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歇尔•图尼埃在这本《桤木王》里写下了阿贝尔•迪弗热的一生,阿贝尔•迪弗热何许人也,一位充满魔性的吃人的魔鬼,那股魔性将其个人命运与事物的发展深刻地结合起来,并给其命运以力量,让事物顺应其命运发展。米歇尔•图尼埃在开篇接阿贝尔•迪弗热之口如此介绍道,而后的整部作品似乎都是在为这第一段话进行注释。

全书展示了阿贝尔•迪弗热的一生,从生到死,让我们看清了这个人的一生,看清了其命运与世界的走势之间那股若隐若现的纽带。仅仅从时间线上来看,书中是从1938年1月3日德国开始进犯奥地利掀起世界大战到1945年3月苏联攻入德国本土这段时间,但实际上的时间跨度要比这长多了。

本书前160页是阿贝尔•迪弗热的日记,日记一直写到1939年9月4日德军入侵法国,在这么长的日记里,阿贝尔•迪弗热不仅记录了自己这一年多来的种种经历,还回忆起了自己的童年生活、学生生涯。日记里还借着介绍一位死刑犯维德曼,说到了主人公阿贝尔•迪弗热的出生,他与维德曼巧合的居然是同一天出生,两人之间居然还有很多其他的相似之处,身高体重一样,而且还都是左撇子。这种种巧合,似乎就是一种预兆,预示着阿贝尔•迪弗热即将到来无法逃避的牢狱之灾。主人公的命运齿轮就这么与世界的运转啮合在了一起。

命运的种种预兆在阿贝尔•迪弗热之后的人生之中一再显现,他个人的种种经历竟在不知不觉之间与世界联系在了一起。这种感觉让人觉得脊背发凉,不寒而栗,到底是我们影响了世界的命运,还是世界推动了我们的命运。米歇尔•图尼埃在这部《桤木王》中借着讲述阿贝尔•迪弗热的一生让我们陷入了对命运的思考。

书中有不少特别明显的象征,或者说是命运的征兆。起初看到这些内容的时候只让人觉得这是某些荒诞的讽刺,直到最后回过头再看,才发现一切都是命运精心的安排。阿贝尔•迪弗热最初被征召到法国部队里当信鸽兵,其在饲养信鸽方面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亦投入了巨大的心血。当德国人打过来的时候,迪弗热精心挑选的四只信鸽,三只被叉死烤熟了。这是全书象征最明显的地方之一,起初我只觉得这是在讽刺法军将领的无知无能,直到看到最后,迪弗热在卡尔腾堡政训学校管教学生。在此且不说迪弗热是如何一步一步走进德军的后勤管理层。当初那四只鸽子各有来历,两只是双胞胎,一只是银色,还有一只格外羸弱。后来迪弗热也遇到几位特殊的小朋友,两位双胞胎,一位白发,最后一位登场稍晚,前三位在一起荣获三剑殊荣时,实在让人不禁想起迪弗热曾经遇到的那三只鸽子,而最后这三名小孩的悲惨命运竟与曾经的鸽子如出一辙,这份命运的征兆实在令人感到可怕。

迪弗热的人生重点,也早就写在了他的日记里,他的人生与那位托举耶稣化身的小孩的圣克里斯托弗走到了一条线上,也走进了那位泥炭沼泽里的桤木王的人生终点。结局其实早已写在书中,只是我们初读时没有体会到这份命运的征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