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便是人心,这是读完《全员嫌疑人》这本书的第一感受,作者仍然是本格推理界响当当的人物大山诚一郎。

这本书与《字母表疑案》一样,也是短篇故事合集,共有七个小短篇。这七个小短篇,分开来看,每一篇都是一个独立的案例。

《全员嫌疑人》

在推理文学领域,孤岛模式这种推理形式尤其受欢迎,因为都是在有限的空间和时间内,犯罪者和解谜者共同进行的游戏。

不过《全员嫌疑人》有趣的地方在于,这本书引入了一个“华生力”的概念。

华生,福尔摩斯的最佳侦查伴侣,虽然华生的存在感极低,但是他的重要性却不言而喻。换句话来说,只要有华生在,福尔摩斯的推理能力就会显著提高。

大山诚一郎引入了这个设定,《全员嫌疑人》的主角和户宋志就是一个拥有“华生力”的人,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周围的人,哪怕是一个从来没有推理经验的人,也会瞬间变成侦探高手。

故事一开始,他就被绑架到一个密闭的房间里,但是奇怪的是,绑匪似乎并没有想置他于死地,而是给他留下了足够的食物和水源,看起来好像只是想将他关几天。

和户宋志也很疑惑,看来绑匪的目的似乎就是跟自己的“华生力”有关,因为只要呆在他周围30米的范围内,头脑就会异常清晰。

绑匪可能就是单纯想利用他的“华生力”去达到某种目的。

那么问题就出来了,到底是谁将他关在了这里呢?绑架他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是他的同事,还是某个对他的“华生力”知情的人?

人人都是嫌疑人

带着这些疑问,随着和户宋志的推理,7个故事也徐徐在我们面前展开:《殷红十字》、《暗房凶案》、《求婚者与下毒者》、《雪日魔术》、《云端之死》、《侦探剧本》、《倒霉凶手》。

与常规的推理故事不同,这7个故事的推理者都是案件的亲历者,在华生力的影响下,纷纷变身成侦探,大家互相举证自证清白,甚至还有人自证自己是凶手,严谨中又带着一丝幽默。

故事的最后,宋户和志成功地推理出了真相,但是,大山诚一郎给了一个开放式结尾,似乎故事并没有完结。

正如书中宋户和志所说:请便,推理是每个人都享有的权利。

一条主线,数条支线为主线服务这样的模式其实很常见,但是如同《全员嫌疑人》这样纯推理为主的书籍,读来却令人口齿生津,回味无穷。

短篇小说推理之神

作为“短篇推理之神”的他,作品以“快节奏、零废话、神反转”著称,没有拖泥带水,也没有长篇废话。

大山诚一郎的作品很少有血腥暴力的描写,而是用一重又一重的反转来增强剧情。

推理小说的妙处就在于此,不看到最后,你永远猜不到最后的结局。

《全员嫌疑人》这本书就很好地印证了这一点,7个故事虽各自独立,但都是在为主线做服务,你只有看到最后,才明白主线和支线的环环相扣和紧密联系。

所有的悬疑故事,都有一个强烈的色彩贯穿始终,那就是人心。人心之善,可以感天动地,人心之恶,闻之遍体生寒。

七个故事的嫌疑人,无一例外,都是因为人心出了问题,有因为分赃不均而伤害合伙人的;有因为想让儿子成功参加奥运会而对竞争对手起了杀心的母亲;还有因为垂涎别人的钱财而夺人性命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看清的,就是人心,脸上的笑意不代表内心的温暖,心里的算计,也从不表现在脸上。

而《全员嫌疑人》最让我觉得生寒的地方,那就是在危急关头,人们会为了自保,而互相猜疑和陷害。

公正

其中最让我觉得恶寒的一个故事,就是《雪日魔术》,宫城时夫和佐川京一同为射击竞技俱乐部的成员,两人都非常有希望进入奥运会步枪项目的候选人。

有竞争就会有矛盾,佐川京一的母亲辉美,决定用自己的方式除掉宫城时夫,让他不再对佐川京一构成威胁。

但是让她没料到的是,本来是想除掉儿子的竞争对手的,阴差阳错之下,自己却失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

当辉美知道自己错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之后,后悔不已,但是她第一时间不是自首,而是诬陷宫城时夫才是最后的凶手。

在当时的情景之下,在有限的空间和时间内,确实只有宫城时夫在场,最有嫌疑和动机,但是真相到底是怎么推理出来的呢?

和户宋志、宫城时夫,还有辉美三个人,就在密闭的空间里,在华生力的影响之下,互相推理,反转又反转,最终得出了真相。

表面上看是讲的案件本身,实际上却是在讲人性的贪婪,一个案件的发生,必然是有东西激发出了人性的恶,而随着真相的浮出,散发恶意的人,也必将受到惩罚。

写在最后:

在看《全员嫌疑人》的过程中,就像是在一步步洞察人性的恶,明白在人的江湖里,人永远是好坏参半的。

每个人可能都想按照自己的意愿活着,但是事事总不尽如人意,我们每个人,都有选择善或者恶的权力,但是没有伤害别人的权力。

在大山诚一郎的作品里,每一个嫌疑人最后都会浮出水面,接受正义的惩罚,但在现实世界里,却还有很多受到伤害的人,没有得到正义的保护。

或许,这正是悬疑小说的魅力所在,我们通过别人的恶,来反观我们的这个社会,来规避我们的恶。

END

我是@瑾瑜与我,左手带娃,右手写作,欢迎关注点赞,评论交流,感恩阅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瑾瑜与我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