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已经认定自己如同别人所说的,正处于生命的转折点,因为我对这份日记有着某种指望,指望通过它摆脱那使我滞留于此,或从某种意义上说,使我难以自拔的种种平庸的忧虑。

2、男子气概是以性功能加以衡量的,而性功能则仅仅在于尽可能地拖延性行为。它是一种克己行为。性功能是性行为的反面,如同对性行为的否定。它是一种许诺在先,但从不守诺,而被无限制地围困、克制、中止的行为。女人为功能,男人为行为。因此,男人自然是无能的,与女人那种植物式的缓慢成熟过程也自然是不和谐的。除非男人乖乖地听从女人的调教,按照女人的节奏,投入对方所要求付出的激情,从奉献给他的、反应迟缓的肉体中艰难地获得一束欢乐的火花。

3、在那平静的外表下,这种痛苦像是一种反射,仿佛已经无可换回,只是埋得更深罢了。我记得,在那个时候,我计算着自己的一个又一个不幸,然而却并不指望在天边看到一束希望的火光。我把老师和他们负责领我们入门的精神世界一笔划去。我甚至认为任何作家、任何历史人物、任何作品、任何教育材料,一旦被大人窃为己有,仿佛像是自己的东西,作为精神粮食赐予我们,那它们便毫无价值,彻底地丧失了其原有的品质。

4、我恐怕有着某种特征,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甚至要遭受最怯懦之人的攻击,最弱小之人的痛打。我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一个证据,证实他们还可以统治别人,加辱于人。

5、一种拒绝生存的情绪在我心头腾起,纷杂而又悄然无声。这是一声隐秘的呼唤,一声被窒息的呐喊,从我心底发出,消溶在静物的颤动之中。一股不可抗拒的动力把我们——静物与我——驱向虚无,投向死亡。

6、对生命的无意义性,唯一的回答是绝望,这是不可避免的。其他的任何态度——过去或将来的——看来都属于迷醉之类。只有在迷醉的情况下,生活才是可以忍受的。而迷醉有酒精性的、爱情性的,也有宗教性的。作为虚无的创作物,人只能让自己迷醉才可能经受落到自己头上的——有限的生存时间——不可思议的磨难。

7、每一个人在自己的一生中恐怕都有着这样一个“本质年龄”,只要没有达到它,人们就总是对它充满渴望,可一旦超过了这个年龄,便又紧紧地捉住它不放。

8、艺术品为我们那被时间折磨成病的心灵——由于时间的侵蚀,由于对艺术品的扼杀,也由于我们所热爱的一切不可避免的消亡结局——带来一定的永恒性。

9、单调的节奏不可避免地会被一些值得纪念的动荡事件所打破,但是,这种单调生活必将变得更为漫长、枯燥,因为它在酝酿着再次出现,而且这一次愈加辉煌。

10、那些拥有绝对权力的暴君为什么最终会变得极度疯狂,原因就在于他们不知道该如何使用权力。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比无限的权力和有限的能力之间的失衡更为残酷。除非命运能够突破贫乏的想象力的界限,践踏摇摆不定的意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