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深夏晚晴天ZMH

初识大山诚一郎,是5月时读《字母表谜案》。一群业余侦探,联手破获4个字母谜案。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Y的绑架》。其严谨的推理分析、强悍的逻辑思维、反转的结局设计都令人拍手称赞,大呼过瘾。

当是时,真心感慨大山诚一郎对得起“短篇推理之神”的美誉。

随后,又去读了他的《诡计博物馆》,这本以证据为重点推理真凶的故事给人感觉平平无奇,几乎没留下什么印象。

这次读的《全员嫌疑人》,大概就是介于《字母表谜案》和《诡计博物馆》之间,比《诡计博物馆》好一些,至少“华生力”的设定还蛮别致的,但与《字母表谜案》相比,感觉还是差太多。

《全员嫌疑人》的故事缘起,是探员和户宋志被人绑架囚禁在密室中。无所事事的他通过回忆自己经历的七起悬疑案件来推导囚禁自己的人是谁。

和户宋志身上有一种特异功能,能够提高周围人的推理能力。由于痴迷福尔摩斯的故事,他将自己的特异能力命名为“华生力”。

“华生力”的存在,让案件中所有相关人员的推理能力都有大幅提升,由于七起案件几乎都发生在密闭空间,因此,几个故事都是“全员嫌疑人”+“全员侦探”的设定。

这样的设定制造出的一种精彩效果就是,每个人都得以脑洞大开,不断展开推理,又不断地互相推翻。在唇枪舌战中,每个人的推理究竟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还是为了找出真凶,这就成了故事中最有看头、也最值得玩味的点。

这种切换的推理视角避免了传统由侦探推理叙述的单调,也能调动读者参与其中,分析每个嫌疑人的推理是否合理有逻辑。

而这,也符合大山诚一郎借和户宋志之口所说的:推理是每个人都享有的权利。

不过,尽管有这种特别的设定,但《全员嫌疑人》中的七个故事在逻辑推理上却并不缜密,可以说存在着诸多硬伤。

比如,在《殷红十字》中,凶手为了伪造案发现场,把地毯逆时针转了90度,床、衣柜、书桌等家具也被挪动了位置。

从字面上来看好像没啥问题。但真的合理吗?

要知道,所有家具肯定都是在地毯之上的,在不搬走家具之前,要想挪动地毯是非常艰难的。尤其是像床这种大家私占据角落的摆设,单靠一个人,想要在这种条件下直接转动地毯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

另一种情况就是,先搬走家具再转动地毯。一个男人,搬走衣柜、书桌还好说,一个人搬走一张床,还得是尽可能地小声搬动(因为案件发生在深夜),不禁让人怀疑这人得多大力气、多有技巧。

但从后文,凶手很轻易就被制服来看,这并不是一个有力气的人。可见,故事的设定就是在不搬走家具之前转动地毯,依旧是一个不可能单人完成的任务。

从这一层来看,故事的逻辑推理就被削弱了许多,只能说是为了引出真凶而设计的字面情节了。

另外,和户宋志被囚禁这条线在处理上也显得太单薄了,纵观全书,去掉这条线对所有故事几乎没有影响,感觉就是为了凑多一个故事而搞出来的,但设置得又不精彩,也没什么悬念,读起来相当鸡肋,还不如那几个相对完整的故事。

总之,《全员嫌疑人》这本只能算及格,但远不如《字母表谜案》来得精彩。

(完)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深夏晚晴天ZMH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