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善?什么是恶?纯洁与残恶之间隔着多远的距离?一个人的宿命与儿时的经历又有怎样的关联?

你想要的答案尽在《桤木王》这本寓言里。

当然,《桤木王》所讲述的内容绝非是一个简单的故事,它诞生的背景是二战时期,书中主人公写日记的时间也是二战时期,这也就意味着:作者米歇尔·图尼埃试图借寓言来写二战。然而,令人意外的是,《桤木王》一书中,并没有我们预想的战争场景,而是一个个故事碎片,这些碎片看似与二战并无直接关系,但从这些故事碎片中,我们却不难品出战争的残酷,它扭曲了人性,揉碎了善与恶的分界线,它就如同一个吃人的魔鬼,一步一步悄无声息的将人引入罪恶的深渊。

在《桤木王》里,隐藏着一个倒错的世界。

首先,来看看主人公阿贝尔·迪弗热的成长环境。十多岁的年纪,中学读书的阿贝尔·迪弗热因身体孱弱受人欺负,而他只能选择忍受,甚至被“示众”“隔离”“罚站”“关禁闭”,那么欺负他的人呢?他们非但没有收到惩罚,还在老师和学监那里享受豁免权。由此看来,这是一个黑白颠倒的世界,而这种黑白颠倒善恶倒错的种子,在成长的迪弗热心中已然埋下了。

《桤木王》用接近三分之一篇幅来描述迪弗热的成长,这也是为后续章节做铺垫。阿德勒认为,一个孩子长大遇到的问题,做出的判断与其成长经历有着很大的关系。通过第一部分的铺垫,再进行后续的阅读,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迪弗热会从一个普通人,变成“吃人的人”,最终演化为“泥炭沼人”。

那么,纯洁与残恶之间又有多远的距离?其实它们二者并不遥远。迪弗热在读书时,学校学生的一些恶行往往在圣洁的殿堂发生,恶行与圣洁,这两者行成鲜明的对比,也为后文做了铺垫,正所谓作者米歇尔·图尼埃所言的“征兆”。

一切看似都是征兆。曾经倒错的世界,在迪弗热入伍、被俘后一样存在。被迪弗热认为安静的幸福之地“加拿大”,堆满了沾满罪恶的宝石、金块、首饰;象征纯洁的孩子们,看似在接受所谓的教育与训练,实则被强制灌输法西斯思想,心灵备受毒害。

这并非正常的世界,这是一个倒错的世界。人性在这样一个倒错的世界里,慢慢凸显,似乎善与恶之间的界限也变得模糊,善良之人也可以变成恶魔,变成“吃人的魔鬼”。

菲利普·津巴多曾经在《路西法效应》一书中,研究过人性的问题,从路西法效应中,我们可以看出,善良正常的人类也可以在特定的环境下变成了个恶魔。也许人性就是如此,不是非黑即白,善良之人也可以变成恶魔。

当一个正常世界变成一个倒错的世界,一切不合理似乎都变得正常。这就是为何迪弗热会一步一步毫无征兆(但实际都是征兆)的变成“吃人的魔鬼”,这与他成长的经历有关,同样与二战有着莫大的关联。

虽然这是一部寓言,它影射的是二战的残暴,但这仅仅存在于二战时期吗?笔者认为未必,它可能发生在历史的任何阶段,而人性很难经受住考验,环境对人的影响不言而喻。

落笔至这里,似乎有点明白《桤木王》中上述内容的意思了。一个人究竟成长为怎样的人?与遗传必然有关,但环境也至关重要。而希特勒主义:遗传+时间,一个人虽然受遗传的作用,但是时间却能够改变很多……(至于这理解对不对,有待探讨)

翻译家许钧说:““桤木王”,这是一个富有象征性的悲剧,它已经远远超出了非善即恶的二元对立,超出了人性与魔性之间的永恒冲突。”这是对本书最好的阐释,原本善恶之间并不是不可转化的,人性与魔性之间也只差一步之遥而已!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初晓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