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文学#桤木王

克利斯托夫:你那么沉重地压着我,仿佛我身上负载着整个世界,我不知道是否还载过更重的东西。

书名桤木王,在书中有三个主要的意象,一是考古发现的,远离时间岁月洗涮的泥炭沼人;二是歌德的《桤木王》叙事诗:谁在风夜中迟迟骑行?三是在尾声时,阿贝尔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卡尔滕堡主人:桤木王。

从圣克利斯托夫到桤木王,阿贝尔的一生,仿佛有一条命运之线引导着双脚向前迈进:圣克利斯托夫中学的火灾、纳斯托尔之死、遭受不公正的有罪指控和审判、阿尔萨斯的信鸽、经历怪诞的战争和法国的溃败、“以色列”战俘集中营、盲驼鹿昂霍尔、罗明滕森林的猎手、蓝柏柏尔马、鹿王冈代布拉尔、纳粹青年团训导员、到埃弗拉伊姆的以色列骏马和比希摩特……

阿贝尔在生命的昭示下,探索着世界和人性最深刻最幽暗的奥秘,在东普鲁士的黑土地上,在那个既叫“加拿大”又叫“奥斯维辛”的地方,追溯到时间的黑夜最深处,找寻到了自己某种意义上的根和远古的起源:那便是生命神圣的承载。如圣克利斯托夫负载着孩子,如阿特拉斯双肩顶着星星月亮、顶着星座银河星云彗星。

“从今以后,在你们的一生中,都要善于借助无辜的外衣的掩护,渡过难关。承载神圣的重负,无论河流风暴还是罪孽的火焰,全部可以穿越。”

遭受海难时,孩子的无辜可以作他的担保和依靠,保证他获得上帝的恩赐,将他拯救。

我们所负载的,也是负载我们的;我们所救赎的,也是救赎我们的;我们背负十字架,十字架也背负我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