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嫌疑人》明明是一出全员“名侦探”的“剧本杀”

李翼。

在电影《福尔摩斯外传》中,影帝本金斯利饰演的华生足智多谋,而迈克尔凯恩扮演的福尔摩斯只是一个“演员”,就好比金斯利后来在《尚气》里演的那位一样。而在小说“正传”中,福伯也屡次提出,这世上有一类人,可能自己并不具备推理能力,但有一项本领,就是激发别人的分析推理……华生无疑就是这种人。

而大山诚一郎先生的又一部短篇集《全员嫌疑人》,我个人觉得不如改名叫《全员大侦探》更为切题。书中设置了一种叫华生力的东东,其实就是把福尔摩斯在小说中对于搭档华生的“激活”作用,落到了实处。

老外很难理解中国人所谓的“力”,感觉很虚,也不实,而实际上是介于虚实之间,而大山先生“发明”这种“华生力”,有把虚的东西给夯实了,于是不免对一般读者来说,有点不中不西。

不过在我看来,这本《全员嫌疑人》其实更像是一出剧本杀的综艺节目,当然比起国内的那些“剧本杀”,或者是之前所谓的剧本杀电影《扬名立万》来说,要好上许多。推理的功力不可同日而语,但在形式上,却又是有相通之处。

《全》中的男主角,也是名字的日语发音接近于华生的那位警察和户宋志,他自身的能力有限,却能够影响别人的判断,不过跟WIFI信号一样是有距离限制的。而且他本人据说长得一张娃娃脸,很没职业威慑力,很多次都是不当班时意外出现在案发现场,连警察证都拿不出来,所以大家都不太当他是回事儿。

这样子处理,当然不是为了塑造一个另类,扮猪吃老虎的“名侦探”,而是给人人当侦探,营造一个友好的环境。毕竟就像大山先生在扉页手写的那句日文:请便。推理是每个人都享有的权利。

综艺剧本杀里让每个人,当然也包括侦探在内,都去检查案发现场,还各自抛出观点,感觉不仅是法律面前,连在探案面前都是人人平等的,之后还会投票选出心目中“最佳”犯罪分子,搞得就像选秀一样,也难怪如今的偶像明星进监狱得很多,源头可能就是出在这种节目制作的理念之上。

刚才当然是开玩笑,那种综艺为了节目效果,当然是全员探案,每人都能指手划脚,不然光是侦探在那边提问,发号施令,就有点太冷清了。但同时也千万不要忘了,侦探小说的主角设计成六亲不认,冰冷无情,可不只是因为作者的恶趣味与社恐在作祟,而真的是只有这样的性情,才能真正做出独一无二的推理来。

而大山老师一向以推理短篇著称,入题与解谜都很快,而不像有的作者那样,会在有些段落中非常啰嗦,拖时间。但因为有了华生力,所以大家都抢着当名侦探,抛出各种设想,而主角看起来又很没存在感,更像是警方公共关系科的同事。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的大胆推理,就没了小心求证的时间与必要性,于是有些读者看来,会有几分狗血。这就好比九个票友围着一个嗓子不在家的名家,名家不唱,票友唱得极为兴奋。但不由设想,如果书中开头的那些大胆推理,都是慢慢的,有着很长间隔的,被名侦探一个人说出来,铺垫和节奏上都仔细把握的话,读者的观感可能就会完全不同。但反过来说,这就不是大山先生短篇集的风格了。

《全员嫌疑人》中一共包含七个案子,其中很多与其说是不可能犯罪,还不如说是不方便犯罪,比如在一辆被劫持的大巴,或者一架飞机上,停电被关闭了的美术馆里,都是那种通常致力于完成完美犯罪的凶嫌,不会选择的场所与时机,但这种尴尬本身,成了一种趣味,也是一种另类的智力挑战。而第三章《求婚者与下毒者》则更像是郭靖,欧阳克以及另外一些“陪跑”的候选人,上桃花岛求亲的故事,读来还是非常有趣味。

而最后第七个,也就是在一辆被劫持的大巴上,发生了命案,整体出来的效果非常好玩,那种幽默是整个情境所给予的,跟《扬名立万》中那种玩弄文字梗,和耍嘴皮子的完全不同。在七个案件中间,还有一个关于男主角被囚禁的主线索案件,一个引子,两个间奏,再加一个尾声,虽然整体布局上,可能和西泽保彦的《解体诸因》相比,以我个人的趣味和判断来说,还是有一点点小差距,但也已经是极为优秀的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