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成为海里的浪,风中的云,但我还只是小小的我。有一天我要跳出自己的身躯,我要摇晃天空,像一百把小提琴。

——希斯内罗丝

封面

翻开这本书之前就曾听盆友说它不甚好读。但希斯内罗丝 的这句话就是我挑战自己的原因,逝去的年代、遥远的国度、残酷的战争,在纸页里跟着铅字游历才是最好。

另一个原因是,龚古尔文学奖实在太戳我,因它之名,我遇见了不少好书、好作家。比如大师级别的法国国民作家埃里克-埃马纽埃尔· 施米特,皮耶尔.勒迈特和他的《天上再见》三部曲,比如乔纳森.利特尔逼停《哈利波特》印刷进程的《善心女神》。每个名字都是光辉闪闪的,只是敲下它们,那些美丽的句子、动人的情节就会重现。

于是,我开始进入这个故事,第一页就是错愕,“纪念为阿列克谢皇太子医治疾病、因反对1914年战争的爆发而 被杀害、身败名裂的格里高利·叶非莫维奇·拉斯普京长老。”这和我在之前的看到的描述太不一样了,这位神秘的长老在印象中似乎更接近于骗财骗色的神棍……

内封(仍然是更喜欢内封)

带着巨大疑问看下去,左手写字的迪弗热在用日记讲述他过往与现在穿插的回忆录与进行时。不能算作是意识流的写法,但作者的笔触确实是有点信马由缰,从解释“魔鬼”的定义出发,写到右手受伤,插入对情人拉歇尔的描述,对两性关系的看法,最后像是无心式的记下拉歇尔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你不是个情人,你是个吃人的魔鬼”!而这复杂、甚至看似漫无边际的长篇大论,只是为了让这一句话水到渠成的流淌出来。

让它呼出那个“魔鬼似的儿童的幽灵”——纳斯托尔,他少年时的同学,缠绕他生活不肯离开的力量。

上述这些仅仅是小说的开篇,而《阿贝尔.迪弗热左手写下的字》更仅仅是文章的第一个部分,离更为华彩的中心还不算近……

不过,虽然复杂,但是阅读起来还是相当精彩,译者应该功不可没,遣词造句有力量不卖弄。

金句摘录

我做了杯手冲咖啡给自己,然后收拢心神继续认真读。哇哦,随着更多角色登场,作者发散式的写作之笔也越伸越远,并且出现了大量的引用与暗示,似乎每个地方都藏着别有深意的象征,没有半点少年故事的调调,更像一则启示录式的寓言!作为回忆对象的纳斯托尔直到剧情过了三分之一才正式出场,并且是顶着即将早夭的“剧透”出场。他就像是一个睿智且亦正亦邪的巨人,让人看不透……是同学?是导师?是保护人?

在他死后,主人公首先逐步将自己的外形体态活成了他,从瘦小的、畸形发育的男孩,成了另一个“巨人”;继而在精神上全面接受了“圣克里斯托夫”的形象,却似乎更像是歌德笔下的《魔王》;直到认为纳斯托尔已在自己身上重生……

一连串匪夷所思的意象徐徐道来,我发现我在不知不觉间竟看完了之前觉得晦涩散漫的第一部分。据说第二部分《莱茵河的鸽子》是风格不同的另一种写法,那么在转换心情继续阅读前,先记录下此时此刻的震撼。以更大的好奇心,去揭开题跋和书名的全部秘密。

封底

这真的是一本“丰厚”的书,要踏下心来慢慢的读、细细的品。

© 本文版权归作者 lady oracl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