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完大山诚一郎的《全员嫌疑人》后,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脑洞没有最大,只有更大!在这一次的推理中,大山充分发挥了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赋予小说主人公一种神奇特殊的能力——能让周围的人推理能力大增的力量,主人公将之命名为“华生力”,取名自福尔摩斯的搭档华生。主人公猜测,福尔摩斯卓越超群的推理能力很可能并不来自其自身,而来自他的搭档华生!

拥有这种“华生力”后,主人公自己的推理能力并不能提升,但是却可以让周围20米以内的人思路清晰,逻辑能力突飞猛进,当然推理能力的提升并不意味着推理正确性得到保障,只能保证受到影响的人提出更多假设、排除不合理假设,从而推导出唯一符合所有条件的情况,这种情况便是真相。

在小说中,大山设计了7个“暴风雪山庄”案件,在有限的空间和时间里,每一个人都是推理者,同时也是嫌疑人。“暴风雪山庄”模式并不新奇,既然无法在诡计上推陈出新,那么大山便将亮点放在情节与案件的多样性上。

大山自出道以来,便以短篇推理小说见长,所以也被誉为“短篇推理之神”。由于短篇小说的篇幅限制,小说的出场人物自然不能太多,小说的重点便只能放在诡计的设计上,而非人物性格、故事背景等其它因素。这部小说的优点在于,用一个总的案件牵扯出主人公对于过往7个案件的回忆,既发挥了长篇小说能突出主人公人物形象的特点,又串联起若干个短篇推理故事,而短篇推理故事,正是大山最擅长的。这部小说情节设计的难点在于如何让7个案件各不相同,让读者不至于因为审美疲劳而丧失阅读的乐趣。

7个案件,都是发生在封闭空间,或者相对封闭空间的环境中,既有断电、失联的情况,又有在高空飞行上和运行汽车上的情况,还有缺失的推理剧本,大山可谓是诚意满满,绞尽脑汁想要难倒读者。

第一个案件殷红十字,将地毯逆时针转动90度,理论上可行,但实践上难度恐怕很大吧,单纯转动地毯并不难,难的是地摊上的家具:床、衣柜、书桌、圆桌都需要一并转动,这恐怕不是一个人能在不发出声音的情况下独立完成的。同时移动一件家具,都需要很大的力气,更何况是几件家具?

第三个案件求婚者与下毒者,整个故事就像一场现实版的闹剧,身材矮小其貌不扬的世森俊介的女儿居然能长得身材高挑、相当漂亮;和户以外的三个女婿候选人明里暗里勾心斗角互相看不顺眼,眼睛仿佛长在头顶上一般对和户由戒备转为不屑。在他们眼里,婚姻只是一种获得政治资本的工具,而像和户这样没有背景与雄厚资本的人根本不具备竞争的资质。

第五个案件云端之死,乘务员、医生、空警,甚至机长都发挥智力各显神通,提出各种假设,又不断被他人推翻,又提出新的假设,直到最后能与事实相符,没有被推翻为止。合谋的假设,真的是脑洞很大,关键是作者还真就用这个天马行空的思路设计了诡计。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幸福只差10cm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