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书读起来像经历了一次长跑,虽然疲惫但浑身透着畅快和通透,有的书就像《桤木王》一样,好像嚼着一块石头,又硬又咬不碎。图尼埃的作品充满着神性的寓言和哲学的思辨,迪弗热在整部作品前四分之三都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既然自诩为“吃人的魔鬼”,可最多也只不过是个精神空虚,随波逐流的躯体罢了,既不是绝对的恶,也没有极度自我,如果没有战争,他一定是个只是个子有点高的普通人,直到最后一个章节,救活了小男孩以后才感受到了人类身上的温度。这让我想到了《辛德勒的名单》里那个纳粹军官,战争使一个人变得毫无感情可言,他们可怖、可憎、可怜,对于迪弗热,我丝毫不同情,坏就坏得彻底,好就好得纯粹,也许这就是战争带给人类的悲剧。图尼埃真的夹带了很多自己的私货,字里行间都透着加斯东·巴什拉的影子。可能并不是我爱的类型,读起来好累,但并不妨碍他的伟大,每一部好的作品都有成为不朽的理由。–米歇尔·图尼埃《桤木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