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整理书桌,把柜子里的《霍乱时期的爱情》(Love in the Time of Cholera)拿出来和《百年孤独》放在一起。书里掉下一张小卡片:

凉:
这是托周到复旦那边的“左岸”书店买来的,算是一种良好祝愿和寓意吧。明年我要去你们学校看百年校庆呦^_^

隐约也可以推算,这是2004年买的。那年我跑遍南京城所有的大小书店,快把地翻了,都买不到这本书。于是界在上海帮我买到了。我记得我收到书的时候,非常地开心,甚至是一种幸福。

因为《百年孤独》留下的震撼,特地非要买到《霍乱时期的爱情》,光名字就能让我神往很久。后来才知,霍乱是个隐语,意在惩罚暗恋之爱。是在学校6楼的上铺上读完这本书的。我是没想到,老马会单单去为爱情写一本书,并且说是“爱情的百科全书”。要说后来读完的真实感觉,有一些失望。——因为期望值大于了《百年孤独》,读《百年孤独》的时候,我的期望值是很小的,以为又是本现代派的闷书——玩艺术大于让人读懂的。可后来收获巨大,差不多心潮澎湃了。我对于《霍乱时期的爱情》的期待,不亚于青春期时候期待一场汹涌的初恋。当然,真的来了之后,是会有失望的。

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的等待。这个等待并不是很纯粹,这是男人们特有的等待。阿里萨用半个多世纪去等待费尔米纳,一边等,一边从没有停止过身体上的猎艳。米兰·昆德拉说:腰部以下是肉体,腰部以上是灵魂。男人的爱情,其实就是可以这样分开的。

费尔米纳,一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女人。所以能够在恋爱中都能够不醉却清醒地和阿里萨分手,而嫁给医生乌尔比诺。

结局非常光明。在一个标识着霍乱旗子的船上。阿里萨终于追求到了丧夫的费尔米纳。我还记得小说的最后一句话:
永生永世!

对于当年对爱情还存着最后一点幻想的我,当时也没有被打动过。或者我想,这样的爱情不会存在。或者那时我就觉得爱情的本质非常残缺,丫就不可能永生永世的大团圆。书里是遥远的拉丁美洲的爱情,没有一点魔幻现实主义的爱情,并没有霍乱,甚至没有让人伤心的情节。就这样,我试图知道老马要表达的爱情究竟是什么样的。
恩,对于女人,她会嫁一个她并不爱的男人,安好地过一辈子,什么都不会缺少。
对于男人,他心里住的和身边躺的人并不冲突,也可以安好地过一辈子,什么都不会缺少。他之所以可以等待一辈子,是因为那朵花没摘下来就飞了。
——我觉得我的总结很无聊。

我想那个译本不是很棒。西苑出版社,罗芳翻译。据说国内还有黑龙江版,漓江版,敦煌版。封面里印着老马的一句话:
“我对死亡感到唯一痛苦的是没能为爱而死。”
马尔克斯真正的爱情,是在《百年孤独》里,他说那些人之所以孤独,是因为他们不懂得爱。
——爱是不需要懂得的,爱只要去承受和经历。懂得这个命题丫不是个什么好事。任何时候在爱情里,做个白痴是最明智的。可惜,修炼到“白痴”是很不容易的。

我把书插到《百年孤独》旁边。我记得那个跑断了腿找这本书的那个阴天的下午,最后无力地坐到KFC里,悲哀地想诺大的南京买不到一本我想要的书。我不是在找爱情,但那时,我确实是一个相当执著的姑娘。
后来——。

后来,我拿两句歌词来结束这篇关于霍乱般的爱情的日志——
一开始/我只相信/伟大的是感情,
最后我/无力的看清/强悍的是命运。
这也许是对老马那句话,对所有的爱情,最好的诠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