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在一本推理小说里,最重要的人物是或者说主人公都是侦探或者承担类似侦探工作的人物。像《福尔摩斯》、《名侦探柯南》,或者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波洛,亦或是东野圭吾笔下的加贺无一不是如此,因为这样设置主角可以更轻松地推动故事情节发展、推动情感起伏。但是我今天要提到的这本小说,就打破了这一传统,采用了一种全新的模式。

这本书就是短篇推理之神大山诚一郎的短篇推理小说《全员嫌疑人》。这本书登榜本格推理BEST10、《周刊文春》推理BEST10、密室大奖BEST10。

这本书的主角和户是个不怎么像主角的主角,尤其是在一本推理小说里面。因为和户太过于普通,而且并没有我们所熟知的那些侦探们出色的推理能力和敏锐的嗅觉。虽然和户没有大多数主角那样的光环加持,但是他有自己的觉悟,有另外一种特殊能力——使周围的人的推理能力极速上升,就像华生之于福尔摩斯。

本书是短篇小说集,由7个短篇和1条主线构成,标准的本格推理,经典的暴风雪山庄模式,分为引子——故事——间奏——故事——尾声。

“引子”讲了和户被感知到有某种特殊能力——其实就是和户自称的“华生力”后,在聚会后遭遇绑架囚禁。和户在囚禁室回忆起经历过的各个案子,并借此来推断绑架案的嫌疑人人选——即本书构局中的“故事”部分。“间奏”和“尾声”则代表着和户在回忆案子过程中,现在的绑架案件的发展线。各个短篇都是极其纯粹的本格推理,各个短篇之间并没有直接的联系,比较好读且轻松,各个案件也都是在逻辑推理下进行的嫌疑人之间的推理和推翻。

这本中书贯穿始终的“华生力”,是作者设定的主角身上的异能,可以大幅增强身边人的“推理能力”。因此本书的主角虽然是“华生”,却没有“福尔摩斯”。推理能力受到“华生力”增幅的“嫌疑人”,化身侦探,争相推理。究竟谁能成为破解真相的名侦探,谁又是隐藏至深的真凶?只有全部看完才能得出答案。

《全员嫌疑人》这个中文版书名起得贴切,贴合了“暴风雪山庄”的特点:环境封闭,凶手只能来自内部。

书中我最喜欢的一篇,是第一章《殷红十字》。虽然“多重推理”中的前两重推理,用到了日语发音和日本的传统游戏,而对“非日语读者”不是很友好。《殷红十字》中包含了推理小说的另一个元素——“死亡讯息”。“死亡讯息”作为本格的经典元素,出现的“合理性”是一个需要设计的大问题。大部分凶手都会确认死者死亡,才会离开现场,尤其是死者认识的人,这样才会消除被指认的风险。而如果凶手是陌生人,即使凶手没有确认死者死亡便离开,死者因为不认识凶手,“死亡讯息”的指向性也会很不明确,解读得空间很大。更何况,还有凶手出于嫁祸等某种原因,故意伪造“死亡讯息”的可能性等等。诸多因素,纷繁复杂。

正因为此,“死亡讯息”的出现拥有让读者信服的“合理性”,同时不落俗套,才显得重要。本案中“死亡讯息”出现的“合理性”解释,算是相当巧妙。

除了第一章外,“不可能犯罪”的第四章《雪日魔术》。这也是本书中唯一一篇非“暴风雪山庄”的作品。《雪日魔术》中的推理部分很精彩,并且 “不可能犯罪”的诡计核心,虽是利用了人的“盲点”,但合情合理,读之并不会有被“愚弄”的感觉。和那些利用“知识盲点”的所谓“不可能犯罪”,不可同日而语。

说完了这本书的诸多优点之后,也要提一下这本书的缺点。全书读来,感觉有些琐碎:即本格推理的部分,不够精彩,对于诡计的设计,有的过于奇葩,有的过于敷衍。其次,或许是每个人都喜欢英雄式的拯救,我也不例外,而在这本书中并没有得到满足。

我其实不太能理解大山诚一郎塑造出这样一个人物形象的意义所在。这个人物除去他特殊的能力以外,人物形象过于扁平化了。如若不是刚刚读完书,或许过几天,我会全然忘记这个人物除能力外的所有人物特征。

但无论优点也好,缺点也罢,其实我觉得这本书想要传递给读者的最重要的信息就是任何谜题都可以有无穷多的解答这一事实,这对于推理小说的发展是个极大的进步,也会让更多的读者爱上推理。放弃了英雄主义,给了在熠熠生辉的侦探旁默默无闻的人更多的关注,给了寻常人更多推理的动力和共鸣,这或许是这本书最大的价值。推理,是每个人都享有的权利,也值得被更多人喜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kangaroo读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