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周国平说:“把情绪克制下来,把心情平静下来,把秘密收进心里,把微笑打开,要相信,没什么坎是过不去的。”

英国科幻小说奠基人赫伯物·乔治·威尔斯的《星际战争》,正是讲述了1894年,当人们被困于火星人的毁灭式攻击下,看似毫无生存的希望,却完美逆袭的过程。

在大多数地球人的眼中,火星只是太阳的一颗行星,一颗比地球年龄要大的行星,可能在地球形成之前,在它的上面就已经出现了生命。

但地球上的人类自视甚高,被骄傲蒙蔽了双眼。没有人想到,在那颗遥远的行星上正在酝酿一场星球之间的侵略战争。

而我们这些自称智人的生物体,在火星人的眼中更像是古怪、低等的猴类。人类的智者曾经坦言,生命是以生存为目的的、无休止的斗争。当火星人面临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的现实,在生死存亡之际,向地球这颗更适宜生存的星球发起战争,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那么,对于地球人来说,面对前所未有的危险,会怎么做呢?

无知让人盲目自信和乐观

天文学家开普勒曾遥望星空,提出一个经典的问题:“假如有生灵栖息于这些星球,他们会是谁呢?……宇宙的主宰,是我们还是他们?……这一切对于人类又意味着什么?”

当世界各地的天文台陆续观测到火星亮面有强光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一种高智慧的生命密切注视着。好像人类用显微镜窥视一滴水里来来往往、朝生暮死的微生物一样。

“人类偏安一隅,为了永远难以填满的欲壑东奔西跑——显微镜下的微生物,大概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吧。”

没有人去尝试解开强光的秘密,也没有这个能力可以解开,那是远超人类已有知识以外的存在。于是,人们只能像诗人一样赞叹天体的美,赞叹划过天空的流星的美。

流星最后落在了地球上,好奇的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他们被流星的外表吓到了,也被它的大小吓了一跳。那是个形状奇怪的大家伙,并不是一颗天外之石,而是一座飞船。

飞船降落时撞击出的陨石坑周围,坐着四五个男孩子,两腿晃啊晃的,朝飞船扔石子玩游戏,像是在棒球场上玩耍。沙坑旁的路上停着六七辆马车,还有一辆非常气派的大马车,一位精心打扮的富家女像是来参加一场聚会。除了马车,还有一大堆自行车和一些不顾天热从邻镇赶路来的人们。

这是第一批见到火星人的人类,面对缓缓走出飞船的外星人,大家脸上的惊讶变成了惊恐,女人开始尖叫,孩子开始哭泣,人群开始往后拥。但人们没有跑出多远,又因为好奇心停下了脚步,转身盯着挡住了火星人的土堆,渴望一探究竟。

远在千里之外的人,第二天才听说了火星人的事情。各家早报,除了介绍火星的长篇大论,还安慰不知情的人们,火星人虽然看起来很可怕,但没有走出沙坑半步,应该是因为地球重力的缘故而无法离开。

事实上,当人群再一次靠近土堆时,从沙坑里冒出了亮光,耀眼的淡绿色的烟雾喷了出来,敏捷而平稳地扫荡着四周,人类倒在了火焰里,房子在肆意地燃烧。只是一息之间,平静的早晨变成了人间炼狱。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贝尔纳曾说:“构成我们学习最大障碍的是已知的东西,而不是未知的东西。”

火星人的存在对于地球人来说是未知的,存在于火星人身上的威胁更是人类无法想象的,这是人类已有的知识限制了人类的思维。不是火星人的存在不应该,而是现实给无知的人类挖了一个大坑。

人这一生,一直都在学习之中。为何年岁越小学习力越强?除了生理机能的变化之外,还有一个可怕的存在,那就是自己。小婴儿的知识储备少得可怜,他们像一块干海棉,快速吸收着身边传来的知识量。而成年后,知识的累积让人排斥甚至小瞧外来的知识,却不知自己脑中如沧海一粟的知识根本撑不起世界。

往往让人跌入低谷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来自人类内心的盲目自大和自以为是的智慧。

不愿意学习,才是最可悲的无知。

恐惧能让人失去信仰也能成就英雄

面对火星人的攻击,普通人能做的就是逃跑。可是如果逃无可逃,每一处都被火星人袭击时,那是一种看不到希望的恐惧。

一位牧师,早上做完礼拜去散步,想清醒一下头脑,准备开始下午的工作。忽然,他看见到处都在着火,大地被炮火轰地震动,无数人的尸体躺在那里无人问津。像极了《圣经》中的索多玛和蛾摩拉两座城市,因为罪恶而堕落,被上帝降下的大火而摧毁。

牧师陷入了痛苦之中,在他的理解中他们做了那么多的圣工,在主日办了那么多学,哪里会犯错呢?教堂是三年前重建的,却被神的使者烧毁了。

火星人的强大,在这位牧师的眼中成了上帝的使者,这个不同寻常的早晨成为世界末日。他不明白上帝为什么要惩罚善良的人,这把他推向了信仰的边缘。

而另有一些人为了活下去的信念,与命运进行搏斗。一个医学院的学生,面对一个放弃人类良知的歹徒时,他毫不犹豫地冲上去,一拳将对方击倒。

正如著名作家纳·霍桑所说:“人的本性中决无行善或作恶的所谓坚定不移的决心,除非在断头台上。”

此刻,人类被火星人送上了断头台,蔓延在各处的火焰不仅筑起了一道道驱赶人群的火墙,还毁灭了人们的家园。河水在火的炙烤中沸腾,人的喉咙变得干涸难受,那是失去生命源泉的恐怖。夜晚又是那样的寒冷,饥饿和疲倦侵袭着人的神经,但是不敢睡,未知的危险在黑暗中形成精神的牢笼,这是对不安的恐惧。

人性中最原始的本能——生存被恐惧释放出来。远古先民曾经用手撕开猎物的肌肉,用牙咬断对方的喉咙。为了保护家园,他们是天使,同时对于另一方来说,他们是恶魔。当然也有将血液凝聚在腿部,拼命逃离危险的基因记忆。

里欧·罗斯顿说:“不懂得害怕的人不能算勇敢,因为勇敢指的是面对一切风云变幻坚强不屈的能力。”

没有人能嘲笑别人的懦弱,没有人有资格小看别人的退却,因为每一个人在面对恐惧时,都会有那样一段时间,表现出本能的害怕。

恐惧是生物的本能,无需逃避,也无需压抑。但恐惧后的反应才是真正体现个人能力的表现。

在巨大的痛苦中唤醒巨大的成长

曾有人说:“我们在变化中成长。假设你拒绝了变化,你就拒绝了新的美丽和新的机遇。”

又是一个太阳升起的时候,在山峰的周围簇拥着许多高大的土堆,形成一个巨大的堡垒,这是火星人的最后一个营地。

人类的城市陷入了寂静,什么也没有了,只留下荒凉。白色房子的窗口像骷髅的眼窝,像无数的恶魔在悄然无声中潜行。

山峰上矗立着火星人的身影,一动也不动。经过了十五天的生死决战,在那最后的外星堡垒里,四处停放着各种巨大的机器,还有成堆的零件、材料和十几个火星人的尸体。

人类终于战胜了比自己强大的火星人,在一路被碾压的过程中,成功逆转的剧情。

从发现外星人的第一天起,人类就没有放弃过,虽然损失惨重,虽然伤痕累累,虽然哭泣过,怒吼过,咒怨过,但开向火星人的炮火没有停止过。

一批又一批的人,用自己的生命挡住火星人的强大攻势,为奇迹创造了机会,从火中夺下了全人类生存的机会。

在这场地球保卫战中,人类用最快的速度了解未知,与一切不可能搏斗,无形之中,自己已经得到了成长。

面对巨大的痛苦时,有两种人,一种是自暴自弃,一种是绝不放弃。

经过亿万年的进化与淘汰,我们的基因里埋下的是绝不放弃的种子。只要给他成长的机会,一定能够开出绚烂的花朵。

《斗罗大陆》中有一句台词:“输一次又不是输一辈子。”

只要不放弃,一切都有可能。

谁还没有个低谷的时候,每一个低谷之后便是上坡的道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