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什么是“撕书”推研会?

A:“撕书”推理小说研讨会来自于绫辻行人“馆系列”开山之作《十角馆事件》中的“K大推理研究讨论会”。本组织的组建形式也参照K大推研会。成员以知名推理小说作家为代号一同阅读、探讨、研究推理小说。我们之中有刚接触推理没多久的萌新,也有阅推理数百本的大佬,但我们拥有共同的目标——那就是阅读更多优秀作品!

『圆桌讨论』是推研会每月一次的共读Battle活动,由于每个人的好恶不同,对于一本书的理解也不同。因此,本讨论只具有参考价值,并不能以此断定一部小说的水准。

注意,本讨论有泄底!大家骂的很开心但我们也很期待赤色博物馆2!!

讨论中的一切言论解释权归“撕书”推研会所有。

会议主持人:江户川乱步


Q1:十分满分,各位成员会为《全员嫌疑人》打几分?

8分:有栖川有栖

7.7分:道尾秀介

7.5分:梦野久作、相泽沙呼

7分:安东尼·霍洛维茨、米泽穗信

6.5分:保罗·霍尔特、江户川乱步、伊坂幸太郎、小栗虫太郎

6分:北山猛邦、呼延云、青崎有吾、郑执、乙一、岛田庄司

5.9分:阿加莎·克里斯蒂

5分:柯南·道尔、横沟正史

4分:山村美纱、今村昌弘、麻耶雄嵩

因此,“撕书”推研会为《全员嫌疑人》打出的平均分=

6.1

Q2:请用一句话评价一下这本书。

道尾秀介:“放佛上课听老师和学霸争论一道很难的题 。”

有栖川有栖:

安东尼·霍洛维茨:“风格轻快的推理泡面番,有种‘全员毛利小五郎’的沙雕快乐感。虽然个别诡计不现实,但是每个故事记忆点都很鲜明。”

北山猛邦:“渐入佳境的暴风雪山庄和多重解答主题谜题集。”

横沟正史:“让我陷入‘我看了,我看了吗?我看了呀,我忘了’无限循环的一本书。”

呼延云:“想象之外的推理。”

青崎有吾:“娱乐大于推理的一本,设定可爱但没用。”

山村美纱:“短小有趣,推理部分太弱,纯娱乐打发时光的小读本。”

伊坂幸太郎:“本书应该出现在吉本兴业的实用参考里,出现在M-1的决赛现场,出现在《IPPON》的题库,Makubes早点看到这本书也不至于因为人气不佳解散了。”

梦野久作:“轻松搞笑的喜剧推理,茶余饭后如厕必用。孩子的第一本推理书。”

岛田庄司:“柯南的变形版本,感觉只要把柯南的那一千多集看完,都能搞出来这部小说,解题思路一样一样的,先是明显的误导,然后出现不可能犯罪的答案。”

相泽沙呼:“性价比小说。”

乙一:“仿佛看了几局剧本杀。”

今村昌弘:“大山出题我做题,答案简直像猜谜。”

Q3:全书哪一篇是你的最爱?为什么?

保罗·霍尔特:“第一个,原因是与传统暴风雪山庄的设置更接近,推理相对严谨,层层递进,动机合理,是普通人能干出来的坏事。只是床挡着窗户这个,看图也看不出来。”

呼延云:“第一篇,相对来说推理还稍微逻辑充分一些 故事可读性强一些。”

有栖川有栖:“《暗房凶案》,五雷轰顶的作案动机看完之后特别快乐,大山,我的喜剧人。”

道尾秀介:“《雪日魔术》,积雪下的篷布,人都给我读傻了?是我没想到的诡计!”

小栗虫太郎:“雪地魔术那篇,只有这篇才像是作者在认真写的东西,而且雪地诡计也很有新意。”

安东尼·霍洛维茨:“《求婚者与下毒者》,推理成分相对丰富,题材也比较现实。”

山村美纱:“《求婚者与下毒者》气氛描写不错。让人脑海里有画面感,推理也合情合理。”

伊坂幸太郎:“《云端之死》,占卜师的脑洞太好玩了,建议加入高考地理试题。”

柯南·道尔:“《侦探剧本》,这篇还有点新意。”

横沟正史:“大巴车劫持,大巴车司机说我就是凶手,我蚌埠住了。”

今村昌弘:“《倒霉凶手》,设定很有意思,最后的逆转虽然不强烈但也是下了心思的,逻辑链和切入点很巧妙。”

米泽穗信:“最喜欢第七个,相比于干枯的叙事,写成无厘头的喜剧故事,更契合本书的设定。”

岛田庄司:“最后一个,因为拥有华生力的人被抓了,而且被抓和被救的原因达到这几个故事中的离谱之最。”

Q4:那么大家觉得全书哪一篇槽点最多应该回炉重造?

岛田庄司:“非常好,毕竟要是回炉重造,这本书就要没了。”

安东尼·霍洛维茨:“第一篇,毕竟那么多家具压着还能转动地毯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北山猛邦:“《殷红十字》,且不论凶手如何力大无穷能够转动放了床书柜和桌子的地毯,他想要掩饰自己转地毯的事实只需要把床移回去就好了,简直是大漏洞。而且乒乒乓乓这么大动静其他人都不醒也挺离谱的。”

青崎有吾:“《暗房凶案》,动机和突兀的推理都感觉过于离谱了。”

伊坂幸太郎:“《暗房凶案》,设定一眼望到头,但本篇凶手可以说是全体社死组成员的楷模了,展现了果敢的行动力,‘精准有效’避免了社死。”

有栖川有栖:“《暗房凶案》按逻辑来本章女主也别想着当小三上位了,基本已经是多少沾点,建议送医。”

小栗虫太郎:“前两篇都应该回炉重造,除了华生力的设定,完全就是没有任何有意思的东西,故事和推理都太套路了。”

横沟正史:“求婚那个,简直是柯南本柯。”

保罗·霍尔特:“《云端之死》。因为带海洋之心上飞机的人,不会大张旗鼓乱讲,且难以确定下飞机后谁是法医(参考扫黑风暴里,黑化的法医,是黑社会多年渗透的结果),下飞机后第一个接触尸体并细致搜查的警察也可能发现嘴里的赃物。法医可是最后一个接触尸体的警局内部人员。”

今村昌弘:“《云端之死》,槽点多得简直不知道从何说起,首先医生要去飞机上偷钻石就离谱,你在哪偷不好非得等人家上了飞机偷,就跟密室杀人一样的,此外飞机那么小,你过去检查的时候往里塞袋子真不怕被旁边的人看见吗,其次为了偷个东西在高空的飞机上杀人更是离谱,这明显是比偷东西风险更大的吧,我理解不了。”

乙一:“《雪日魔术》,妈妈用子弹穿过雪地盲杀打中鬼鬼祟祟的儿子,我傻了。”

山村美纱:“《倒霉凶手》,巧合太多,让人很不自然的感觉,看着难受蹩脚,炸汽车的设定太幼稚完全不合理。”

米泽穗信:“第一篇无重力家具,最后凶手的目的竟然是炒外汇,大山是不是对炒外汇有什么误解。”

Q5:对于大山诚一郎的诡计风格你有什么看法?

米泽穗信:“看法就是,不会写故事就不要写,写点笑话也不错。”

横沟正史:“我没有任何看法,大山老师写的开心最重要。”

有栖川有栖:“我觉得挺好的,两个小时左右如同窜稀一样的阅读体验你值得拥有。”

安东尼·霍洛维茨:“大山一如既往是会讲故事的人,脑洞很大,每个故事的记忆点都很鲜明,我觉得推理小说写作,创新是最难的。确实有些诡计确实不够完善,算是美玉中的瑕吧。”

北山猛邦:“这篇主题不在诡计,对于诡计风格没什么好说的。大山这本写的相当谜题化,靠如此轻浮的人物故事来包装,再好的诡计也显得廉价。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短篇推理的弊端。当然,他后面玩起来了,观感变好了。我还是不想大山继续这样的风格,希望他找找写Y的绑架时候的感觉。”

安东尼·霍洛维茨:“与之前中文出版的作品集相比,《全员嫌疑人》的案件故事中更添了一丝轻松的色彩,塑造的人物人格中暗藏着作者本人的睿智和调皮。比如全员提升脑力值后的互相指认,总有些天马行空、脑洞大开的答案出现。不过本书确实有一句slogan‘推理是每个人都享有的权利’,也算是贯彻始终。这本书里的几篇文章构思依然精巧,谜题引出比较简洁,破案部分主体部分是由全员头脑风暴组成,基本上在场人员发言一轮就出结果,稍微给人感觉有点快餐模式,好像哪里没到位,总有些意犹未尽。”

山村美纱:“诡计还是可以,就是为了反转再反转,显得很薄弱和不合理,人物的性格和理由设定太突兀,让人感觉不到自然流畅的淋漓。本书在众多短篇集里显得十分普通,对推理爱好者来说不推荐。适合入门且没有耐心读长篇的人阅读。”

阿加莎·克里斯蒂:“大山在这本里的诡计就像试验品,有想法,但没落地,读起来很干瘪无味。”

岛田庄司:“就像再看霸道总裁文一样,大学毕业就能做外科主刀。”

北山猛邦:“我没想到这次评分能如此低,明明是很好玩的游戏。”

江户川乱步:“其实前面几篇还是没完全放开,如果都写成最后两篇无厘头的风格也许会更舒服。”

青崎有吾:“这本里用来凑数的伪解答有点多,一如既往的反转,但有一些最终解也感觉有点突兀,主线谜底过于草率……”

保罗·霍尔特:“线索不够多不够杂,嫌疑人太少。”

有栖川有栖:“第一章的时候我是实打实的觉得被侮辱了,第二章的时候我悟了,该图一乐的时候就是得图一乐。”

今村昌弘:“大山的诡计风格确实很新颖,可以说跳脱了传统本格作者的思维,总是擅长在一些有意思的切入点设计逻辑链,可以说很贴近生活,但是奈何构思和对文章整体节奏的把控太差,前几本还好,这本把他的缺点体现的淋漓尽致,感觉应该去写一本推理习题集,别写小说了。”

小栗虫太郎:“这本大山的风格就像是小说化的柯南,没有让人惊喜的地方,华生力的设定也不过是让推理这件事更想一个游戏罢了。但是,作为读者读着很开心。”

阿加莎·克里斯蒂:“就很像柯南代笔。”

北山猛邦:“我其实觉得大梗还挺不错的,有一个明显的逻辑指向,空间球形。”

有栖川有栖:“大山老师不考虑考虑和《推理竞技场》的作者合作一波吗?”

江户川乱步:“我们《推理竞技场》可是从头疯到尾,大山这本感觉是写着写着突发恶疾。”

阿加莎·克里斯蒂:“我觉得这本也没多搞笑,我看的时候be like,地铁老人手机。”

乙一:“看完我还阿尔茨海默,啥也想不起。”

安东尼·霍洛维茨:“我觉得大山可能不懂炒外汇,不然也不能把推理能力跟炒外汇赚大钱连接起来 政治风险不是推理能力能hedge的好么?”

阿加莎·克里斯蒂:“炒外汇是随便想出来的吧。”

江户川乱步:“其实我很喜欢最后一篇大巴车。”

小栗虫太郎:“大巴那个看着确实欢乐,就像是日式搞笑情景剧一样。”

乙一:“倒霉凶手无能狂怒烧大巴我笑死了。”

保罗·霍尔特:“为了不暴露罪行影响社会地位纵火烧车,黑人问号。”

江户川乱步:“为了延续姓氏都能收养自己的学弟,还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呢?”

阿加莎·克里斯蒂:“剧本那个主要是比较新颖。”

保罗·霍尔特:“+有友谊这个温情的元素在。”

乙一:“小一天就可以叫爸爸。”

米泽穗信:“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想当我爸爸。”

北山猛邦:“就是玩啊,推理小说应该是让人快乐的游戏。”

小栗虫太郎:“同意。”

安东尼·霍洛维茨:“赞同,幽默感更是难得。”

相泽沙呼:“这个同意。”

梦野久作:“+1,找乐子人狂喜。”

安东尼·霍洛维茨:“他真的这么多本,每个故事都很有记忆点,我觉得太难得了。”

江户川乱步:“是的!他的奇思妙想真的很难得,希望他一直写下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河影粒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