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诚一郎 ,被誉为日本的“短篇推理之神”,2004年凭借《字母表谜案》出道,以纯熟的超然逻辑在推理界受到高度评价,让他打开广泛知名度。此后,陆续出版了《密室收藏家》《绝对不在场证明》和《诡计博物馆》等,多次登上日本推理文学榜单,斩获诸多权威推理奖项。《全员嫌疑人》是他最新的推理短篇集,本书以专注于多重反转的故事设置,围绕推理题材中的“孤岛模式”讲述了七桩案件。因为这些小说中的主人公具有提高他人推理力的特殊能力,因此除了凶手,侦探是谁也成了谜团之一,这让所有案件愈发扑朔迷离。

大山诚一郎在推理界是杰出的解构主义者,擅长逻辑和结构陷阱。他的作品极少描写血腥的场面,却能用曲折到近乎诡异的反转增强剧情的趣味,如果你不看到最后,绝对猜不到结局,短篇集《全员嫌疑人》就很好地印证了其这一特点,书中的七个小说独立成篇,布局新颖,逻辑严密,环环相扣,它们在相互迥异独立中又夹杂着某种关联和安排,比如共同的福尔摩斯型的大侦探华生力、一桩桩密闭空间内的谋杀、案发现场全员都是嫌疑人,甚至所有案件都是通过每个当事人还原案件经过,人人都是嫌犯,人人有都是侦探,颇有“罗生门魔圈”的意味在其中。

《全员嫌疑人》尤为出彩的是通过精彩绝伦的推理而揭示出深刻冷酷的社会问题,相对于犯罪推理技巧,他更倾向于探讨社会或者人性的深层挖掘。全书的几个小说故事情节应了那一句“精彩永远在下一结尾处”,读罢全文之后,才会明白葵田谷写的不仅仅是一个故事,更是一场对人性的深入剖析,是那种在绝境中仍然挣扎的人生的剖析。作者在小说中树立了一面隐形的“镜子”,照人性深浅,也照人世凉薄。它所表达的人、事、物是“矛盾”的,它有足够的“诱饵”,投喂着人们对时代和社会的反思。

悬疑小说天然带有黑色元素,因为黑暗意味着神秘感,正是不透光的部分构成了不可知和谜题。《全员嫌疑人》中的7个故事就是持续不断的一个设置谜题和破解谜题的过程,作者将设疑和解密两者完美融合,二位一体,尤为重要的是作者将黑暗神秘感巧妙的浸透其中,植根于小说的结构布局、立意表达、情感情怀等逐个方面,深入骨髓,深入浅出。

书中采用当事人第一人称追忆的形式展开七个独立成篇又相互牵引的故事,在作者的精妙的的设计计和缜密的推理下,读者很有一种身临其境,进行了一场探案追凶之旅,既真实又刺激,每个人都可跟随华力生或者说是作者的的思路抽丝剥茧、顺藤摸瓜,最终一步步地揭开正确谜底。

悬疑推理小说的核心价值之一,是最大程度发挥人类的思辨和创新能力并缔造惊奇。大山诚一郎的作品以“快节奏、零废话、神反转”著称,同时不断推陈出新,每一部新作都在攀登本格推理界的新高峰。《全员嫌疑人》中的叙事结构非常工整,构思精巧,反复多次的剧情反转,让人震撼而眼花缭乱,全书以快、准、狠的特色延续并发展了大山诚一郎的显著个人标志,这也是其作品吸引读者的杀手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