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书之后,首先我想的就是这篇书评写些什么,难道还是对于书中诡计的讨论或者对于动机进行吐槽吗?一看现在这本书的长书评已经有将近850篇了,再来写这些东西岂非无聊?关于小说、关于故事、关于推理,已经有着太多读者来写了,我完全提不起兴趣去写这些内容,反而对于这本书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就有850篇书评这件事,我却觉得非常有意思。

这些年由于影视剧的影响以及大量悬疑推理小说的出版,国内看推理小说的读者数量激增,但我们从一些购书网站上的销售量就能看出来,在国内真正卖得好的推理小说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太多的推理小说可能连初版都卖不动。长篇推理小说卖得好的来来去去就是东野圭吾的那几本名著(以当当网为例,推理小说畅销榜前30名中有15本都是东野圭吾的作品,真不愧是畅销君),其他作家要挤上畅销榜非常有难度,连《福尔摩斯》这样的经典也只能够排在26名。并别说这几年才刚引进国内的大山老师的作品了,理论上这样的作者本来是只会在推理圈内引起轰动的,圈外人一般不太会轻易去碰新的作者。

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还是以当当网为例,畅销榜前30名中有大山老师的两部作品,一部是《字母表谜题》,另一部是《绝对不在场证明》。为了公平,我还查了京东图书的推理小说榜(京东的榜单较为宽泛,连《盗墓笔记》也算成了推理小说),读客引进出版的前三本大山老师作品套装(包含《密室收藏家》《诡计博物馆》《绝对不在场证明》)也在榜单之内。而我们可以看在推理圈中叱咤风云的岛田庄司老师、推理大师江户川乱步老师、倍为推崇的埃勒里奎因大师、或者读起来非常有趣味性的乙一老师……在榜单中都根本见不到。

虽然以上的榜单还是有着局限性,但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在所有购书者心中愿意花真金白银买的书是什么。销量才是对于出版机构来说最重要的指标,如何才能让书畅销才是他们关心的。放眼到整个出版界,目前推理小说比武侠小说要好卖一些,至少还有一些作者的书能算得上畅销书,不像武侠小说只有金庸的作品长盛不衰,连古龙都差点火候。就算是推理小说在类型小说中卖得还算好,但对于一些在国内并不知名的作者或者新出现的作者如何才能提高读者的购买欲呢?我们可以从读客引进的大山诚一郎作品分析一下。

书腰和本体,眼睛还是太突出了

从读客引进第一部大山老师的作品,对大山老师的宣传语就用了“短篇推理之神”这样的夸张语句。其实这种说法任何读者都能想到是言过其实的,这句话从有限的资料中最多也就是日本网友随口说一下的,知名的书评家或者推理作家有没有说过就是一个存疑的问题,据我了解大概率是没有人这样说过。也就是说,这就是出版社放着吸引平时推理小说看得不多的读者,毕竟在找新书时,有这个头衔会让人多看几眼,在书店里也能够用大字来宣传,对提高发售量绝对是有影响的。

再看《全员嫌疑人》中对大山老师获奖情况的介绍语句:“反复横扫日本推理三大榜单,斩获诸多权威推理奖项。”这也是一句完完全全的片面宣传。大山老师的作品确实在“本格推理小说BEST 10”、“这本推理小说了不起!”及《周刊文春》推理小说BEST 10排行榜上都进榜了,但名次并没有达到横扫的境界,《字母表谜案》在2005年“本格推理小说Best 10”中排名第8,《密室收藏家》在2013年“本格推理小说Best 10”中排名第2位,直到《绝对不在场证明》才荣获2018年“本格推理小说Best 10”第1名,而“反复横扫”更是夸大其词。但出版社知道这些宣传语一般读者是不会去纠结的,对于普通读者来说一大堆奖项或排行榜更加容易吸引他们。我也相信这些宣传语对销量确实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而接下来就要说到豆瓣上《全员嫌疑人》在出版短短一个多月的情况下,已经有850篇长评的状况。我至今为止还没有看到哪一位推理作家的书评数量能超过大山老师的,除了本书,《字母表谜题》也有超过860篇的长评,位列第三的是《诡计博物馆》,也有360以上的长评。这其中真正推理迷写的书评其实数量不会太多,能否超过10%都是一个疑问,我随便翻翻这些评论,绝大多数都是普通读者写的,而且写的时候一定不会忘记用上“神作”、“神反转”等溢美之词,这些评论已经足以带起一波口碑。

这里还不得不夸奖一下读客的大手笔,上一本《字母表谜题》出版之后,特意举办了有奖书评征文,极大地激发了读者们的写作热情。而这些读者往往还使用着小红书等其他的社交软件,只要有十分之一的读者愿意在小红书等社交软件上进行宣传,在网络时代起到的效果更是以前传统媒介无法相比的。只要有足够多的读者进行宣传,自然会带来流量,而流量即相当于销量。随着口碑的发酵,销量上去之后,出版机构有更多的费用对作者的下一部作品进行宣发,同时在销售榜上也能名列前茅,又带动了喜欢按照排行榜选书的普通读者的购买欲望。

到目前为止,读客已经把大山诚一郎老师至今所有已出版的短篇小说集日文单行本全部引进并出版了,这恐怕也是归功于销量之好让出版机构尝到了甜头。不可否认的是,单以短篇推理小说而论,大山老师的作品有着就算平时不读推理小说的读者也能享受到推理小说乐趣的感染力,这之中就包含着凶手的意外性和在故事中初看能圆回来的诡计,以及在较短的篇幅中多次反转的爽快感。

经过《字母表谜题》轰炸式的宣传,读者们已经从心里有了一个认知:大山老师的推理小说每篇篇幅都不长,还有着令人意外的发展,读起来不会占用大量时间。读客更是抓住了现代读者喜欢碎片化阅读的特点,把大山老师的作品特色概括成“快节奏、零废话、神反转”,完全迎合了现代一般读者的需求,也使得最新出版的《全员嫌疑人》的销量节节攀升。从许多豆瓣读者的长评或者短评文字中都能看到类似“前不久看了《字母表谜题》,被震撼到了,才看了作者的新书”这样的话,可见读客上部作品的宣传是如何深入人心。

但其实细究《全员嫌疑人》这本书,在大山老师的创作序列里,已经可以归入到较差的水平了,其中故事的动机充斥着不合理性,有些故事的解答也趋向于推理谜题化。从推理角度来说,这本书最大的作用就是用一本书阐述了理论上任何谜题都可以有无穷多的解答这一事实。也难怪在推理圈里这部作品的评价并没有大山老师前几作那么好,但推理圈实在太小了,出版社的最大目的就是吸引更多的不在推理圈里的读者能够为这本书买单。而反过来说,有出版机构愿意大力推销推理作品,对扩大推理小说读者群有着深远的益处。

希望在读客的带动下,能有更多的读者爱上推理,这才是真正做到了出版方和读者的双赢。

大山老师的寄语

© 本文版权归作者 yasha001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