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非常丰富,读起来很享受。作者借迪弗热说出的对日常生活及战争时期的一些事件和细节的哲学及美学的思考非常有趣,比如摄影和绘画的差别,自行车对人体塑造的影响;该隐和亚伯的故事在不同环境中的体现等等。书中多次出现“征兆”一词,而从情节来看,迪弗热的生活确实出现了多个对应和倒错:中学和修道院、中学和集中营;承载:纳斯托尔和他、他和孩子们、阿特拉斯和城堡;佩剑骑士和三人组的命运……处处都是象征和预言。而对于纳粹的残酷和无人性的描写,也充满了比喻和对应:围猎和屠杀鹿的场景让人想到种族屠杀,城堡中儿童兵所过的生活和集中营中的人的悲惨命运也形成了“恶性倒错”。而主人公,我们无法用善恶标准去评判他,他只是一个因处于近似眼盲的状态遵从直觉往前走的人,尽管他又有独特的观察力,而我们可以从他的观察中去解读作者对战争、对社会的思考。

书中有一段对纯洁和天真不同的论述,告诉我们人工得到的“纯洁”是可怕的,它是经过野蛮处理的,像火一样严酷。纳粹所追求的绝对秩序、纯粹、遗传、盲目的战争热情给自己的民族和别的民族都带来了死亡和惨剧,这是人类永远不该遗忘的教训。如果我们无法容忍杀手,就应该杜绝战争崇拜,不把权力交给打着某种旗帜却行吃人行为的狂热者。

最后,歌德的《桤木王》、被挖掘出来的“桤木王”和迪弗热再次构成了一个整体。迪弗热是抢夺孩子的魔鬼,也是背着孩子的目不能视的、由命运牵引的承载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