没有为他换来什么,但即使是幻灭如菲茨杰拉德也在全书的最后写下

 ‘Gatsby believed in the green light, the orgastic future that year by year recedes before us. It eluded us then, but that’s no matter—to-morrow we will run faster, stretch out our arms farther….And one fine morning—–
So we beat on, boats against the current, borne back ceaselessly into the past.’

  加西亚.马尔克斯安排给阿里萨的结局与盖茨比不同。在五十三年七月的等待后,阿里萨终于有了机会可以和费尔米纳乘着他们挂着瘟疫标志的爱情之船在运河上来来去去。那些描写他们肌肤之亲的句子总是让我深深感动。两个已被青春抛弃却仍处于热恋中的男女,岁月在他们的身上留下无数印记,他们不再有光滑的肌肤,不再有动人的身段,‘肩膀满是皱纹,乳房耸拉着,肋骨包在青蛙皮似的苍白而冰凉的皮肤里。。。’可是这不是漫长的等待所换来的一切,他们在‘本来应该去思考等死的问题’的时候却在全心全意的吮吸着爱情的甜浆。仅仅只是为了这一刻,那么漫长的等待便变得有了意义,甚至这代价是永生永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