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设计师达米恩是个没有底线的花花公子,喜欢抓住一切机会调戏女性。因为一次意外进入了平行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里,男性与女性的社会地位和权利完全被交换。经由切身的体验,他意识到在原来世界里类似“女性要自爱”的观念是多么的具有歧视性,也代表了女性地位的低下及不平等性。而这些习以为常“贬低”行为由于“麻木”及“习性”。只有切肤之痛才会让人从荒唐的感觉里苏醒过来。身体和性别的错置形成的反差并不稀奇,稀奇的是外部世界大环境的错置,给予的是“新”视角。而这本《桤木王》呈现的就是另一种思想及行为上的倒错。

法国新预言派杰出作家米歇尔·图尼埃以多视角的呈现方式,细腻的笔触,多象征性的手法描绘了主人公阿贝尔·迪弗热的人生轨迹。经由他的人生不同阶段,串联起整个故事的大背景,即德国法西斯吞并奥地利开始点燃世界大战的序幕,到德军全线崩溃的二战时期。映衬在大背景之前的是阿贝尔·迪弗热从人性到魔性的变化。从中引发对于人性,对于战争,对于整个世界的深刻思考。

如果说二战电影《波斯语课》里对于人性和战争的刻画还是有着诸多可见的柔软部分,哪么在《桤木王》中,语言里所展现的细节和内容则更为细腻和想象力。哪样的张力即便是透过电影的光影,人物眼神都无法呈现。

前三分之一部分,作者以第一视角日记的方式讲述了少年时的不幸,中间部分用上帝视角呈现,而最终部分则以第一视角做为上帝视角的补充。经由这样不同的叙述方式,让主人公贝尔·迪弗热的人生经历更有寓意化。这与写在首页上的文字是对应的。

“要让一个东西有意思,只需久久的望着它。”

一如贝尔·迪弗热对魔鬼的定义。“若要不当魔鬼,必须类同于同类,与同类一致,甚至要与祖先同一形象。”而这些自始至终的影响着他今后的人生。因而他久久注视着魔鬼,最终自己也成为了其中之一。

从不幸的少年时代开始,他意识到的是善与恶错置的最始。由于身体孱弱,相貌丑陋的原生“罪恶”,他成为了寄宿制学校里任人可欺的对象。在学校的制度里,他学会了顺从,从顺从里发现游戏规则。所谓权力的体现,这些体现真正映射的具象——那斯托尔。而在圣克里斯托夫中学中学到的一切,最后都深深地印刻在他心里。

随着他从军之后的经历,他在战俘营中听到头发的来源,他在自然保护区看到对动物的疯狂杀戮,这些都以隐喻的方式描绘了出来,这些隐喻所呈现的水花细微而渺小,对于主人公而言确是惊心动魄,等同再一次呈现少年时代的经历,而当他身处卡尔腾堡政训学校时,看到的日常训练中的思想渗透,从而引出“当心卡尔腾堡”的吃人魔鬼传说,并没孩子在卡尔腾堡当即死去,却有孩子在卡尔腾堡被训练成杀人的机器,一如主人公在中学里最终顺从的咀嚼狗牙草。这些都是对真正吃人恶魔的揭示。

不得不说作者的透过细雨润无声的文字里给予的警示,魔鬼到底在哪里,或许凝视内心的深渊时,被欲望吞噬是周遭的一切?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萝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