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说过华生力吗?

华生力似乎已经起效了,在华生力的作用下,三人的推理能力必定有了质的飞跃。

第一次看到“华生力”这个词,首先想到的就是福尔摩斯的助手华生,《全员嫌疑人》的主人公和户宋志给自己的特异功能命名为“华生力”。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沉迷于福尔摩斯探案的故事,看完了整个《福尔摩斯探案集》,被他的神破案和神推理所折服,无数次梦想着能和他一样,当一名侦探,破天下难解的大案要案,还真相于人间。

“华生力”来源是福尔摩斯总是让其好友华生跟他一起查案,原因可能是“只要有华生在其身边,福尔摩斯的推理能力就能大大增强”,也许华生本人并不擅长推理,但他身上有一种特异功能,可以提高周围人的推理能力。

也许福尔摩斯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查案的时候总是带着华生。

童年时,和户宋志就意识到自己有这种特异功能,只要他在场,就能给周围的人带来意想不到的超强推理能力,只是那时年龄小,辐射范围比较小,随着年龄的增加,他的这种能力辐射范围已经达到了20米的范围。

因此,和户在学校里是一直非常受欢迎的,大家都说:只要有你在,干什么都很顺利。

他自己当然知道,这都是因为“华生力”。

《全员嫌疑人》是大山诚一郎的作品,他被誉为“短篇推理之神”,曾是京都大学推理小说研究会的一员。

这部小说也是我读大山诚一郎的第二部作品,作者围绕推理题材中的“孤岛模式”讲述了七桩案件,每个案件的犯罪现场都与外界隔绝,凶手就在现场,人人都是嫌疑人,而主人公的“华生力”让凶手和侦探都成了谜团,所有案件愈发扑朔迷离。

书中的七个短篇,七个迷案,读起来颇为烧脑,作者的视角独特,设计的情节扑朔迷离,慢慢地把读者带入到案件现场,当出现嫌疑人时,我们不由自主地也跟着开始推理,究竟谁是凶手?

在这部小说中,我似乎也受到了和户宋志“华生力”的影响,出现案情时,就开始控制不住地推理,绞尽脑汁地推断凶手是谁,结果把自己搞得一头雾水,再看作者所设计的情节,不得不说,的确是超乎一般人的想象。

01 殷红十字

在《殷红十字》案件中,轮舞庄的老板海江田和妹妹敏子被谋杀,在他手边的地毯上,画着一排黑红色的十字架,总共五个,看似干透的油漆,其实是血。

现场人员有和户、来栖秀树、帚木晋平、亚美4人,他们在晚上七点来到餐厅用晚餐,民宿提供正统的法式晚餐,敏子掌勺,海江田伺候客人用餐。

午夜零点,敏子表示酒水服务结束的时间到了。和户和亚美便离开休息室,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也就是说,海江田死于晚上十一点之后,敏子则死于午夜零点之后。

雪是午夜零点左右停的,而敏子死在那个时间之后,再加上民宿周围的雪地上没有脚印,可见凶手就在这间餐厅里,就在这四人之中。

《殷红十字》,无论是细节还是故事的设计,这个都堪称优秀,案件发生在“轮舞庄”民宿,老板和妹妹突然死亡,在场的四位客人都有嫌疑,于是开始根据案发现场留下的蛛丝马迹,除去和户宋志,其余三人都做出了自己的推断,每个人说的都很在理,也企图通过自己的推断说服别人。

层层迷雾拨开之后,原来案件和五年前的一起抢劫案有关,地板上的五个十字、被害者的遗体、死者中枪位置、床的位置……好像有很多的疑点。

细节才是破案的关键,假如没有推测出床的位置变化、地毯被移动过、地板上的血迹,那么案件可能会像走入迷宫,转来转去也找不到突破口。

于是,他们4人根据现场环境、个人行动轨迹、房间摆设等进行了一系列推理判断。

在这期间,亚美告发了来栖,来栖告发了帚木,帚木告发了亚美,而亚美又告发了来栖……跟轮舞似的绕了一圈,几经反转最终通过亚美的推理锁定嫌疑人,确定了真凶来栖。

亚美的第二次推理非常缜密,具有超强的说服力,主人公和户认为是她的推理能力在华生的作用下持续得到了提升。

在这场案件当中,除了案件本身的悬疑和推理过程的精彩,配图也是非常精妙。

案发现场图描绘得十分详细,一目了然,读者不用在脑海中细细构图,也不用担心自己思维混乱,剧情加上配图,仿佛案发现场就在眼前。

02 求婚者与下毒者

在《求婚者与下毒者》这个案件中,作者再次向我们展现了超凡的多重反转力和推理过程中各人的思辨力。

案发现场在一座别墅里,安住和月子共舞后,走到和户和宇多所在的圆桌前,拿起放在桌上的酒杯,饮酒后意外倒地而亡。

指认环节中,伊神将宇多锁定为嫌疑人,因为他亲眼看见宇多将自己的酒杯和安住的酒杯对调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

但在和户的证明下,宇多往酒杯里下毒的嫌疑被否定了。

和户插嘴道,“因为我和宇多先生是一起拿的酒杯,然后就走去了客厅的角落。开始跟我聊天之前,他没有机会往自己那杯酒里下毒。”

接着,宇多说出了自己的一个坏习惯,不但自己从嫌疑人变成受害者,也将矛头指向了伊神先生。

而伊神的推理不但洗清了自己的嫌疑,又将矛头指向了受害者安住。

“安住是被害者没错,却是被误杀的被害者。凶手本想杀害宇多先生,谁知宇多先生对调了酒杯,造成了安住先生中毒身亡的结果。既然是这样,那么凶手就有可能是安住先生自己。因为他也出席了三个月前的餐会,也有可能知道宇多先生的习惯。”

于是,被害者变成了凶手。

接着,伊神在安住遗体的裤袋找到了他下毒的证据。

就在大家都把最终嫌疑人锁定为安住时,管家在华生力的作用下提出了质疑。

“宇多先生并没有对调酒杯,氰化钾被下在安住先生原有的那杯酒里。宇多先生之所以谎称自己对调了酒杯,是为了让大家误以为氰化钾经由宇多先生的酒杯进到了安住先生嘴里。如此一来,没有机会往宇多先生的酒杯下毒的伊神先生就没有了作案的可能。哪怕有人看到伊神先生靠近安住先生的酒杯,只要大家还认定毒被下在宇多先生的酒里,伊神先生就是安全的。而宇多先生也没有机会处理装毒药的容器,所以大家认为他也不可能实施犯罪。”

伊神先生从安住先生的口袋里搜出了疑似用来装氰化钾的纸包,但他显然在检查遗体的口袋之前,就把纸包藏在了手里。

原来,伊神和宇多轮番推理都是他们犯罪计划的一环。

最终,管家的推理正确,找出了幕后真凶。

大山诚一郎以引子开篇,和户宋志被绑架,在推断谁是绑架者时,通过回忆七个案件,把我们带入到案件现场,等七个案件全部破案,和户宋志好像除了能影响别人的推理能力,好像自己的推理能力也提高了,他很准确地推断出了绑架者是谁,而读者读到这里,可能已经忘了和户宋志被绑架的事情,完全沉浸在七个案件当中。

《全员嫌疑人》中,和户宋志好像成了一个局外人,旁观着他人的推断,直到最后绑架自己的案件中,才展示出真正的推理能力,也许,这才是作者设计的玄妙之处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