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翻开《桤木王》这本书并通读了一遍的时候,发现我其实并没有完全看透和看懂这部于1970年获得龚古尔文学奖的小说。作为被誉为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格拉斯的《铁皮鼓》相媲美的杰作,也许对我而言有些太复杂了。但我在十多年前翻开《铁皮鼓》的时候,里面大多数的隐喻我都可以看出它们的出处,显然《桤木王》里面的隐喻埋藏的更深一些。但是,毫无疑问,这并不影响它是一部佳作。

书影

开头的献词就很有意味:“纪念为阿列克谢皇太子医治疾病、因反对1914年战争的爆发而被杀害、身败名裂的格里高利.叶菲莫维奇.拉斯普京长老”。我刚好曾阅读过俄国史、《罗曼诺夫皇朝》、《走向火焰》和《罗曼诺夫四姐妹》等相关书籍,拉斯普京长老的大名还是如雷贯耳的。能治好阿列克谢皇太子的血友病,具有惊人的预言能力,近乎不死的传奇之名为这本书开篇就增加了几分神秘色彩。

拉斯普京(1869——1916)

全书共分为六章:阿贝尔.迪弗热用左手写下的文字、莱茵河的鸽子、极北、罗明滕的吃人魔鬼、卡尔滕堡的吃人魔鬼、承载天体。分别代表了主人公阿贝尔.迪弗热在这段时间生活的各个阶段。战前、信鸽队、战俘营、庄园等等。勾勒出了一个普通法国人在二战中的经历。

作者图尼埃(1924-2016)

迪弗热相信自己的魔性,这种隐秘的默契将他个人的命运与事物的发展深刻地结合起来,并给他的命运以力量,让事物顺应他的命运发展。他身体孱弱、相貌丑陋,在学校被人欺负。在平时不被人信任,并因此进了监狱。1939年9月6日,他被召到动员中心,被编入电报工兵第18团的工兵见习军官培训队。作为弃兵派去饲养信鸽。并在战争中被俘虏。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正是第四、第五章关于吃人魔鬼的描述。第四章是罗明滕的吃人魔鬼。罗明滕保护区总面积为两万五千公顷,是赫尔曼戈林的“猎宫”,帝国的犬猎队队长大讲排场,在这里既可以履行对第三帝国之王的义务,也可享受猎鹿与大吃野味的乐趣。他让罗明滕东部森林深处变成野猪的栖息地,并宰马来喂野猪。迪弗热发现他们对眼镜的憎恨,因为眼镜象征着智慧、知识与思辩,简言之是犹太人的具体体现。在这里,迪弗热见证了帝国元帅的多幕活剧。听到了斯大林格勒德军投降的消息。见证了拉斯滕堡的吃人魔鬼过生日时所献上的五十万名十岁的女孩和五十万名十岁的男孩的礼物。

在卡尔滕堡学校,迪弗热见证了另外一种吃人魔鬼,吞噬青春的吃人魔鬼,他们收集孩子们,灌输纳粹的思想。成为战场上的炮灰。儿童被玩具所承载——被吞入坦克、关入飞机驾驶舱或囚禁在双管重机枪的转塔上。

在最后一章中,迪弗热在逃离苏联人追捕时陷入沼泽,当他最后一次仰头时,看到的是六角的金星在黑暗的夜空中悠悠地转动。这六角星就仿佛是犹太人的象征。也十分富有象征意义。

六角星

这本书的内涵十分深刻,充满了隐喻,还要再多通读几遍全书才能更好地了解其中深刻的内容。反复提及的疯狂的战争场景和邪恶的魔性让人厌恶,这种魔性与人性的永恒冲突贯穿着整个人类时代。《桤木王》这本小说对于五十年后的我们现在这个时代,也具有弥足珍贵的启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