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嫌疑人》是一部短篇推理集,共收录了七个谋杀案,分别是:

1、“与世隔绝的度假山庄,死者留下诡异《殷红血十字》”;

2、“ 无法逃脱的地下《展厅凶案》,黑暗中传来惊声尖叫”;

3、“ 雨夜孤岛选婿,,《求婚者与下毒者》诡异联手”;

4、“ 心怀杀意的好心,《雪日魔术》并不能成功”,

5、“ 高空飞行的国际航班乘客,悄无声的息地《云端之死》”;

6、“《侦探剧本》换成现实里的凶杀,既是角色又是凶手”;

7、“遇到华生力爆棚的的和户宋志,行凶者被冠以《倒霉凶手》”

一桩桩密闭空间内的谋杀,案发现场全员都是嫌疑人,每个人也站在自己的视角去推理,但真相却永远只有一个。

看《全员嫌疑人》,特意从身为重案组成员的同学那里,简要了解了一些关于重案组的小常识:重案中队的业务范围为:命案(案情复杂的)、大要案、上级指定办理的要案。一般情况下,重案中队会从公安各业务部门,抽调有经验的优秀侦查员组成,但也会吸收特别优秀的新录用民警。

虽然名称略不同,但国内的重案组和日本的搜查组,大体职责和体系,应该是差之不远。

这样方便我们事先更多了解一下贯穿全书的、推理小说里最不像主角的主角和户宋志。

虽然,搜查一课第二强行犯搜查三组的破案率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百分之百,在警示厅内部自不用论,在全国各地的县级警察本部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有说法称“一个三组的探员顶别家一整个组”,但和户宋志似乎是组里唯一没有取得任何成就的平庸之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有他在,同事们的头脑就会异常清晰,所以三组还是留下了他。

记得有本书中曾经说过:间谍的选择一般都是选择长相比较平庸的,就是放在人堆里面找都找不到的那种,因为间谍执行的任务都非常的危险,如果非常容易被人记住,人群中一眼就能够看出的话,那么对于执行任务是没有好处的。

同理可知,真实生活中的破案高手,一定不是如同阿加莎笔下,大名鼎鼎的波洛探长,走到哪儿都那样众人瞩目。而真正的探案高手,往往需要表现出诺诺无为,甚至反应不太敏锐,然后,才能诱使凶手更多自作聪明的表演,自己作为旁观者,默然站在一边,静静地在心里推理验算,间或云淡风轻随口冒出一句话,将破案的关键证据点暗搓搓点明,同时假借身边他人悠悠之口将犯罪真相点醒,不给罪犯狗急跳墙的机会。

作者大山诚一郎的笔法,特别喜欢运用草蛇灰线,伏笔千里。在《殷红血十字》里第一时间发现被害人尸体的时候:

“你说你是探员,那请出示一下证件吧。”

“我这两天不当班,所以把证件留在了局里”。

“你骗谁呢?”

“我骗你们有什么好处啊?”

和户没有理会,把遗体调整成仰卧的姿势,他本以为来栖会来阻拦,可来栖只是瞪着他什么都没做……

7个推理短篇中,推理过程最严谨最合缝的要属这篇《殷红血十字》,暴风雪、山庄、夜晚,虽然没有令人诡异的作案场景、云山雾绕的动机、花里胡哨的破案手法,只是简单用现场留下的一幅画展开,顺势倒推出晚饭时的随意聊天内容,按照每个人活动的痕迹,作为现场排他性的线索,从而最终锁定唯一可能的凶犯。

和户宋志身为重要部门的警务人员,却言语平淡乏味,提议的常规检查也是稀松平常,成功迷惑住了凶手,让他自以为能够瞒天过海,结果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貌似成功的推理验算误导,反而把自己的真实面目揭露了出来。

《全员嫌疑人》里,最精彩、反转最匪夷所思的是《云端之死》,推理的过程,每一次反转都出乎意料,但细细推敲却仍在情理之中,凶手随意选择对象谋杀,有一种“柯南”式的剧场既视感,甚至多少带点“为了犯罪而犯案”的随机性,甚至动机也都有点令人不解。但大山诚一郎作为推理小说的高手,简单的食材做出来的依然有滋有味,精彩有趣。

在幽闭的机舱里,所有人都可能是凶手,果不其然,一个真正的凶手当场被揭穿束手就擒,另一个隐藏、隐忍到最后一章,出乎所有人意料绑架了和户宋志,不能不感慨,人生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作为推理爱好者,初读感觉这部《全员嫌疑人》,存在过度解读证据的不足,细读之后才能发现,每一个角色的设定都经过了周密的安排,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行文一如既往干练精简。

头脑风暴,也就是华生力,看似无处不在,却每一次爆发力,都来自于和户宋志的细致入微的观察,尤其在《侦探剧本》中体验的淋漓尽致。题材新颖的剧中剧模式,让读者耳目一新,虽然结尾开放式结局,并没有明确说出推理的答案正确与否,清晰的伏笔却给人留下无尽的想象空间,,虽然动机依旧有那么一丝“柯南式”的荒诞不经。

《全员嫌疑人》收录七个推理小故事,每个篇幅都不长,却耐人寻味,作者把控整体布局的能力可见一斑。日本推理小说,多数偏重案件蕴含的情感纠缠,故事情节和杀人动机和手法,反而成了烘托气氛的道具。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雨中小菊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