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他终于醒悟了,发现自己本来想把人类解放出来,没想到反而使人类堕落到了动物的状态,因为人类的灵魂是用纸做的。”

————

在阅读这本书的前半部分时,我一直有着很大的困惑。小说的开篇是以一种日记的形式展开叙述的,但其跳跃式描写以及零碎的细节让我没那么容易抓到它的主旨,应该说是进入阅读状态比较慢的。这也是我近几个月以来,为数不多的需要借助先了解作者和小说本身的背景,通过那些介绍的引导去进行阅读的一本书。
作者米歇尔·图尼埃是法国当代著名作家,曾获法兰西学院小说大奖、龚古尔文学奖、歌德奖章等众多知名奖项,拥有极高的文学地位和研究价值。这本书也被世人称为法国“新寓言派”主要代表,是一种经典故事和新时代寓意的结合。至此,我又有一些新的困惑,我或许需要从中读懂所谓的新时代的寓意才能算得上读懂这本书。
《桤木王》是图尼埃的第二部长篇小说,当然,也是我读他的第一本书。小说以二战为背景,讲述了汽车修理库老板迪弗热一段丰富的经历。他经历了二战,战争激发了他嗜血的本性,随着战场上的洗礼,这种本性逐渐失控,把他塑造成了一个带来无尽痛苦和死亡的“魔鬼”。

《怒火•重案》剧照

由于阅读时间上与近期观看的影片《怒火·重案》相近,我在阅读过程中总免不了想起谢霆锋饰的反派邱刚敖在人性上的变化经过。邱刚敖起初也是警队的明日之星,但是却在一件富豪绑架案里,面对着来自高层的非正义的高压命令,他采取了极端手段,失手将疑犯打死并最终入狱。在刑满释放后将自身戾气发挥到极致,对记恨在心的人展开一系列疯狂的报复行动。但影片给我带来的另一个反思却是,如果邱刚敖未因杀人入狱,在警队中继续执行任务,其真实的本性又会促使他做出怎样的行径?
《桤木王》主人公迪弗热在最后双手触碰沼泽地的黑桤木,慢慢陷入沼泽中……据说是借鉴了民间传说中的桤木王形象。在《怒火·重案》中邱刚敖自己选择死在在教堂圣母像上,也同样带着强烈的社会隐喻和个人悲剧色彩。影片有多处精彩激烈的枪战、打斗场面,反观《桤木王》这本书虽然也充满了暴戾和血腥的气息,但类似于常规战争杀戮的情节描写却并不多,零碎、跳跃的场景似乎看起来也与战争的关系并不深,很难将其与血腥的二战联系起来,其更多的是给人带来一种对人性的思考。我在文中隐约读得到的一种悲怆和讥讽,一种在今时今日看来有失公道的社会,和当时人们对杀戮者的崇拜的一种讥讽。文中出现的那些成为废墟的教堂,不如说是对一个在人性上成近似于废墟的人性社会的无声的控诉。

较之我能容易理解的港片,对于法国文学,我欠缺的是对于法国文化和历史背景的认知,使我在把握其主要思想倾向和思想脉络上存在着不小的难度。相信对相关文化背景了解较深的读者,在阅读时会引起更为强烈的共鸣。
读罢此书,我依然留有疑惑,是人物首先具有嗜血的本性,只是特殊的生长环境和土壤将其充分展现?还是因为邪恶的环境使原本善良的人化身恶魔?又或许,人性与魔性,善与恶都无法划清明显的界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