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码头回声书店大连码头回声书店
《百年孤独》是大一入学那年,写作老师所列书目中的第一本,对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主义实在提不起兴趣,我又算不上传统意义的中文人,不好读书,终究还是搁浅了。可入手《霍乱》却有些缘分,那天恰巧七月初七,和朋友到码头回声书店去讨个情调,刚好在拉美文学那一栏书架上看到了它,于是它以礼物的名义归我所有了。无论是时间亦或是地点,能把它带回家都算很应景。
霍乱的三分之二是在往返家乡的火车上读的,那场景像极了达萨每一次的出走,没人知道她带着怎样的情绪去了哪儿,而阿里萨却永远在原地等她回来。我虽没有阿里萨,可大连算是我的情人。
出乎人意料的,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主义吸引了我,跟着他在肯定中否定,在否定中批判。他歌颂爱情,却不着痕迹。
达萨的两个男人是那样不同,一个是拥有名望,权利又不乏博学的乌尔比诺;而另一个是野蛮生长在主流社会之外的灰暗私生子阿里萨。那样的岁月,嫁给乌尔比诺再正常不过,或者说,今天也会如此,人们追逐权利和金钱的脚步从不曾停止,爱情和面包的选择摧毁了多少信誓旦旦的年轻人。达萨迫于无奈选择面包,而阿里萨却深情守护这份爱长达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之久。或许有人会质疑阿里萨,这个游走于形形色色女人之间的肉欲主义者,有什么资格谈深爱?他和寡妇上床,和有夫之妇做爱,甚至也投入了养鸽女的情网。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情种,放在今天,那就是十足的渣男。可终究,他内心深埋着的温情只属于一人。这让我们不禁想到两性关系里谈论最多的,出轨问题,身体和精神,你更不能接受哪一个?诚然,哪一个都无法接受,爱情,哪容得下瑕疵和杂质。可真正能够永生的爱恋,哪个没有瑕疵,接受不完美,接受有杂质的纯粹,我们才爱的真实,因为我们是人,是人就无法保证有哪一刻不心怀鬼胎。所以,我是为阿里萨不着调的等待和守候所动容的,阿里萨再次闯进达萨的世界,陪伴她走出寡妇的阴霾,让她接受爱,感受爱,这怎能不让人感动。此时的阿里萨不再是那个浓烈炽热的愣头青,生活的阅历和五十几年的等待使他的情愈发深沉。
当达萨忆起十七岁的味道,那是记忆中忧郁的阿里萨和他手中的山茶花,她终于肯接受阿里萨一生一世的承诺,此刻距离死亡是那样近,近得让我们感到这时的一生一世是多么悲壮,可正是这样的誓言,鼓舞我们等待真爱的勇气。
读到结尾,终于嗅到了些芬芳,苦杏仁的味道弥漫了太久终于散了。阿里萨用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三天的等待证明了真爱无论何时拥有都不算晚,生命和爱是无止境的,爱就是要纯粹,执着。
初读《霍乱》有些自我,生发的情感总也无法逃脱儿女情长,原谅我的肤浅,可无论如何那一句一生一世真叫人难忘。

By:消失的旧时光
(海边野蛮生长的向日葵姑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