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多关于二战历史的书籍,皮耶尔·勒迈特在《悲伤之境》中写道,德军入侵时法国人所遭受的溃败,也描述了法国战俘的悲惨处境。而在米歇尔·图尼埃的笔下,法国战俘被运到普鲁士地区的集中营。这块地方曾经是宝剑骑士团的所在地,《北方骑士团的兴衰》提到了它们的悠久历史,普鲁士人在12世纪就发动北十字军东征行动,占领了利沃尼亚地区,并在里加建立起骑士团总部基地,当地人以骑士团的历史为荣。

在德军主动攻击苏联后,随着战争形势的变化,这片普鲁士地区的生活也发生着变化。小说并非直接描写恐怖的战争、德军的残暴,它以间接的方式加以呈现,尤其以古堡中的训校。学校招收了800名来自德国各地的儿童,他们接受军事化训练,以让学生做好战斗准备。随着时间的推移,教官被调走、学生不断扩充到军 队,学校为了维持学生数量,导致新学员越来越年轻化,招生也越来越困难。

法国战俘迪弗热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德国人的认可,被挑选为学校管理者,并让他前往各地挑选合格的学生。其行为令当地居民极度恐慌,纷纷相互提醒,小心这位恐怖的恶魔。他所采取的方式,就像当初在法军中挑选信鸽一样,能够准确地寻找到目标,并让其驯服。

在这些学生的眼中,可以看到德国境内的恐怖,如集中营的凄惨景象。另外,也让这些不堪承受如此压力的孩童,承担着战争的恐惧,小小的年纪,如何承受沉重的炸。大人和孩童之间,发生着位置互换,原本孩童的玩具,应该是欢乐相伴的,然而战争却让他们选择了器。在办公室从事各种事情的大人,本应远离这些玩具,战争的爆发,却使他们重新选择了玩具,只是这种玩具会给人类带来灾难。

每个人都具有两面性,一会儿是软哒哒的样子,一会儿充满着生机,良好的睡眠可以调节人的情绪。同样曾经是无精打采之人,当休息之后,第二天又可以焕发新生。不仅仅是睡眠、休息,任何的良性激刺,都能调节人的情绪。反之,则会是消沉的姿态。服装可以反映一个人的精神面貌,也能体现出一个人的性格特点。你的身边的每个人,他们的穿着千奇百怪,他们给人的“感觉”也随之不同。不过,当统一的服装出现之时,个性特征自然全部消失。

小说的场景切换较多,学校里的盲从者,汽库的修理工;被陷害的摄影者、被俘虏的信鸽兵;集中营里的战俘、猎营地里的管理者;学校里的打工者,最后则是桤木王。小说的写作灵感,来源自歌德的叙事诗《桤木王》。最后,迪弗热就像诗歌中的桤木王一样背负起男孩。

这部描写二战历史的小说,让读者从另一个角度了解战争的残酷 ,愿战争与和平早日到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