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诚一郎的推理小说如何?”

这无疑的,是个非常有争议的问题——他收获到了比绝大多数日本推理小说家更喜恶参半的两极评价。

有人吐槽:“这也配叫本格推理的天花板?”

有人则会对其意料之外的结局大呼精彩、不负等待——《字母表谜案》中的所有反转,集中在最后20页(以全篇480页来算)。

蜗牛新书上架,有小书友发起了共读,就参与呗。也拉了我友入坑,三人行、不寂寞。

她之前没读过大山诚一郎,读完本书后想跟进《字母表谜案》,因为看到了两极分化的评价,问我这本书到底如何。

如何?或许并不到天花板程度,但绝对得有吐槽里那么差。

闲着也是闲着,就读读呗,起码结构很新颖~

一、了不起的“华生力”

[和户宋志其人及事件起源]

让咱们先来认识一下本书的主人公——和户宋志。

他自小就有一种特异功能,即在遇到不解之谜时,会大幅地提升一定范围内的人的推理能力,他将之定义为“华生力”的超能力。随着年龄的增长,华生力的球状辐射作用范围逐渐自半径2米左右扩展到50米。

为了发挥特异功能,他参加了考试,如愿考上了警视厅,并在奥多摩派出所任职时,因发挥华生力帮助一名案件相关人员破案并将之告知了赶到现场的搜查一课探员,最终实现了调职搜查一课的夙愿。

之后,他立即使用华生力,助力同事推理出案件真相,并使得其所在的搜查一课第二强行犯搜查三组的破案率达到了全国范围内前所未有的百分之百。

和户宋志于1月24日晚上8点多走夜路下班回家时,被一辆面包车上下来的人用电击枪电晕。

他醒来时怕是已经第二天中午了。他猜测自己是通过那辆面包车运送到这里的。

他猜测,这间8张榻榻米大的房间是一所地下的防核战掩体。墙壁、地面和天花板都是混凝土的,没有一扇窗户,倒有两扇门(其中一扇门后是一间狭小的洗手间)。一角装着水龙头和水槽,别无家具,天花板的角落里有一处通风口。

他发现,随身携带的公文包、胸前口袋里的智能手机和左手腕上的手表都不见了。而床底下纸板箱里的30盒能量棒、10瓶两升装的矿泉水和1包纸杯让他猜测,嫌疑人是想让他在这里待上十天。

二、“凶手就在我们当中!”

[那些“暴风雪山庄”模式的案件]

作为搜查一课资历最浅、坐在末席的小透明探员,他这个“最强辅助”从不居功,自忖“应该是不会招人记恨的”,关键应该是在他不当班的时候遭遇的那些“暴风雪山庄”模式的案件。

① 殷红十字

【案发时间】:白色圣诞节早上

【案发地点】:轮舞庄(一家民宿,建在断崖之上,整体呈L字形,有8间客房)

【案件死者】:旅馆老板海江田(服务、调酒)跟其妹敏子女士(掌勺)

【密室成因】:一侧临崖;下山之路因发生山体滑坡而封锁,需一整天才能恢复通行

【死因初勘】:疑似都死于被枪杀(海江田死于昨晚11点后,敏子死于午夜0点后)

【物证痕迹】:一排5个黑红色的血十字架(海江田手边地毯上疑似其死前沾血所画)、牵牛花油画(子弹嵌入画的正中央)、装有消音器的贝雷塔手枪(敏子女士房间地板上)、民宿周围的雪地上没有脚印(雪在午夜0点左右停)

【嫌 疑 人】:顾客全员,包括片濑亚美(前一晚十点半左右到)、帚木晋平(钢琴调音师,前一晚七点前到)、来栖秀树(经营补习班,前一晚七点前到)、和户宋志(刑警,前一晚七点前到)

【相悖之处】:第一现场房间布置(和户脑补的地毯顺时针90°后的现场布局中,书桌和衣柜的位置正好与实际的对调)

② 暗房凶案

【案发时间】:四月的一个工作日上午十点刚过

【案发地点】:刚开门的暮田画廊(位于池袋儿玉第三大楼的地下二层;正在举办雕塑家大前武幸的作品展)

【案件死者】:雕塑家大前武幸(擅长金属雕塑,多次获得国内外大奖)

【密室成因】:位于地下二层;所在大楼正前方的马路塌陷,引发停电,导致电梯没法使用;大楼地下墙体开裂,致使破损水管喷出来的水倒灌出来,水顺着紧急逃生梯流下来,积在紧急出口门前的空间,把门给堵住了

【死因初勘】:疑似头部受到重击而死(额头上有一处小小的凹陷)

【物证痕迹】:雕塑作品(一根长长的金属棒,被接待员会田真帆自展台上撞落,被凶手用来敲击死者额头)

【嫌 疑 人】:参观者全员,包括村濑芳子、丰川俊辅以及和户宋志,另有接待员会田真帆、死者的孪生弟弟(哥哥?)画家大前文幸

【相悖之处】:孪生兄弟的排序(一开头说武幸是哥哥文幸是弟弟,后来两者对调了)

③ 求婚者与下毒者

【案发时间】:大概是7月29日下午4点(暴风雨来袭)

【案发地点】:笹森俊介在濑户内海的小岛中央的一栋两层别墅

【案件死者】:安住浩平(财务省公务员,笹森俊介的女婿候选人之一)

【密室成因】:别墅位于南门岛(一座直径约一千米的小岛),距离冈山县西南角的笠冈港约有两千米),7月29日恰逢台风来袭(天气预报称冈山县南部当天下午4点左右将有暴风雨),船只和直升机都无法在这样的台风天出动

【死因初勘】疑似氰化钾中毒致死(杯中有苦杏仁味,饮下后牙关紧咬,抽搐渐止,失去脉搏和呼吸)

【物证痕迹】:放在桌上的酒杯

【嫌 疑 人】:其他女婿候选人,包括伊神明彦(经济产业省公务员)、宇多武志(国土交通省公务员)以及和户宋志(警视厅搜查一课刑警,一个月前在银座帮过一位遇到困难的老人家,即笹森俊介),以及笹森俊介(日本最具规模的家电制造商之一笹森电机的董事长,组了这个女婿候选人“见面会”)、其女儿月子以及管家平山

【相悖之处】:暂无

三、“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不管多难以置信,都是事实。”

[那些“不可思议”的案件]

和户宋志猜测,绑架他的嫌疑人的目的可能并不是让调查组在这十天里不受华生力的影响,而是他自己需要提升自己的推理能力以解决某项难题,但又不想让包括和户在内的任何人知道这个难题具体是什么。

和户所在调查组的同事和上级长期受华生力影响,推理能力一直处于较高的状态,应该很难注意到特殊力量的存在。

和户遭遇过的“暴风雪山庄”案件的相关者和任职于奥多摩派出所时遭遇的那起“不可能犯罪”的相关者,受华生力影响的时间非常短,反倒可以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推理能力在当时得到了显著提升…

④ 雪日魔术

【案发时间】:12月上旬的一个清晨,约七点十五分

【案发地点】:东京奥多摩的一个工地(位于车道右手边一片平地北侧,被防水布包围的空间约有五十坪,北半边被雪覆盖,南半边则是用混凝土铺设的半地下空间)

【案件死者】:佐川京一

【不思议点】:除了佐川和宫城的脚印,现场压根儿就没有其他脚印;防水布上没有一处疑似被子弹打穿的洞,被害者是在防水布围起来的空间内中枪的

【死因初勘】疑似中枪而亡(毛衣胸前有一个小洞,四周一片血红)

【物证痕迹】:红色喷漆罐(死者右手攥着)、圆形和三角形的涂鸦(半地下空间的混凝土墙上,用红色喷漆画成)

【嫌 疑 人】:宫城时夫(青梅市公所职员,与死者同属一家射击竞技俱乐部,是奥运会参赛名额的竞争对手)

【相悖之处】:暂无

四、“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那些推理成功的案件]

和户宋志推测,既然嫌疑人认定自己能在华生力的作用下得出正确的推理,那他应该是发表过正确的推理、看破过案件的真相。

如此想来,就是在他遭遇过的那七起“暴风雪山庄”案件和任职于奥多摩派出所时遭遇的那起“不可能犯罪”案件中,以绝妙的推理解开了谜团、成功破案的人中的一个。

⑤ 云端之死

【案发时间】:9月19日8点出头

【案发地点】:东天航空810航班(从羽田机场出发飞往洛杉矶国际机场)

【案件死者】:迈克尔·冈崎(日裔美国人,频繁来往于美日两国)

【密室成因】:飞机在天上飞~

【死因初勘】疑似被注射毒药而亡(左手腕上有注射留下的针孔)

【物证痕迹】:死者左手腕上的数码手表(表盘显示太平洋标准时间),死者座位下地上的注射器(只剩下极少量透明液体)

【嫌 疑 人】:全员,包括森本弘树(空警,巡查部长)、谷山朋绘(中央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内科医生)、无名乘务员以及和户宋志(刑警,出国旅游)

【相悖之处】:暂无

⑥ 侦探剧本

【案发时间】:来岛上后的第二天早晨就餐时

【案发地点】:濑户内海一座小岛上的别墅里,一间做了隔音处理的演奏室(虚拟的剧本地点)

【案件死者】:驿前英树(虚拟的剧本人物,由江本大吾饰演)

【密室成因】:岛上没信号,电话线也被剪断了,接人的船第二天才到

【死因初勘】:疑似被小提琴砸死(死者头上有血)

【物证痕迹】:正在录音的手机(在死者胸口的口袋里)

【相关人员】:由“风舞台”剧团全员饰演的一群大学生,包括绪方优(由团长绪川文雄饰演)、井场博史(由井藤浩一饰演)、上村薰(由上野晶子饰演)、秋田友香(由秋山美保饰演)

【相悖之处】:暂无(这个案子很有趣,是案中案中案,剧团专属编剧因失火入院,推理剧本少了半截,由剧团饰演者)

⑦ 倒霉凶手

【案发时间】:12月29日晚上9点多

【案发地点】:从大宫站西口出发开往鸟羽的高速大巴上(已经行驶了30分钟左右)

【案件死者】:野佐(家里开了野佐综合医院)

【密室成因】:高速大巴被劫持开往铫子

【死因初勘】:被小折刀捅死(右胸处插入)

【物证痕迹】:死者长袖衬衫胸前口袋里的车票(背面有一抹淡淡的血迹)

【嫌 疑 人】:乘客全员,包括小日向怜子、高野幸三、町田新介以及中山浩一郎(乘客兼劫匪,因为被甩失恋而觉人生无望,劫持大巴开往铫子)、司机和户宋志(刑警)

【相悖之处】:暂无(这个案子也很有趣,已经突破了“暴风雪山庄”的局限了)

五、“华生力”与“福尔摩斯力”

[和户宋志被绑架事件的结局]

到尾声里,和户的“华生力”终于转化为“福尔摩斯力”——他自己也爆发推理能力了!虽然,这对于他的自救而言,没什么用处。

主角全程划水。

整体而言,我对于本书的评价要远低于《字母表谜案》。

《字母表谜案》虽然也是诸多莫名地结案了,至少在结尾处有个能解释一切的反转。而本书,“华生力”的设定本身就有些魔幻效果,主角于每个案子都无甚贡献(撇开莫名其妙的“华生力”而言),甚至还有些说不过去的相悖之处(跟书名也不符),对案子的关注点并不在于诡计、密室或者成因(好吧,貌似没有关注点),虽有比较有趣的设定和切入点,但逻辑推理并不能如何服众。

算不上我喜欢的本格推理,更勿论经典与否了。

所以,大山诚一郎的阅读方式,并不是在本格推理上较真儿,而是去发掘其中有趣的设定和切入点,也就是那些有亮点的反转。同时,有机会“找茬”、吐槽也是不错的体验~

比如说,主角让位成旁观者甚至受害人,整体的案中案设计(《侦探剧本》甚至是案中案中案),突破空间的犯罪延伸(指的是《倒霉凶手》)…

虽有负我的期待,倒也可以在闲暇之余,当做短篇集来一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