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话实说,我理解不了图尼埃的《桤木王》这部作品。

首先从表现手法上来讲,我可以理解图尼埃说的:“小说的基本功能是‘秘传’,即小说家应该显示认识自我和认识世界的所有复杂的发展阶段,这一过程就像生活本身一样是无法穷尽的,往往也是无法解读的……”。文学与表演艺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就像是看《圆桌派》这个节目时有一期何冰讲的,他说演员表演的是一个算式,而不是一个结果。图尼埃作品中的主人公迪弗热是兼具人性和魔性的这么一个形象,无法简单定位他是坏人还是坏人。理论上这当然是对的。这一点没问题。

但是关键是迪弗热还是有一些变态的行为,比如喜欢舔舐伤口,而且总是以暧昧的态度看着孩子等等。他本身就是个扭曲的人物,非常不具有普遍性。要说这部作品是法国版的《铁皮鼓》,那可能也对吧。因为本身《铁皮鼓》这个作品也是挺架空的。当然有人会说,产生不了共鸣是因为你层次不够。读书的时候如果你一味地只是在寻找共鸣,那你就永远停止在你的原本的层次上,不可能有进步。这样说就更对了,层次不够。我继续努力。

这部作品中的主人公图尼埃从出生就是个倒霉孩子,发育不良,受人欺负,自带变态气质,喜欢触摸别人的皮鞋。成年后有幸继承了叔叔的修车店,浑浑噩噩地过日子。后来在二战时期参军,在法国部队负责饲养信鸽。后又误入德国军队,负责看管被德军诱骗来参军的几百名青少年。他对鸽子和孩子都表现出怜悯之情。他总是想象“身上背负一个孩子”的快感。

迪弗热的“背负孩子”的愿望可以理解为他内心的英雄主义。这可以观照到在他卑微的外表、怪异的行为底下的善良内心。从而表达出善与恶在人类社会及个人身上的矛盾性存在,它们不一定是对立的,可能是交织共存的。是否存在绝对的好人坏人也是区分通俗文学和严肃文学的直观标准。

所以,这部作品的内核就是这样的。但是迪弗热本身的种种缺陷太让人出戏了。没办法理解他的善良内心。可能是我狭隘了,可能这就是善与恶的极致融合。毕竟《辛德勒的名单》里纳粹军官阿蒙随手就可以枪毙几个犹太人,但是最后还是拜托辛德勒将他爱的犹太女人加入了名单里。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慰风尘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