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帝国》里,墨菲斯展开双手分别放着两颗药丸,红色和蓝色,他对尼奥说,红色知道真相但会很痛苦,蓝色会睡个好觉,第二天上班、下班,生活依旧。无疑,吞下红色会进入真实的世界,那么蓝色则是虚幻的世界,我常常无法理解什么样的生活才是真实的生活,就像《阿凡达》的主人公,最终选择了红药丸。这不是庄蝶辩证,而是交织的人生双曲线,虽然有交点,然而却无法意识到另一方的存在。
伯汉,本文的第一男主角,芝加哥世博会的营造总负责人。故事开头站在白星公司的奥林匹克游轮上,给他的朋友,同在大西洋上搭乘另一艘游轮的画家米勒发电报,而此刻对方却无法接收电报,因为米勒搭乘的正是号称永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
故事回到1890年,讲述了金融危机背景下芝加哥击败纽约,营造世博会的艰难全过程,几乎可以说一字一句皆有引据(仅书末的出处列表就占了35页!),书中出现的所有人物均为历史上的真实人物,此书完全可以归为史料书,此书是我看过最强的考据书。虽然号称非小说,可是关于另一位主角H·H·贺姆斯的部分描写连作者也承认是根据自己的推断虚构的。
伯汉说,“别做小计划,他们没有让人热血沸腾的魔力”。1891年,广告奇才李奥贝纳刚刚出生,之后也曾在芝加哥创办公司,他也发表过类似的感慨,“伸手摘星,即使徒劳无功,亦不至於一手污泥。”
伯汉的野心很强大,他搬出美国造景之父,纽约中央公园缔造者欧姆斯特大师助阵,之后的设计师几乎都是因为欧姆斯特才肯相助,然而欧姆斯特却生活在挣扎与矛盾之中,并郁郁而终。
一百年前的中国,1895年,刚刚割让了台湾给日本,大洋彼岸的现代化进程却令人乍舌,连电梯和法利士摩天轮这种钢筋怪兽也出现了。想想上海世博会也快开了,也许不会出现类似芝加哥世博会这样或那样的困难:恶劣气候、火灾,效应性失业,会展结束后场馆定位及各种安全问题。
而本书的另一位主角——H·H·贺姆斯医生,被世俗认为有某种精神偏执,利用世博会附近的出租屋(谋杀城堡)杀了两百余人,可是警方可查证的不过十几人,即便如此,此人也长期占据美国连环杀手排行榜头版。一部分受害者被瓦斯或是麻醉剂弄晕然后高温焚化,另一部分则被肢解卖给了医学院,而大部分受害者是女性。
对于贺姆斯利用欺诈手段牟利,非法占有以及拖欠工人工资的行为,作为奸商的侧影,简直是如今社会的真实写照,这部分刻画极为传神。还有利用假名,假身份骗保或躲避债务纠纷,完全证明其“天生犯罪人”的本性。如同注释104条目中的内容,两名生活富裕的芝加哥大学生,为了证明其天才般的智力,策划了一次“完全犯罪”,于1924年杀害了一名14岁的少年,并在律师的辩护下免除死刑,可惜被判终身监禁。
贺姆斯在摩耶门辛监狱中写道,“我一生下来,里面就有一个恶魔。我不能不杀人,就像诗人一样,灵感一来就不能不吟唱。”
(译者声称,因为Holmes译成福尔摩斯怕引起读者反感,故译为贺姆斯。)

——————————
芝加哥世博会相关纪录片
http://www.verycd.com/topics/2786306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