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仅仅发表我个人对于本书的一些拙见,不敢妄以个人感受代表一些群体,也不企盼让别人与我产生相同感受,只是此书读毕,想法若干,记录于此。

我之所以将“神的败笔”作为题目,在于读完此书之后产生的巨大落差。

先来讲一下本书大致内容:开篇由主角和户宋志被绑架引出,而后借由和户宋志的回忆讲述了七个案件。从这七个特殊案件中,拥有“华生力”的“辅助型”的搜查三组组员和户,首次自行推理出了嫌疑人,最后由于一些机缘巧合的情况得到救援,成功逃脱。

抛开七个“孤岛式”案件不谈,就主线内容而言,情节略显突兀。不论是和户被绑架,亦或在地下室断定凶手必然来自书中所选七个案件当中,到最后刚好路过十字路口的刚好是认识并感受过华生力的警察、又刚好受到地下室的和户的华生力的影响而猜测和户被囚于附近……太多的突然与巧合,让情节推进完全不如推理过程缜密细腻。

再来看和户在被困期间的回忆,七个案件首先给我的感觉就是:为“真凶另有其人”而“真凶另有其人”。换句话说,仿佛作者在刻意而强硬的让嫌疑人的身份在最后时刻发生转变。几乎很多都是最后有人推翻之前做出的推理,并重新确定嫌疑人——而新的嫌疑人竟也都供认不讳(试图逃跑的也有,最终毫无疑问的落网、招供)。

如果说生硬的转变,带来的只是情节设置的尴尬,那么推理主体的身份设定,则让刻意跌宕的情节显得平淡。

大山诚一郎先生在这本书当中,设定主角为“辅助型”探案人员。首先,这种特殊设定打破了我们对于警察、探案的崇敬,主角身为警察,却只能居于幕后看着本应由他保护的普通市民做出推理,有悖于平日我对于警察的印象,也自然难以对主角产生好感、带入剧情。(或许由我个人对警察的主观偏见导致)。其次,普通市民显然不像福尔摩斯、柯南一样专业可靠,自然不能苛求其推理的准确性。因此,当作者设置情节反转时,我个人会由于“推理者是普通人”这一设定,在心中降低对其推理准确度的预期,也不会就推理被打破而感到过多的讶异。最后,这种设定让全书中做出过推理的人数过多,难以记忆。在后文需要读者猜测关押和户宋志的嫌疑人时也没有相关补充,我在读到书末时,不得不回头翻阅每个案件,找到做出过推理的人。这样一来造成了情节的停滞,缺少推理小说本应有的一气呵成的快感。(或许是我个人记忆能力有限)

有幸曾阅读大山诚一郎先生的其它作品,其严谨超然的推理逻辑受到广泛好评,本书中呈现的内容与他“短篇推理之神”的称谓给我带来的预期不符,是为 神的败笔 。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不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